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蓝绿 台湾民众党这一次扮演“关键少数”

撰写:
撰写:

随着台湾立法院正式开议,握有立法院各委员会排案权的召集委员就变成国、民两大党的新战场,不过有别于先前台湾民众党党主席柯文哲所说,民众党在立法院只取得5席,还谈不上“关键少数”,在这次蓝绿阵营的召委之战,虽然民进党握有台湾立法院多数席次,但相较于2016年民进党自己握有68席立委,2020年仅剩下61位的党籍立委的民进党,显然无法如过去一样充分在8个委员会中充分部署,这也让位居第三大党的台湾民众党在这次召委选举中,得有机会成为左右蓝绿立法院布局的“关键少数”。

卫环委员会抽召委的经典画面,国民党立委廖婉汝先抽签,但未抽中,形同卫环委员会两席召委将由民进党立委刘建国、邱泰源担任。(中央社)

自从身兼台湾民众党主席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与绿营彻底分道扬镳后,时而见到柯文哲的言论四处放火,搞得其幕僚老是为其“失言”善后,打着柯文哲化身进入到立法院的民众党,显然了解“成也柯文哲、败也柯文哲”的道理,维护其欲营造“专业论政”形象牌的同时,也极力避免党团受柯文哲“怨夫路线”所累。

诸如在新一届立法院长投票、《严重特殊传染性肺炎防治及纾困振兴特别条例》的立法过程,有别于老向民进党隔空开枪的柯文哲,民众党在强调该党自主性之余,也留有与民进党立法院党团互动的空间。

而日前的委员会召委选举更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第10届第1会期各常设委员会召委选举,就结果来看,民进党拿到9席,国民党则拿到7席,而民进党在其中三个委员会如:内政委员会、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卫环委员会,为求获得召委机会最大化,民进党必须寻求在野的时代力量与台湾民众党的支持,就民众党的部分,像是在内政委员会中,民进党成功争取到民众党立委张其禄的支持,让民进党跟国民党的配票是5:5:5,在一席召委至少要得到5名立委相挺之下,这使得召委之战进入到“三抽二”的情况,而在司法及法制委员会,民众党立委赖香伶则投给自己,此举也让民进党与国民党的配票呈现4:4:4席,让召委之战顺势进入到“三抽二”的状况。

同属民众党团,先有张其禄支持民进党推出人选,后赖香伶选择投给自己,民众党籍委员如此不一致的行动,实则代表民众党极为微妙且细致的政治操作:让自己成为“关键少数”。

虽然民众党立委张其禄支持民进党的召委人选,但签运不佳的民进党并没有中签,而一旁的国民党立委陈玉珍则开心地笑着。(中央社)

就前者张其禄倒向绿营的结果,民进党未能在“三抽二”的情况下顺利取得“双召委”,只能说民进党立法院党团“签运不佳”;而赖香伶投给自己,虽不向蓝绿任一边倒,她没有站边绿营的结果,实际却让国民党获得一席召委的抽中机率从原先的二分之一提升到三分之二。

回想第9届第8会期的内政委员会召委选举,当时的时代力量党团就因未支持民进党的召委人选受到部份绿营支持者抨击,虽然这种批评总以压缩一个独立政党自我政治路线选择空间为代价,不过遥想时代力量的发迹史,某种程度也让该党不得不须面对与绿营交恶的后果。相对于时代力量有民进党扶持的包袱,奠基于柯文哲光环而进入到立法院的民众党,比起时代力量有着更大的“自主空间”,因此这次民众党籍立委在召委投票的不同调,与过往民众党决议立法院长选举支持游锡堃、副院长则投赖香伶一样,在在凸显一件事情:正因为民众党开放自己与蓝绿大党谈判沟通的可能性,以换取支持,因此现下要轻言定义民众党究竟是为“小蓝”或是“小绿”可谓十分困难,而这或许正是民众党自诩“关键少数”的巧妙所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