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两套标准的“台湾特色人权主义”

撰写:
撰写: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延烧,台湾陆委会日前曾宣布开放“未成年”、“大陆亲人无能力照顾者”且“父母皆在台湾”的陆配子女,可申请项目赴台,但该政策在民意激愤下紧急喊停,甚至引来马英九批评蔡政府是“民粹碾压人权,歧视凌驾人道”。但马英九此番言论却遭受网友及名嘴的大肆抨击,也再次显现出台湾对人权的两套标准。

针对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在政策转向时强调,当初陆配替子女选择国籍时,“没有选择台湾,结果要自己承担。”马英九在脸书上表示,依据《儿童权利公约》第二条,不可因为儿童或父母的国籍、族裔、社会背景不同,使其权利受到歧视,蔡政府所采取的部分作为,已明显与《儿童权利公约施行法》精神背道而驰。台湾一向以人权、法治自豪,尤其这些陆配子女身为台湾的一份子,应该在周全的检疫配套下,实行更符合人权及人道的作法。

马英九批评蔡政府拒绝陆配子女赴台的政策,以伤害台湾人以引为傲的人权价值。(中央社)

但马英九的喊话并未博得太多认同,反而引来外界强力挞伐。有些人担心陆配子女赴台会让台湾疫情全面失控,而批评“到时候疫情蔓延你负责吗”、“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扯防疫后腿”、“防疫视同作战,此时无暇顾及人道”;更有许多网友愤怒的表示,马英九在面对“新疆儿童再教育营”、“香港反修例运动”、“台湾内湖女童割喉案”等事件都默不作声,面对陆配子女才高喊人权,根本是双重标准,甚至有名嘴嘲讽马英九是“过气而不自觉”。

姑且不论马英九已将接回陆配子女的前提,设定在“更周全的检疫套配措施下”,才能对入境人员的管制采取更符合人权人道的作法,从民间到政府也没人真正实事求是的从科学专业层面去探讨,台湾的疫情防制是否真会仅因几名陆配子女回台便全面失控?而是沦于“让病毒回来感染台湾人”、“如果是国民党执政台湾就全面沦陷了”等毫无根据的流言。

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时,不少公民团体上街声援。(蔡苡柔/多维新闻)

而针对马英九在人权议题上“双重标准”的批评更是令人摇头。新疆再教育营与香港的反修例等事件背后的原因盘根错节,其不仅仅是人权与否的问题,更涉及了宗教、恐怖主义、少数民族及一国两制下的深层次矛盾等多种因素,台湾对此些议题本就充满片面与刻板的理解,硬要拿来与单纯的疫情救援挂钩相比,只会显得不伦不类。

对陆配子女无法返台有人道上的疑虑,不代表要对所有涉及大陆的人权议题做出“符合台湾主流看法下”的批判,才能取得发言权,每个人对不同议题看法不尽相同,本就应独立分析而非混为一谈。否则,若依照网友与名嘴们所要求的“一致的人权标准”,他们身为平时最爱将远在新疆与香港的人权问题挂在嘴边声援谴责的群体,不是最有资格、也最该在此时为人权发声吗?怎么一遇到与台湾更加密切的陆配子女,却又高呼“人权问题无暇顾及”,这算不算是“双重标准”呢?还是民主体制下的“人权”特别有弹性、特别情有可原?当大陆民运人士吾尔开希也表示对陈时中“十分反感失望”,认为其发言“不符合人道原则,也不符合台湾人善良的价值观”时,不知道台湾人会如何评价?是否也认为其“双重标准”不够资格谈论、或者“已然过气而不自觉”?

面对不同议题与族群,台湾人的人权观念似乎总能随时变更标准。(中央社)

说穿了,台湾人到底是真心对人权问题如此重视,抑或只是将“人权人道”当作“反中、反共”的工具,一旦失去利用价值或“人权之火”烧到自己身上时,就忽然弃之如敝屣?半年前香港爆发反修例事件,台湾人不断高呼“声援香港”,许多人站上街头批评港府作为贱踏人权,但当港人要求台湾修正《难民法》让港人来台寻求政治庇护时,台湾政府到民间却又一片噤声时,或许便能看出,台湾人对人权的关注也只是“选择性的声援”罢了。

民主体制下的牺牲人权是权宜之计,专制体制下的牺牲人权则是人神共愤,台湾人对“一种人权的两套标准”,总会依照地区、人种、体制与喜好的不同,而不断调整幅动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