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自由主义想象共同体” 真是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吗

撰写:
撰写:

回顾2019年,台湾与香港都有重大的政治活动发生、两地也借此产生了政治连结:香港反修例示威使民进党政府高喊“台湾撑香港”,在精神上给予诸多慰藉,台湾陆委会并多次杠上港府和中共,唇枪舌战未曾止歇;而台湾总统大选则可看到不少香港人跨海来台,在街边举牌“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并与蔡英文支持者一齐高喊“香港加油、守护台湾”。伴随着2019年11月24日香港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大败、以及2020年1月11日蔡英文于总统选举大胜,上述“共同体”连结看似变得更深、更稳固。

2019年9月29日由台湾民间团体举办的“台港大游行”,受到泛绿立委参选人的公开支持。(谭英瑛/多维新闻)

但,事情真是如此吗?观看上述台港共同体的形塑过程,其实不难发现,很多台港之间在意识形态之外的考虑或利益的差距,都受到忽略,尤其口头支持与实际行动的落差更是乏人问津。由此应该探问的是,奠基于“自由民主”的台港“共同体”,究竟有多大的想象成分?而现实又是如何?

首先,看看民进党政府的思维与行为里,是如何安放香港人。2019年竞选连任时,蔡英文与民进党要员纷纷打出香港牌,例如“台湾撑香港、我们守台湾”、“支持香港人追求民主是台湾的共识”、“台湾撑住、香港守住”,旗帜鲜明地支持香港反修例示威,但是碰到具体的协助事务时,民进党政府的态度却满是保守、被动与不情愿,诸如《难民法》、香港示威者来台的政治庇护等等,都以“现有法律足够应付”回应。

台湾政府主管港澳事务的机关陆委会自始至终都守住不以订定新法作为让香港示威者通案来台的措施,图为陆委会副主委兼发言人邱垂正。(杨家鑫/多维新闻)

为了合理化拒绝对港人的实质协助,蔡英文甚至在活动上透露,她1990年代起草《港澳条例》时,就预想到中国大陆不会履行50年不变的承诺,因而在《条例》中放入港人因政治处境想来台的处理机制,所以不需要《难民法》,《港澳条例》就可以处理。然而实则是,蔡政府只愿意以“个案认定”处理,始终不愿建立通则。

香港示威局势稍歇之后,台湾大选也以蔡英文高票连任落幕,但随之而来的新冠肺炎,让台港之间紧密连结的想象更趋向“只闻楼梯响”的真实。疫情发生后不久,台湾在1月26日就全面扩大管制大陆人士来台,香港本来不在限制之中,台湾更有大学强制要求陆生休学、让他们让出宿舍给港澳生进行居家检疫隔离。直到香港出现小区感染后,台湾才在2月10日宣布禁止港澳人士入境。不过短短一个月前,还有上千位港人在台湾观选、不少台媒报道了他们对蔡英文的支持。

不仅如此,在民进党的“政治共同体”想象里,也并没有香港人的容身之处。民进党籍立法院副院长蔡其昌近日接受广播节目专访,被问及“民进党朝向中华民国挺进”时也提到“自然独”概念,他称自然独代表的是“认同台湾这个岛屿、认同这个岛屿的名字叫台湾、或者认同这个岛屿的国名叫中华民国”,而“民进党已经把中华民国接手了”。意思很显然是把“认同”的范围界定在“这片土地”,而一水之隔的香港,并不在内。

在选举过程中,面对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质疑把香港当成换取选票工具,蔡英文回应,她不觉得是利用香港人来进行选举,而是香港的事情发生,台湾人民自我警惕的过程。(中央社)

换个角度来看,不仅台湾人跟香港人想得不一样、香港人跟台湾人也想得不一样。香港人对台湾的“共同体”想象,也并不是如台湾所认为的那般包含了新疆和西藏。香港民意研究所2月25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港人支持台湾独立首度胜过不支持,净支持率达到近9%,话虽如此,但同份调查也显示港人对西藏独立的支持仍未占优势,净支持率长年维持在负50%左右,这与台湾政府和执政党在2019年极力宣传“西藏抗暴60年”,有非常明显的差距。同时,与赞成台独并不踊跃相较,港人赞成台湾加入联合国的净支持率则更高,这背后或许也是因为香港在一国两制之下,常常能取得跟北京共同参加国际组织的空间,也就顺理成章地以此来思考台湾;但是在台湾,台独跟加入联合国,相关度其实更高。

至少在2019年来看,构成台港“想象共同体”的纽带主要是自由主义思想,尤其是政治自由民主的呼声。但是自由主义连结能够坚定到什么程度,其实早就受到欧美知识界很大的质疑,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即在《大幻想:自由主义之梦与国际现实》一书中提到,自由主义思想在国际上往往会遇到文化因素、民族主义与现实主义而折戟;而欧美的例子也告诉我们, 相较于自由主义,利益毋宁更可能创造出长久的结合。

君不见,钻石公主号邮轮虽停泊在日本横滨,但其船籍乃在英国、使用公司注册在美国,拥抱自由主义的英美两国,却都不愿伸出援手,丢给日本自理,酿致多人感染新冠肺炎;对台港来说,一方面英国对香港几乎不予闻问、另一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更曾发问,“保护台湾,我们能得到什么?”,蔡英文大胜后,美国驻台官员也频频施压,希望台湾进口美国猪与牛。

当地时间2月13日,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长郦英杰(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大阵仗前往台湾立法院拜会院长游锡堃(右),双方提及台美自由贸易协议(FTA)时,郦英杰(左)重新抛出美猪、美牛出口到台湾的议题,代表美方对台湾施压。(中央社)

美英对台港甚至钻石公主号邮轮的作为,凸显了自由主义国家对外政策的局限,尤其是相较于自由主义,它们毋宁更偏向现实主义,一切以国家利益为至高考虑。而理解台港“想象共同体”的关键还是要回到利益这点,港、台毕竟分属两地,台湾能给香港什么利益?香港又能给台湾什么?香港跟台湾的核心利益究竟是什么?

或许,在自由主义外衣下,台港之间的亲近与连结更有民族文化因素的作用,但是后者一直被忽略。将来若台港之间的民族文化连结被发掘,则同样具有文化链接的中国大陆,位置又应如何摆放?台港“自由主义想象共同体”因反中情结而起,但选后已有泡沫化的危机,未来想必会面临更艰困的考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