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与“邪教”的民主启示录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疫情在韩国迅速延烧,有许多确诊案例来自一宗教团体“新天地教会”的教友,教会在遭到外界批评加速疫情扩散之余,各种关于“新天地教会”是邪教的指控也不胫而走。在各方舆论的压力下总会长李万熙出面下跪谢罪,承诺会全力配合防疫。

无独有偶,在台湾也有一个“中华中正党”,党主席“少龙”自称为“天界最高层次的神”,同时也是世界的救世主。他宣称新冠肺炎是源自心灵上的因果病,戴口罩、洗手、看医生等方式都对抗疫没有成效,惟有多听“少龙”的歌曲即加入“中华中正党”才能治疗疫情,否则全台湾恐怕要“死超过一半的人”。

中华中正党主席少龙称神权时代已然来临,唯有虔诚的信仰者能治愈病毒。(FB@中华中正党)

由于事关公共利益与社会安全,“新天地教会”及“中华中正党”都已被当地警方介入调查,许多台湾人在看到相关新闻时也都不禁发噱,无法理解为何外人看来如此荒谬的宗教团体,竟能吸引大批信众追随。

确实,随着社会与科技文明的发展越发进步,台湾社会一方面享有多元的宗教自由,另一方面也对宗教信仰以抱持着更加理性的态度,去质疑批判其真实性与可信性,也因此有许多新兴宗教被外界视为“异端邪教”。

宗教自由当然不是无限上纲,对于危害道德风俗、甚至影响到社会安全的行为,宗教同样需要受到法律所规范,。但“邪教”与“宗教”难有明确的区分标准,民众普遍将“单神”、“神的代言人”、“收取奉纳”、“神迹”、“负罪”、“拉拢宣传”等特征做为辨别邪教的标准,但其实多数人所信仰的主流宗教也都具有上述元素,差别只在于成立时间的早晚、或是其论述“是否在主流宗教的体系之下”。若与主流宗教相背的、或是“另起炉灶、自立门户者”,通常都会被外界认为是为了诈欺敛财的“异端邪教”。

李世石是韩国最大感染群的新天地会领袖,他两次在地上鞠躬,并为造成这种疾病的“无意”传播道歉。(AP)

简言之,由于传统的主流宗教传承以久,早已被社会大众接纳,仅管民众未必相信或认同其教义,也都抱有一定程度的尊重与包容。但对于新兴宗教,就算其教义的原理及规范与主流宗教并无二异,也会受到民众以理性的精神严格检视、进而以其不符合现代的科学知识、或无法进行辨证验证,而批判其真实性与有效性。

许多宗教都表明了,神或造物主并非人的理性与意识心所能理解的范畴,教义当然也无法如同社会科学这般推论辩证。有趣的是,人们面对无法验证的宗教领域,抱持着越来越科学理性的态度,但对于真正应该质疑辩证的社会科学,却反倒充满了不可质疑的宗教式狂热。

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曾说过“民主是个好东西”,不只有西方国家会高举民主自由大旗,中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同样提及了“民主”与“自由”,没有人会认为民主自由不重要、毋须追求。但“民主自由”身为一种意识形态,如何将之落实于国家社会的治理层面,则有许多不同模式的选择,而这正是社会科学所讨论的范畴。

民主自由是被认为是人人都应享有追求的普世价值观。(VCG)

面对社会科学的问题,世人当然要抱持着质疑、批判及验证的态度,理性专业的权衡利弊,何种制度设计最符合现实的考虑,现有的制度如果已经出现弊病缺陷,又应如何改良。但或许是深受西方的民主理论与制度影响已久,当西方国家已对民主失灵提出警讯与反思时,台湾人却将这套“民主自由”的体制视为不可质疑、也无须证明的真理,原本应该理性面对的科学问题,却变成了“信与不信”的宗教问题。

冷战结束之后,由“多党政治、三权分立、投票选举”等元素所建构的西方政治体制深受不少人所信奉,而将之视为不可逆的普世价值,放诸四海都能适用、且都应追随的制度典范,许多地区所面临的问题,也被认为是缺乏民主制度所致。然而,许多中东或是非洲国家在建立民主政体过后,其内部冲突并未减弱,国家并未因此富强,人民当然也没有过得更好。身为民主龙头的美国近年也不断反思,资本主义下的民主是否已沦为1%的人“所有、所治、所享”,而使原有的民主自由走向衰亡。

这并不代表民主制度已经彻底无用、或是应该被舍弃,它有其优缺,也能借由不同的市场体制及社会制度调和改善,但不是一吃见效的万灵丹。人们应该意识到,原有的民主体制并非不可质疑的唯一信仰,而是应该不断被讨论、深化的,随着不同现实环境设身打造的科学问题。

單純的引入民主體制是否便能解決所有問題。(AP)

就算真的将“民主自由”视为信仰而毋须争辩,在身处宗教多元包容的社会情境下,民众也应将不同地区的体制视为不同的宗教体系,就算对其他宗教的教义不尽认同,至少也要抱有兼容并蓄的精神,而容忍不同诠释的存在。但现下的社会氛围,似乎已将西方旧有的那套“民主自由”视做唯一真神,而将其他民主自由的诠释与模式视为“异端邪说”,进行猎巫式的批斗清洗。

而现实是,台湾人现所推崇信仰的“西方民主自由体制”,同样是经过不断调整与辩证后的产物,且至今都仍随着社会的变动与需求而不断做出相应的改善,它可能从走向牺牲个人靠向集体,但同样是“民主自由”的体现。如果民众对宗教或是封建迷信都能日渐理性的看待,对于“民主自由”的社会科学提问,更应以科学批判的辩证方式来面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