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友好谱出台湾失落感 台学者:对日本不应过度天真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东亚地区冲击最大,疫情仍未结束,但已掀起国际上友中与否的舆论波澜。而最受关注的是日本大力援助中国大陆防疫一事,这不仅掀起中日两国官民友好的一波高潮,也让一直视日本为理念相近国家的台湾网民,对日本的评价出现改观,开始对台日防疫措施品头论足,出现难得一见的“台湾优越感”。为此,多维新闻专访台湾辅仁大学日本语文系特聘教授何思慎,除了谈论日本防疫措施与台日比较之外,也聚焦日本对中友好的外交考虑,以及对中日台三边关系的可能影响。专访分为上下两篇,本文为下篇。

上篇:【台日防疫思维大不同 友中不代表“舔共”】

台湾辅仁大学日文系特聘教授何思慎指出,中日友好对台湾的情感冲击,应该让台湾反思,两岸关系太差是不是也限制了台日升温的空间。(台湾抗日志士亲属协进会提供)

防疫外交效果或将超越ODA政策

何思慎表示,相对其他国家,这次日本对中国大陆是蛮友善的,除了在防疫物资提供外,也没有像美国或东亚其他国家,完全切断中国大陆人员往来。他分析,如果从整个“防疫政治学”或“防疫外交”来看,除了人道的意义,日本在改善中国大陆对日本形象上、在中日关系上,获得了相当的成果。

他剖析道,日本从1979年中国大陆开始改革开放之后就提供很多政府开发援助(ODA),但始终没有得到好的结果,日本也认为ODA政策在过去并不成功,因为没有让中国人改变过去日本在历史上留下的负面印象。不过,这次救灾外交或防疫外交,从目前中国大陆舆论上来看,可能对于日本想改善中国人对日本的认知情感,基本上有达到一定程度的效果。

而这次究竟是否达到改善中日关系的目标?何思慎指出,在日本遇到灾难时(例如“3·11”大地震),虽然大陆没有像台湾捐输那么大、中国大陆社会也有给予一定帮忙,所以当中国有难时,“依照日本文化,也会礼尚往来”,就像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所讲的“邻居”,甚至在救灾物资上,也用很多中国与日本过去在文化上的“连结”表达中日关系的传统。何思慎分析,这里面当然有人道的部分,但“也有现实主义上的外交思考”。

何思慎认为,此次日本对中国大陆的援助,达到了1979年以降ODA政策无法达到的友好效果。(新华社)

但是何思慎也提到,“日本做这些是不是完全百分百利他?我想也不能就认为说是”。因为如果疫情在中国不能得到控制的话,日本也很难全身而退,这个不止有日本人健康上的威胁,毕竟中日之间也有很深的经济关系。

东京奥运与习近平访日议程互相连结

何思慎特别指出东京奥运的作用,如果中国大陆的疫情不能受到控制,对东京奥运的举办是非常负面的影响,所以日本当然也希望疫情在很短的时间内控制下来,这个不止对中国好,也对日本好。何思慎借用台湾准副总统赖清德的一句话,“虽然有些台湾人与他的支持者听不进去,我想赖清德讲得对,帮助中国基本上就是帮助台湾,在这样的疫情当中,‘助人同时也是自助’”。

至于,习近平预计在2020年4月访问日本,搭配此时的中日友好氛围,届时或许会对东亚格局有所影响,也可能影响到台湾。对此,何思慎表示,“习访日会不会实现,还是存在变数”,他解释虽然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跟王毅近日在德国慕尼黑的见面还是对外重申按照既定的行程走,但中国大陆疫情不能够失控,“如果失控的话,我想习大概也出不了门,他如果硬着头皮出门的话,不见得对他处理国内政治压力有帮助”。

而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两会延期若做出决定,是不是影响到再下来习的外交的agenda(议程)?这也是一个变数。但是何思慎认为,4月其实很长,不一定要在上旬,也可能压后到中后旬,如果4月份习能够去的话,对日本也好,对习也好。

2019年12月23日,习近平在北京会晤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2020年习近平访日预作铺陈。(Reuters)

习近平访日对日本的好处,何思慎举东京奥运为例,因为东京奥运在5月、6月马上就要启动,虽然7月24日才开幕,但是很多运动员要先提早到日本去做场地适应以及最后的训练。此外,还有很多观光客要决定行程到底要不要走,所以如果疫情在4月底都还压不下来、不能去的话,东京奥运的举办也会受到负面的影响。

台湾对日本不应过度天真

而上述发展会对台湾产生何种影响?何思慎提及,“我们当然希望中日友好不要影响到台日的关系”,日本过去在两岸之间其实也是维持一种动态的平衡,因为他们在两岸之间都有利益。何思慎并不认为中日友好就会造成日本在台湾利益上面的放弃,“这个不是日本的国家利益”。但他也注意到,眼见中日友好,“台湾或许会有一种失落感”,但是他认为台湾应该要想办法,“我们可能对中日友好说不上话,我们也很难去破坏中日关系,可是在中日友好的情况之下,台日怎么样去进一步的拉近彼此的距离,是不是还有什么样的可能性或者空间?或者是说相对的,目前为止是不是两岸关系真的太坏了?也让台日关系在中日友好状况之下得不到让台日关系能够升温的空间”。

进一步言之,何思慎表示台湾当然希望在安全的利益跟经济的利益上,能够跟整个区域的周边国家,特别是美国跟日本的利益结合。但他提醒道,“我认为我们不要过度天真认为日本喜欢台湾”。何思慎不否认,在东亚国家里面,台湾对日本印象很好,日本对台湾的印象也不坏,但是他也反问,“这里面是不是必然的就是说,我们跟中国大陆杠到底、两岸关系坏到底,日本就能够帮、做为我们的靠山?然后因为台湾的地位对日本的安全很重要,所以我们就很放心、在两岸关系上面,我们自己可以做到的、该做的我们不去做,等于是在要求或是主观的期待日本能够站队我们?”

2019年10月,台湾驻日本大阪办事处福冈分处双十酒会所展示的安倍贺电,提到“中华民国”,在台湾、大陆与日本三地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波,当时台湾官民对安倍晋三政权的友好上升,如今因为日本大力援助中国大陆,台湾舆论也出现情感变化。(中央社)

何思慎观察,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从2012当就任到现在,台湾的民意对他是相对友善,“但是最近似乎好像有一点点出现了微妙的改变,那当然这里面可能是从防疫而起,不过日本的防疫政策其实没有影响到台湾啊?”。

何思慎从台湾网民对安倍的评论当中感觉,“虽然在感情上面认为安倍应该对台湾蛮友好的,可是事实上,相对中日关系,台日关系基本上是停滞的”,这样的一种主观期待跟客观的事实,可能让台湾人在心理感受到一种落差,他认为,台湾应该从这得到一次外交上面的经验教训,“外交本来就是现实主义的”。

何思慎重申,日本有必须要去实现的中日关系的利益,在此过程中,台湾真的很难要求日本牺牲在中国的利益来相挺台湾。他提醒,“台湾应该想一个更好的方法,就是如何你支持台湾、对台湾友好,但是我让你不必在两岸中间(为难),难道你对我好就必须要以中国大陆跟你的关系牺牲作为代价?这个是我们要去思考的”,显然,两岸关系仍是台湾必须面对的核心问题。

查看最新疫情点击【武汉肺炎实时动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