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防疫期“多说多错” 柯文哲的“原罪”是什么

撰写:
撰写:

台湾对于新冠肺炎(台湾称武汉肺炎)的防疫工作仍然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根据台湾媒体于当地时间2020年2月26日报道,已有32确诊病例。不过在防疫工作之外,台湾社会也引发不少政治风波,而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台北市长柯文哲与担任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的卫福部部长陈时中频频“隔空对杠”。

查看最新疫情点击【新冠肺炎实时动态】

柯文哲与中央防疫中心间的攻防,起初因为柯文哲在2月2日“说溜嘴”,透露了武汉包机返台民众位在台北的“隔离场所”是台湾银行位于阳明山的宿舍地点,引发陈时中扬言将“依法究责”,而疫情指挥中心原初不对外公布隔离地点的考量是避免造成附近居民恐慌或污名化。

之后疫情指挥中心于2月19日宣布,第24例为67岁北部女性,但由于未公布具体位置,而后引发柯文哲在2月21日直呼“我就真的不知道”,并呼吁“公开透明”,柯表示“公开透明是他的政治主张,有人说公开会引起恐慌疑虑,但不公开不是更多恐慌?”

而陈时中在22日晚间批评柯文哲是“地方首长不愿扛责任”,陈时中表示“根据传染病防治法,地方卫生单位接到传染病通知时,要迅速检验或调查来源,并报告首长和中央主管机关,地方首长不可以都撇清”,这一回一往颇有中央及地方“杠上”的气氛。

而台北市副市长黄珊珊则在2月23日跳出来“缓颊”,表示柯文哲不是每件事都知道,而台北市的疫情总指挥是她,“我才是唯一知道的人”。但这个说法却又引发柯文哲被批评在防疫上不够用心尽责,例如外界发现在台北市11次防疫会议中,柯文哲仅去过1次。对此,黄珊珊则回应,目前台北市是仍处在设立“应变小组”的阶段,尚未到成立“应变中心”,因此指挥官仍不需要台北市长柯文哲亲力亲为。

不过针对“第24例”争议,随着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在2月23日重新启动“传染病统计资料查询系统”(即所谓的“疫情地图”),根据系统反推,广受外界关注的第24例北部女性所在位置却是在新北市,也让柯文哲“不知道”说形同“白被挨骂”。此外,“疫情地图”的公布也让外界觉得中央的防疫工作似乎有“朝令夕改”的嫌疑。

而柯文哲本人虽然可能觉得挨骂得有点“莫名奇妙”,但也只能在24日时表示“现在只能顺时钟(即顺“时中”)”,同时强调“现阶段应以防疫为优先事项,少一点口水战”

总得来说,柯文哲在防疫期间“多说多错”的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首先,他自认曾是台大医院的医生,在防疫指挥工作上,能从医学和公共卫生的角度提出专业看法,但忽略了民众心理等方面也是防疫工作中必须考量的面向。此外,从中央和地方首长的层级划分来看,在防疫的指挥工作中,柯文哲的建议或批评会有越权的嫌疑,因此“多说多错”。最后,则是媒体的“黑柯产业链”有意“带风向”,刻意放大柯文哲的语病或错误,也让柯文哲形成“白被挨骂”的怪异现象,而柯文哲的“原罪”就是他和执政党处于不同颜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