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面对现实的“想象”:港人对台政府的信任创新高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2月25日,“香港民意研究计划”(香港民研)发布最新调查显示,特首林郑月娥的评分为18.2分,再创上任以来最差纪录;而香港市民对台湾政府的信任净值,来到正10%,创下自1996年调查结果以来新高。

“香港民意研究计划”发布最新调查显示,林郑月娥的支持率为9%,反对率为83%,再创其上任以来最差纪录。(REUTERS)

前身为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香港民意研究计划”为香港颇具代表性的民意研究机构。日前,该机构发表最新一份调查报告(2020年2月17日至2月19日),内容涵盖香港民众对特首、特区政府民望、各项信任、信心指标及民情指数。

值得留意的是,香港民研也访问了香港民众对于特区政府、北京政府及台湾政府的观感。根据数据显示,香港民众“信任”特区政府的受访者为14%,表示“不信任”者有76%,信任净值为负62%;至于在北京政府方面,“信任”者有20%、“不信任”者有63%,信任净值为负43%;“信任”台湾政府者有38%、“不信任”者有28%、信任净值为正10%。整体来说,前两者政府的信任净值是1992年有记录以来新低;而台湾政府的信任数值,除自半年前大幅上升之外,也创下1996年以来纪录的新高。

坦白说,从“香港民研”发布的民调看来,持反对异议者肯定从民调样本、统计加权方式等提出质疑,进而得出结论:未必反映民意真实样貌。不过说实在的,民意调查方法千百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如何阐释都有一定的道理存在,因此民意结果的发布,只要方法论上无重大瑕疵,都应可作为参考依据。毕竟,自2019年以来,港府忽视“民意”的结果,就是发生一连串的骚乱事件,导致香港民众仍深陷困境。

香港民众对香港特区政府、北京政府及台湾政府的信任净值,分别为负62、负43及正10个百分点,前两者是有纪录以来新低,台湾政府的信任净值则创1996年以来新高。(香港民意研究计划)

但另一方面,从台湾社会角度看来,这份“政府信任值”的民调稍嫌突兀。主因在于,两岸分治的现状,加上1997年香港的回归,就此发问香港民众对于台湾政府的信任度,有种“张飞打岳飞”的错置感。对此,原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香港大学荣誉讲师钟庭耀曾经表示,“1993年开启‘台湾系列’的四组民调提问,是基于一个大中华区的概念,针对‘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做分析。”

确实,以历史经验而言,两岸“三地”其中一方发生变动,可谓牵一发动全身,而钟庭耀口中所言“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更是完整的体现这般紧密联系的程度。然而,需注意的是,既然香港民研将台湾纳入民意调查对象,那么作为“中华民族命运共同体”的“澳门特区政府”为何不在调查范围之内?

与此同时,若要说清香港与台湾是“命运”共同体,也是因“陈同佳案”才使港台各自竞逐的并行线来到“同温”交叉点上,并尝试以“反抗者同盟”的姿态交互投射在双方身上,盼能站在眼下以美国为首的“政治正确”对抗“政治不正确”的中国共产党。

图表为香港民众是否赞成台湾独立的数据,持反对者一直都是居多,直到了近年来赞成者才追上。(香港民意研究计划)

也因此,回头来看这份民意调查,可说既是香港社会“不现实”的面对现实,也是“想象”数字的结果。首先,对香港来说,现实上的头衔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而非台湾管辖,所以当一地居民竟可对“非管辖”的政府投下“信任值”,显得相当吊诡。同时,自香港发生“反修例事件”以来,台湾整体民意虽表达“支持与关切”,但面对实际作为的协助(比如“难民法”),民进党政府乃至民间却顾左右而言他不愿正面回应;再者,当2020大选结束之际,又有哪些台湾公众人物、网络议题是继续关心香港的“反修例”?这种种事实,港人不正像是热脸贴冷屁股?

其次,再以香港民研过往的“台湾系列”4组问题结果观察,比方“是否赞成台湾独立”,2000年至2008年,香港民众赞成“台湾独立”的比例只有10至20个百分点;而持反对“台湾独立”的比例维持在60%以上,甚至2008年达到82%的顶点,直到2019年赞成与反对人数趋于接近

至于“一国两制是否适用于台湾”,在1998年,香港民众认为“适用台湾”的比例,首次超越“不适用”;直到2008年以后,香港人的态度开始反转,不过当时认为“一国两制适用台湾”的比例人数还是高达60.6%,接着才快速下滑,2019年来到最低点27.2%。

其他2组“有无信心大陆统一台湾”、“是否赞成台湾重新加入联合国”,前者“有信心”者也是到2009年数值开始下滑;后者持“反对”者,则是2007年先行下降。总归来说,2008年是个指标,在此之前香港民众对于“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统合关系”皆为正面表述;反之,2008年以后,中国大陆先后发生汶川地震、毒奶粉,环境污染等事件,以及自由行开放、香港本地的物价、房价快速飞涨等情景,让香港民众产生“投射心态”,进而在香港民研的“台湾问题”反映出“独立表述”。

换言之,香港民众对“台湾问题”的民调或可解读为:香港民众“不愿面对现实”的“想象”。那么,对台湾来说,看到这份民调值得见猎心喜吗?若从香港民研提供资料脉络观察,今日民调结果终究是反应,香港社会自“反修例”之后一直到“新冠肺炎疫情”扩散而累积出来,是个实实在在的建构在香港与内地的深层次矛盾的关系,台湾似乎只是个宣泄管道。总而言之,这份民调的呈现,于京于港可做为政府治理的依据,但于台,即便表现出“香港挺台湾、台湾撑香港”情义连结,除了炒作出情绪之外,对“现实”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