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疫情纾困向全球展示了什么民主课

撰写:
撰写: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延烧,对台湾各项产业皆带来或多或少的冲击。除了服务业,如观光、旅游、交通与餐饮等受到人潮减少带来的销售减量之外,制造业也受到中国大陆停工导致生产线有断链疑虑。

对于疫情带来的冲击,同时面对业者的哀号,民进党政府近日进行纾困方案的研议。台湾行政院于当地时间2月13日召开第一次纾困方案记者会,会中除了揭示行政院长苏贞昌对于纾困的四大箴言“雨露均沾、立竿见影、固本强身、加速公建”外,也预告将编列为期一年、新台币600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特别预算作为纾困振兴使用。不过,会中主要聚焦观光、交通、餐旅等内需型产业,这引发制造业与中小企业的不满,他们认为自身在这一波疫情中的损失惨重,同样需要纾困。

台湾行政院于当地时间2月13日召开第一次纾困方案记者会,召集相关部会首长,如国发会、经济部、农委会与交通部等进行说明。同时也公布台湾产业纾困草案的初步拟定方向。(洪嘉徽/多维新闻)

此外,会中也提出未来将推出刺激消费的“折扣券”,预计编列20亿元新台币,将在疫情减缓时推出,但这项概念推出后引发不少争论,该项政策是否能确实达到刺激并提升经济的效果实仍存在疑问。

面对中小企业的诸多质疑,台湾行政院又于2月17日表示,中小企业纾困内容将会从融资、就业与税务三个面向进行,但具体举措仍待2月20日公布的草案内容决定。换句话说,在纾困条例未确定之前,这些记者会更只像是一次次回应民间疑虑的举动,充分体现台湾民主的“滚动式决策”。

台湾行政院于2月17日针对“抵用券”进行释疑,行政院表示该券为夜市券的扩大,并将纳入艺文活动的消费。(台湾行政院)

从苏贞昌关于纾困的四大箴言“雨露均沾、立竿见影、固本强身、加速公建”看出,这些原则大方向是对的,包括力求短期有效,但长期又能强健体质并增进公共建设,不过在实际落实上可能会产生问题。

因为,从目前民进党政府应对纾困的方向来看,大多是回应短期需求,特别是因各行业怨声载道不得不回应之;但同时又要求雨露均沾,等于希望让每个民众都能感觉到好处。不过在有限的资源上要让大家都得到好处或有争议,加上不同行业受到的波及程度各有分别,如何妥适分配,又能取悦绝大多数的民众着实是大难题。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对于纾困草案拟定方向提出四大箴言“雨露均沾、立竿见影、固本强身、加速公建”。(中央社)

其实,政府的施政必然有轻重缓急与取舍,虽说民主治理在于倾听民意、回应民众需求,但能对于不同的民意,依照现实状况进行专业统整与整合,更是政府能否有效执政的关键。也就是说,政府不能让民意掩盖甚至绑架了专业能力。

这是因为经济政策需要专业参与,包括精确的产业统计,对于产业的损失要具备评估能力,另外,也要有良好的财务控管。虽然为纾困编列特别预算、举债以筹财源或许常为民众诟病,但举债其实不是问题,重点在于政府是否有专业与能力做好财务管理。官方通常拥有最多的资源,因此更应该要能发挥专业力量才能不负民众所托。

犹记2016年蔡英文上任之时,时任行政院长林全对于电价与美猪的议题“发夹弯”,事后他宣称是“滚动式决策”,而政务委员唐凤更进一步为此方法做辩护,认为“滚动式实验精神的政策”表示对政策有弹性,这也是开放政府的特色。但这样的滚动是真有弹性,还是专业让位于民意仍待商榷。

2016年蔡英文上任后的第一任行政院长林全,在电价与美猪的政策上反复不定而遭批“发夹弯”,但林全当时表示这是有弹性的“滚动式决策”。(多维新闻)

这次疫情纾困确实考验着台湾民主,也考验着台湾“滚动式决策”的有效性。但必须提醒的是,民主非短期回应民意,而是政府立基于民意上,以专业效能与长远眼光,为公共利益做最佳分配。

目前看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貌似会成为持久战,蔡英文副手、同时也是公共卫生专家的陈建仁就提到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演变成流感一样的病毒。因此,在经济政策上更需要专业来进行长远规划,民进党政府的滚动式决策究竟能获得什么效益,拭目以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