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若成“尾巴摇狗”党 大去之期就不远了

撰写:
撰写:

国民党曾经高举着理想大旗,才能号召民众创建中华民国。(洪嘉徽/多维新闻)

群龙无首的国民党主席补选定于3月7日举行投票,为争取支持,2位候选人副主席郝龙斌、现任主委江启臣也开始针锋相对。郝龙斌强调自己无职一身轻,可以“无私”投入改革,捍卫党的“核心价值”及“中华民国的存在”,江启臣则强调国民党要“现代化”,透过组织扁平化、沟通网络化等方式,扭转国民党决策机制“少子化”困境,完成国民党的世代交替及年轻化。

用选战的角度去理解,郝龙斌与江启臣的“政见”,虽然都指向“改革”,实际上仍是为了争取党内特定族群支持而各自投其所好,郝龙斌争取的明显是以退休军公教为主的“黄复兴系统”,江启臣则是青壮世代。

因为如此,所以郝龙斌与江启臣提出的改革改革处方,未免都有“见树不见林”之憾,甚至,两人都说要“争取人民的信任,早日再度执政”,“家务”改革各有清楚指向,但讲不清楚“对未来的追求”,却不约而同的说要“贴近主流民意”,以求早日再度执政。

郝龙斌(左)、江启臣(右)都说要改革国民党,但同犯“见树不见林”错误。(洪嘉徽/多维新闻)

台北市长柯文哲常说“应该狗摇尾巴,不是尾巴摇狗”,用来形容目前郝龙斌、江启臣为争取国民党主席的相关作为,竟显得相当贴切。

何以说郝、江目前陷入“尾巴摇狗”情形?主要是两人将“早日再度执政”当成国民党的首要任务,并以为“讨好”党内特定族群就能成为党主席,进而“讨好”多数台湾人民,国民党就算已经完成“改革”了?

不要有高深的学问,只要对“政治”、“政党”有粗浅的了解,就知道郝、江错了,而且大错特错。诚然,政党的最终追求是“执政”,但政党一定先是高举着“追求的理想”并汇聚一群人共同追求这个理想,并从基层出发,以其言宣传政党的理想,以其行打造着想象中的理想社会,因此获得少部份人民信任,进而争取到大多数人民信任才争取得执政。

郝龙斌其实说对了,国民党的确应该捍卫党的“核心价值”,但他没说清楚,国民党追求什么价值?江启臣也没错,国民党“少子化”问题确实应该解决,但造成国民党“少子化”的原因是什么?

国民党章至今还清楚写着“中国国民党为民主的、公义的、创新的全民政党。本党基于三民主义的理念,建设台湾为人本、安全、优质的社会,实现中华民国为自由、民主、均富和统一的国家”等“党的追求”。

《三民主义》虽是孙文在百年前提出的“旧主张”,且因为在党国威权统治时期被当成大学联考“必考”被污名化。然而,平心而论,《三民主义》追求自由、平等、均富等“理念”,要解决的却是劳苦大众遇到的生存问题,其实是当今最“潮”的“左派思维”。

国民党在大陆的失败、在台湾的再起,原因都是在于失去或重拾“左派”思维,却始终没有失去“实现统一国家”的追求。

从韩国瑜在2018的成功及2020年的失败看得更明白,韩国瑜在2018年的意识型态是“九二共识”,却凭着从解决基层及年轻人问题出发的“莫忘世上苦人多”及“北漂回家”等“中间偏左”的主张掀起了“韩流”;他在2020年的失败,则是他显露了对个人权位的追求,一举摧毁他先前的“人设”,再加上国民党上下尽显“逐利”本色,唤起台湾人对国民党人的“买办”印象。

说到底,国民党之所以失去台湾人民的信任,其根本原因在于国民党失去了“理想”与“追求”,“少子化”的原因虽然与年轻人的意见无法上达党的决策中枢有关,但究其根本,仍是国民党失去理想,“有志青年”自然兴趣缺缺。

如果国民党党章第一条条文仍是郝龙斌、江启臣认可的“核心价值”,他们应该做的就是将这些“党的追求” “现代化”,将《三民主义》的百年旧衣脱下换上“潮服”,用年轻人的语言大声说出国民党追求自由民主、分配公平、两岸和平以及“国家统一”,并提出以台湾人民需求为出发点,足以跟“习五点”竞合的主张,终究会有重获人民信任的那一天。反之,国民党若连这点认识也没有,成了“尾巴摇狗”的政党,离走入历史的日子也不远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