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成功被“样版化” 学生号召终结放榜新闻20高校响应

撰写:
撰写:

今(2月24日)台湾大学入学学科能力测验(学测)成绩公布,往年各家媒体都会采访满级分(75级分)的学霸学生,但从去年开始高中生开始发起“终结放榜新闻”的活动,期待社会尊重学生多元选择,而不要报道刻板化的“成功学生”形象,今年学生组织“风狗浪”再度发起“终结放榜新闻”学生行动与台大学生会合作,公开呼吁高中校方应承诺拒绝以任何形式提供学生信息给媒体作为放榜新闻的素材,标榜特定价值以及窄化成功的定义。

“风狗浪”指出,去年的“终结放榜新闻”行动得到社会广大回响,高雄女中、鼓山高中、中山女高等八校签署承诺书,高雄中学、建国中学、北一女中等超过十五校同意当年度不发布新闻,并有将近一万人联署,连蔡英文都以脸书贴文响应。但是仍有许多学校未做出永久并有效的承诺,反而是只答应“今年不发布”或是改公布放榜信息在学校官网。

2月24日学生在台湾大学门口举办记者会,希望能终结放榜新闻。(台大学生会提供)

“风狗浪”认为,这些学校并没有真正了解“终结放榜新闻”期待教育者能尊重学生多元生涯选择的价值,只是碍于社会压力做出应对,未来一旦社会关注降低,便可能故态复萌。

今年,“风狗浪”号召各校高中生于发榜日当天致电自己的学校询问学校态度,据回报结果统计,目前有超过20所高中加入,同时有部分学校已承诺不发布新闻稿,但也有部分学校拒绝,学生也呼吁台湾教育部应该将升学新闻处理加入评鉴考虑等具体措施,让放榜新闻能够彻底被终结。

台湾申请大学有两个主要管道,第一阶段是甄选入学(包括繁星推荐和个人申请)参考的是学测成绩,第二阶段是透过指考分数分发,今(2月24日)公布的是学测成绩,而在过去第一阶放榜申请到台湾第一志愿的学生,就会被校方安排受访,但形象都被塑造得很扁平,不是发愤努力、一天念好几小时的书,勤能补拙;就是念书很有方法,善用时间。此外,为了增加点阅率和趣味性也会出现令人啼笑皆非的新闻报道,例如“爱情的力量让这名高中生拿下台大三冠王”,内容都不脱标榜好学生、强调热门科系,这类新闻一再被诟病。

2017年,建国中学高三周姓学生在第一阶段放榜后,穿着考上台大医学系赵姓同学的制服接受媒体采访,大谈“读书经”,事后便在脸书炫耀,引发社会讨论。外界评论认为该学生举动轻佻、不尊重媒体;但也有学者提出,这是对“报榜新闻最大的讽刺”,媒体不应该大肆的报道“台大”、“医学系”、“榜首”等新闻样板化“成功学生”的形象。

而后,这个新闻也引起各方的讨论。建国中学宣布在各大学第一阶段放榜后,不再配合媒体报道召开记者会邀请学生受访,强调从2018年开始,将再也看不到本校申请入学第一阶段“台大五冠王”等报道,为终结台湾大学放榜后各种铺天盖地的“学霸”新闻开出第一枪,后续许多学校也跟着仿效。

然而,台湾社会长期有“名校迷思”,再加上随着少子化,能有多少“榜首”成为各校招生的最佳广告。因此僵化的升学主义和成绩至上的观念才是这类新闻无法完全消失的关键因素。2月24日的记者会上,学生组织风狗浪代表欧孟哲谈到,今年再次行动,为的就是要表达,尽管“终结放榜新闻”是由学生的行动所开始,这却始终是教育者必须扛起的责任。他也提到,教育部也应该要有更具体的对策,包含将“升学相关新闻处理列入学校评鉴考虑”,以有效遏止放榜新闻的歪风。

台湾师大附中高三的学生何雨忻则提到,稍早学测成绩已经正式放榜,想必许多学校正蠢蠢欲动,准备发出新闻稿宣传校内学生的升学绩效,教育版面也将有大量关于“学霸”、“黑马”、满级分人数的报道,然而,这些经典的大考神话故事,不但是对学生个资隐私的侵害,更是对当今注重多元发展、学生特质的教育风潮最大的讽刺。何雨忻提到,个别学生的升学表现不该被校方据为己有,成为招揽新生就读的廉价素材,“一所学校的特色也不应该由升学榜单定义,学生的价值更远不只是成绩单上的数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