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追思台湾“统左”领袖陈明忠 缅怀反殖民反台独精神

撰寫:
撰寫:

作为台湾最后一位“白色恐怖”政治死刑犯,于1947年“二二八事件”中担任“二七部队”突击队长,并促成2005年两岸“破冰之旅”的推手陈明忠,于2019年11月21日在上海逝世,享寿90岁。2020年的“二二八纪念日”,恰逢陈明忠逝世百日,台湾“统左派”团体举办“无悔的斗士:陈明忠先生追思会”,于当地时间2月28日上午在台大医院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台湾前总统马英九,新党荣誉主席郁慕明,知名导演侯孝贤,台湾原住民、无党籍立委高金素梅,台湾社会各界代表与陈明忠的两位女儿,一起向陈明忠一生无悔的顽强奋斗致敬。

2020年2月28日,由台湾夏潮联合会、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劳动党、统促党、两岸和平发展联合会等10个台湾“统左派”团体共同举办“无悔的斗士:陈明忠先生追思会”,纪念于2019年逝世的台湾“统左派”人士陈明忠。图为出席追思会的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台湾夏潮联合会提供)

陈明忠一生见证战后台湾政治运动和社会变迁,追思会上以六大主题纪念陈明忠追求公平正义的生命故事,分别为“日据殖民与意识觉醒”、“二二八与两个祖国”、“白色恐怖和狱中受难”、“坚持理想和社会参与”、“破冰之旅与两岸和平发展”、“还我祖灵与历史正义”等。马英九表示,自己当年向台国防部长宋长志(1916─2002年)建议,能否准许重病的陈明忠保外就医,最后获得国防部同意而假释。他提到,陈明忠不畏同志、亲友的质疑,于2005年前往国民党中央党部发表题为《二二八: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的演说,指出“二二八事件并非台独运动”,并主张两岸必须和平和解,悲剧才不会重演。但此举却没有得到其他二二八受难者与家属的谅解,陈明忠辩称:“很多人骂我,说我是投降,我告诉他们:‘我不是投降’,我们走过战乱的人,只希望两岸和平,台湾人民不要再经历恐怖的生活。

两个月后,时任国民党主席的连战率团前往大陆访问,实现国共两党最高领导人历史性的会面“胡连会”(胡锦涛、连战),也为自己在三年后(2008)当选总统、推动两岸和平和解合作建立了基础。马英九称,陈明忠是大时代的勇者、是时代沧桑的见证者,陈明忠没有生错时代,但时代错待了他。

新党荣誉主席郁慕明说,陈明忠很早就开始反殖民反压迫的运动,但自己早年与陈却站在不同的身份和立场,故今天出席活动是以“忏悔人士”出席。然而,在近年台湾“去中国化”教育下,自己与新党青年虽遭到许多抨击,但与陈明忠遭遇的苦难相比,都小太多了。台“中华统一促进党”总裁张安乐指出,陈明忠一生的苦难都是国民党给的,但陈却能为了国家民族放下自身的苦难与仇恨,精神非常了不起。

著名导演侯孝贤则分享自己于1993年拍摄电影《好男好女》时,曾邀请陈明忠出演剧中蒋碧玉之父。他对陈明忠的气势与气度表示敬佩,若台湾能有更多人继承陈明忠的精神,台湾一定会更了不起。至于促成陈明忠自传《无悔》一书出版、台湾人间出版社社长吕正惠认为,陈明忠体现了对抗民族压迫与阶级压迫,两者可以并存、没有冲突,陈用自己的一生体现面对压迫的最好方法就是全力反抗。台《两岸犇报》社长陈福裕说,陈明忠问对了两个问题,一个是二二八并非省籍矛盾、也不是官逼民反,而是两岸社会在帝国主义干涉下发展的落差;另一个是台独起源为土地改革而非二二八。陈明忠问对问题,也让问题有了解决的答案。

图为在追思会场外展示、于2014年出版的《无悔:陈明忠回忆录》。(許陳品/多维新闻)

台湾“中国统一联盟”主席纪欣分享陈明忠的统派理念,指出陈认为阶级矛盾是所有社会的基本矛盾,但统独是台湾社会的主要矛盾,并强调陈明忠反对见风转舵的“立即统派”,认为真正的统派是始终如一、用实践证明理念的。无党籍立委、原住民高金素梅则录制了《我们为什么不歌唱》一曲,对陈明忠用生命展现在苦难中砥砺前行的精神表达敬意。她并追忆过去陈与自己前往日本靖国神社进行“合祀除名、还我祖灵”的抗争,要求日方将靖国神社中与二次大战战犯一同合祀的台湾原住民移除,但却遭到拒绝的过程。

作为陈明忠的亲属─大女儿陈志民、小女儿陈志平也出席追思会。她们表示,自己的名字在出生前已由父母决定,取自“人民、民主”和“和平、平等”的寓意。陈志民表示,父亲从不后悔自己一生的志向,并认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这是父亲一生最幸福的事。而母亲冯守娥以坚毅温和的态度支撑整个家庭,让她们熬过白色恐怖时期社会上对“匪谍女儿”的歧视与压迫,但也感叹当前台湾社会又重回她小时候的氛围。

小女儿陈志平则感谢父母从来没有把被迫害入狱的仇恨带给她们,让她们得以带着希望面对这个社会,表示父亲和这些老政治犯难友们,总是把个人苦难藏在心底深处,才能坚强的继续为理念付诸行动。最后分享母亲冯守娥认为人生只是在爬一座一座的山,而且是许多人一起爬,因此这一路上不会感到辛苦。

过去《多维新闻》也曾刊出《“白”与“红”的抉择》报道过陈明忠的生平,描述陈将毕生的志愿从成为“骑着白马的陆军上将”,在民族意识觉醒后,转变为反殖民压迫斗争,并将马列主义等社会主义作为毕生信仰,亲笔写下“祖国统一变成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二战结束后,陈明忠投身于1947年谢雪红主导的“二七部队”,立志推翻代表资产阶级的蒋介石国民政府,解放台湾光复但仍受到经济剥削的台湾人民。面对1949年后的两岸分治局面,陈明忠主张自己是“统左派”,强调“统引领左、左服务统”。陈明忠抛下个人坐牢21年的苦难与恩怨,用一生的实践、反省,提供两岸和解与未来发展的方向,为台湾社会与台湾人民留下永垂不朽的风骨典范。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