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救人谢恩不敌两岸矛盾 台网民切莫法西斯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血友病童滞留湖北,其母亲言论意外引爆台湾仇中情绪。时至今日仍有许多台湾人民滞留疫区,苦盼返回家乡的那天。 (中央社提供)

一名台湾血友病童因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缘故,被迫滞留湖北荆门,血友病药物存量仅能维持到2月8日。消息传出后,原本在第一批搭机返台的台籍旅客暨台商名单中,有着此名血友病童,后因某些缘故,使其仍旧滞留当地,病童母亲只得向外界求援。

该名病童未能搭上首架武汉台商包机返台,一度引发台湾社会极大的反弹,认为基于人道与缓急考虑,病童理当第一时间被送回台湾;也由于药剂告罄,后在湖北荆门台协与海基会等单位合作下,救命药剂终于在2月10日成功到血友病童母亲手中。

然而,疫病紧迫下的两岸人道救济并未“药到病除”,没有按下美好的暂止键,反倒因为该病童母亲被部分台湾网友起底是“韩粉”(高雄市长韩国瑜的粉丝),且在其母的社群网站上发现曾发表多笔“亲中”言论,以及未就送药剂一事感谢台湾政府的援助,反而是感谢中国大陆对他们母子伸出援手,引发台湾网友的不满,“出征”该名母亲的社群网站。各式负面留言灌注,谩骂其“干脆不要回台湾、死在大陆好了”等,甚有台湾艺人公开表示不要将医疗资源浪费他们母子身上。台湾的反中、仇中情绪因这起事件的关系,再度引爆。

言论自由下的政治不自由

暂且不论病童母亲的政治立场如何,平心而论的说,血友病的治疗一旦停止,进程十分迅速,短短数天内便能夺走病人的性命,既然血友病童的药存量只到2月8日,表示直至今日的血友病药物是有人协助提供的,可能是民间人士,也可能是中国大陆的政府,该名母亲并未说明这事情,但总归是有药物的供给,才使病童得以续命至今。该名母亲获得帮助,基于她的言论跟表意自由,感谢给予帮助的人或政府,试问有何不可?

此外,任何人的基本权,如生命权、自由权等,皆不容任何人以政治立场凌驾其上,若用政治立场凌驾基本权,则已经具有相当的法西斯特质──别忘了当时德国希特勒用什么方式诱导德国人民迫害犹太人,希特勒又如何把迫害犹太人给正当化。血友病童母亲遭台湾网友起底后,便有诸多网友以政治立场为由,斥责他们要亲中,就死在大陆,台湾方面也不会浪费任何的医疗资源在他们身上,甚有公众人物带头鼓吹仇恨,相当标准的“非我族类,我必诛之”,丝毫不容任何不合仇中网友喜好的言论,此种高度的仇恨主义跟右翼倾向不是法西斯的话,那么什么才是法西斯?

网络上从来不乏各式仇恨言论,观察近年的台湾网络风向,仇中言论可谓其中一支。在人性消极的驱使下,将自身生活的不顺遂、对工作的不满,尽数归罪于特定对象的倾向,成为某些人借以逃脱现实、怀抱想象的偏安救赎。中国大陆在某些政治人物的“鼓励”下,成为那个投射心理压力的“女巫”,台湾网民则乖巧地配合“猎巫”。而台湾网民的嗜血也被网络的匿名性、便捷性、公共性彻底“激发”出来,当面讲不出的仇恨言论到了网络上,尽数爆发出来,要多恶毒就有多恶毒,毫不自知自身在说的话、在做的事情都是法西斯。

台湾网友的言论颇有“邀功”态样,要求血友病童母子感谢台湾政府提供的协助,台湾政府的角色是非常模糊的,多是靠在陆台商及海基会打通大陆关卡并提供协助。 (中央社提供)

这种台湾法西斯特质的展现,不见得反映在选举或者是政治势力的更迭,更可能直接反映在网络,往往在网络上也是这一群法西斯的声音最大,他们的声音、言论等很可能因网络特性的影响,如流量越大、曝光度越高,造成他们的“能见度”不成比例地超过其他中立良善之言,洗过或盖过其他软性言论,抑或是本就较为客观中立的网友不敢于“受台湾法西斯宰制的场域”中发言,形成“沉默螺旋”,使台湾法西斯的气焰更加猖狂。网络不只成为台湾法西斯的温床,更是台湾法西斯特质完整展现的催化剂。

血友病童滞留湖北,本可成为两岸携手合作救人民的美好结局,却意外勾勒出台湾的法西斯真面目,孰悲哀,孰不悲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