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友好”下的日本新冠肺炎疫情平稳

撰写:
撰写:

日本官方公布的新冠肺炎疫情,恐怕严重失真,图为东京街头的路人即景。(AP)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新冠肺炎(COVID-19)最新疫情,截至当地时间3月4日为止,日本境内确诊病例已经达到1,000例,其中包括钻石公主号邮轮号确诊的706人、上船检疫人员9人及赴武汉专机返日的14人,换言之,全日本境内仅有271例确诊。

不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却依“个人判断”,决定推动修法以利在必要时得以发布“紧急事态宣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也表示正在考虑要不要将日本列入旅行限制(Warning)国家;印度则在3月3日开结冻结日本、意大利及伊朗国籍人士申请入境许可。

由于疫情统计公布的确诊病例数与政治人物的动作无法紧扣,日本境内的新冠肺炎疫情是否如官方公布般“平稳”,背后恐怕有相当多“玄机”。

安倍晋三推动修法,以利在新冠肺炎疫情不利可发布“紧急事态宣言”。(Reuters)

影响所及,近日台湾内部要求蔡英文政府将对日本的旅游警示等级由目前的第二级,提升到第三级“避免前往”警示呼声渐高。不过,相较于对大陆、香港、澳门、韩国、意大利及伊朗等“疫区”提升为第三级旅游警示的“明快”,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对于源于民间的“呼吁”则显得慎重,指挥官陈时中甚至还拿出图表,说明日本的疫情成长曲线“没有往上翘”,藉以说明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散布情形类似台湾,台湾外交部也使出“拖”字诀,表示会视日本疫情状况“滚动检讨”。

探讨台湾民间何以要求将日本的旅游警示提升为第三级,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台湾已有赴日本关西地区旅游(富山县、岐阜县及大阪府)返台,不适就医确诊新冠肺炎病例;二是日本向来是台湾人最喜前往旅游国家,3、4月的樱花季更是台人赴日本旅游的旺季,第二级与第三级旅游警示的差别不只在防疫,更影响荷包。

从台湾赴日本旅游返台却被检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旅游史”来看,就能合理怀疑日本政府公布的疫情“高度不可信”。

根据日本最新的新冠肺炎确诊“疫情地图”,这名赴日旅游确诊的台籍旅客在日本期间曾停留的富山县、岐阜县及大阪府,富山县目前仍是零确诊病例的“净土”,岐阜县仅有2例,大阪府仅有4例,三地合计人口数逾960万人,台籍旅客却能在短期旅游中感染新冠肺炎,若不是“太幸运”,就是“疫情”高度不透明与失真。

其次,因为日本、韩国新冠肺炎疫情严峻,许多原订前往日、韩赏樱的台湾旅客都选择取消行程,但日本团却爆发出许多纠纷,主要就是因为韩国为三级旅游警示,依规定航空公司必须全额退机票费用且不能收取手续费,日本仍停留在二级旅游警示,旅客若决定取消行程,航空公司可不问理由直接扣除机票费用,又不必出具收据给旅行社,对消费者来说,等同平日辛苦工作所得无端消失,自然引发纠纷。

台湾新冠肺炎疫情已出现“不明感染源”的院内感染,外籍看护工也被感染。(洪嘉徽/多维新闻)

虽然旅游警示的分级影响消费者的荷包甚剧,但这波旅游警示调整因为疫情而起,还是得回归到“防疫”角度来谈。

根据台湾观光局统计,2019年台湾人出境人数达1,710万人次以上,前往日本旅游人数逾491万人次,赴大陆人数(不含港、澳地区)则为404万人次;入境台湾旅客达1,186万人次,大陆旅客271万人次,日本籍旅客则为216万人次。

就两地年度往来的“人流”数量统计来说,2019年台日互访人数707万人次还较两岸之间的675万人次还多,也就是说,台、日民间互动紧密程度其实比起两岸不遑多让,况且,就台湾已公布的4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感染源”来看,“不明感染源”引发的“小区传播”、“院内群聚”显然已经成为下一波重点了。

以此而言,早在一月底、二月初就被列为“疫区”的大陆、香港及澳门地区反而可以因此获得“清白”。

虽说“台日友好”,但在“检疫从严”的标准下,且日本官方公布的新冠肺炎疫情明显失真情况下,“不明感染源”来自日本、韩国的机率其实远高于大陆及港、澳地区,蔡英文政府以失真的数据说明日本的新冠肺炎疫情“没有往上翘”,不只是拿台湾的医疗体系及人民安危“赌一把”,许多台湾人的血汗钱更成为民进党政府对日关系的“政治献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