从北平和谈到跟风台独 国民党的分裂始终如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国民党历经多次分裂与质变的危机,从剿共“清党”、宁汉分裂、汤山事件、对日抗战、国共内战失利、李登辉倡议“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等重大事件,无一不重挫国民党的声望与实力。可悲的是,国民党每逢大变后常疾呼要团结振作,但仍不能深刻记取教训大力整饬与掌握舆情,导致一败再败。刚巧1949年2月14日,是南京国民政府代总统李宗仁(1891─1969年)派遣上海“和平使者团”赴北平同中国共产党和谈的日子,彼时国民党在战场上败象已定,但党内派系倾轧仍纷扰不止。对照声势更衰且立场更趋绿营的今日,国民党的混乱沉痾,实可谓多年来始终如一。

李宗仁遣使求和的背景,是解放军已渐次取得辽渖、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即将发动渡江战役。而在1948年年底,蒋介石迫于国民党内主和派的抬头,不得不以退为进,利用宣布下野谋求东山再起的时间。尽管蒋介石在日记里曾一度坦言“决心留职奋斗,不再做下野之想”,然而碍于形势,蒋介石最终仍决定让敌对的新桂系李宗仁代己执掌总统职权,自己则保留国民党总裁的名义,躲在幕后继续遥控大局,同时也甩脱政治责任的包袱。

作为李宗仁私人代表的邵力子(左二)、章士钊(左三)、颜惠庆(左四)、江庸(左五),与中共代表周恩来(右一)和杨尚昆合影(人民网)。

这种行径无疑加深国民党的分裂与国军调度,但是战意甚浓的国民党CC系仍感不满足,且与蒋介石商议好要阻挠李宗仁的和谈尝试,以免共产党若真答应成立联合政府,自己岂不是得被视为“战犯”处置?因此蒋介石表面上回到浙江奉化溪口故乡休养,但仍天天接见大批军政要员指点江山,既指示汤恩伯(1899─1954年)搬运黄金储备与故宫文物至台湾,又与陈诚(1898─1965年)密议如何派遣大军部署东南沿海。名义上属于中华民国最高领导的代总统李宗仁形同被架空,根本没有支撑和谈或继续作战的足够威望。

而且在下野前,蒋介石授意孙科(1891─1973年)担任行政院长组织新内阁,并把CC系代表陈立夫(1900─2001年)、张厉生(1901─1971年)、谷正纲(1902─1993年)等人塞入阁员名单里,令李宗仁属意的主和内阁无法顺利运行。连英国驻华大使施谛文(Sir Ralph Clarmont Skrine Stevenson,1895─1977年)都看出这份名单代表国民党不同派系,向国内拍电报汇报时,精准地分析称这是为了让孙科无法达到“光荣的和平”。

尽管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但蒋介石仍认为作战有望。且当毛泽东于1949年1月提出国共和谈的“八项条件”后,蒋介石还暗中与陈立夫、谷正纲等人盘算,企图利用和谈拖延时间让国民党于华南编练新军50万,且若有不服蒋介石权威的人士,则派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中统)特务刺杀之。

当张治中(1890─1969年)、邵力子(1882─1967年)等人谋和之意日益坚决后,陈立夫、谷正纲等人随即以退出内阁为要挟,接着一面向美国游说继续援助中华民国,一面打击李宗仁政府,借以形塑蒋介石才是不可或缺的国家领导形象。所以当李宗仁欲遣使赴北平和谈之际,孙科忽于1949年2月迁移行政院至广州办公,蒋介石还命陈立夫出钱怂恿立法委员也同至广州,令孤处南京的李宗仁得不到和谈的法理背书。对此,李宗仁在回忆录里批评“在蒋氏幕后授意之下,CC系乃联合孙科一帮,对我进行打击”。

孙科(左)暗奉蒋介石命令迁移行政院至广州之举,颇受李宗仁批评(LIFE)。

李宗仁形容当时“我们的政府既然形成宁穗分立,两方甚至公开对骂”,如实地呈现在溃败之局下,国民党仍内斗不止的乱象。不得不于2月22日亲自飞往广州要求孙科将行政院迁回南京,结果孙科虽答应北返,但国民党中央党部仍续留广州,逼得李宗仁政府成员不时得两地奔波。接着孙科又于3月辞职,李宗仁想任命何应钦(1890─1987年)接手行政院长,但何应钦不敢没得到蒋介石的同意就履任,迫使李宗仁“立刻叫吴忠信打电话到溪口蒋家请示”。结果蒋介石以自己为“退休之人”为由不睬,令李宗仁不得不派吴忠信亲自奔赴溪口,何应钦也亲身走了一遭,这才让蒋介石点头。由此,也可略窥国民党的分裂与李宗仁的无奈。

何应钦内阁组成后,陈立夫等人又发出中共不得渡江、反对联合政府、先停战再谈统一的主张云云,干扰北平和谈的进行。而当和谈破裂后,李宗仁原本也要引咎告退,并要求蒋介石“预为筹划应付方策”。但蒋介石不肯承担失败的罪责,遂一面趁机指示作战到底、封死李宗仁的和谈念头,一面于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下成立“非常委员会”,声称由该机构协助李宗仁统一决策,还安抚李宗仁道“你继续领导下去,我支持你到底,不必灰心”。

不过非常委员会的组织理由明确宣告“总裁虽已摆脱政治责任,但不能放弃革命之领导”,这让李宗仁实在忍不住向蒋介石抱怨:“现在这种政出多门,一国三公的情形,谁也不能做事,我如何能领导?”并痛斥蒋介石言谈看似诚挚,但“他说话照例是不算数的,嘴里说得再好听,做起来他还是不会放手的”,因此开始加快逼蒋介石出国、停止干政的脚步,要求渠把运离的黄金与军队全送回来。平心而论,李宗仁率领的桂系虽久有攘斥蒋介石的争权意图,但身为代总统,提出这些要求以统一号令并无不妥。没想到这些举动反而遭蒋介石视为背叛,掣肘李宗仁的行径也就更肆无忌惮。最后,在解放军的凌厉攻势前,一盘散沙的国民党彻底溃散,蒋介石等人撤至台澎等地,种下两岸分治至今的结果。

李宗仁(左一)与蒋介石(中)的摩擦导致国民党益加分裂,图中另一将领为桂系人物白崇禧。(搜狐网)

国民党习惯将71年前的大败归咎于共产党的“狡猾”与苏联的挑动,未彻底检讨自身违反重庆会谈、政治协商会议宪法草案、以及一系列倚恃外援与腐败贪污的作派如何大失民望。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惨败后,欲竞选党主席的郝龙斌、江启臣等人竟也未看出失败的主因,反而讨论扬弃“九二共识”,打算以“接地气”为由附和台湾“反中拒统”的民意。郝龙斌日前甚至还宣称要求大陆若不承认“中华民国”将不惜断绝两岸三通,却又自相矛盾地声明不是制造“两个中国”,实教人摇头不已。

欲竞选国民党党主席之位的郝龙斌(左)与江启臣,都不约而同想解构“九二共识”。(洪嘉徽/多维新闻网)

显然,国民党对于自己口口声声要守护的《中华民国宪法》、党章里明订的“追求国家富强统一之目标”、以及孙中山临终前“和平奋斗救中国”的总理遗教已彻底抛却,自身的历史传承与民族重任悉数质变。且跟国共内战时期相比,国民党遗忘救国救民初心的病症始终没根治,唯有两点不同以往:一是当年国民党犹以中华正统自居,欲与共产党争当中国现代化的推手,而今竟恐惧被台湾贴上“亲中”标签;一是1949年国民党尚有台澎金马可退守,但此刻既遭民进党等台独势力的夹杀、又以“统一没时程”为借口不肯呼应大陆提出两岸融合发展的和平主张,进退失据的国民党还能再退往哪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