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疫情经济 台湾特色“振兴抵用券”能奏效吗

撰写:
撰写:

为因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冲击、同时在疫情复原期刺激民间消费,经过滚动式的政策检讨后,台湾经济部继2019年的“夜市券”,再度提出具台湾特色的“振兴抵用券”,初步规划投入总额新台币20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每人600元至800元,可用于餐饮、商圈、夜市与艺文等四种产业,评估将有35万家业者适用。

台湾经济部继2019年的“夜市券”后,再度提出“振兴抵用券”刺激消费,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表示将依台湾状况来设计使用方法。(洪嘉徽/多维新闻)

疫情发展至今,在防疫之外,如何因应疫情给经济带来的影响是重中之重的课题,特别是民众为了防疫而足不出户导致消费需求不振,连带影响到仰赖人流的旅宿、交通、餐饮等行业。加上台湾有2009年马英九“振兴消费券”的经验,因此有民众认为与其安排繁琐的抵扣规则,不如直接使用消费券或是现金的模式。

回到台湾消费券的发展历程来看,蔡英文政府会繁琐规划有其原因。过去,为了解决2008年金融海啸带来的经济不振,马英九政府推出“振兴消费券”,希望能借此刺激台湾内部消费,提升经济成长率。

虽然蔡英文政府不愿以“消费券”的形式处理,不过其相关举措某种程度上依然是马英九政府政策经验的传承。图为2009年至2020年马英九与蔡英文政府消费券或抵用券政策表。(黄雅慧/多维新闻)

不过,根据2009年的消费券成果报告得知,其带来的成效仅提供0.28%-0.43%左右经济成长率,与原先设想可贡献0.63%成长率有些差距。此外,依照民众惯性,在使用消费券上,其实大都选择贴补到日常支出,甚至拿消费券购买进口产品,所以消费券对于促进台湾内部消费成效有限,有些消费支出反而移转国外。

也因此,當2015年台湾再度受到全球经济景气低迷影响而不见起色的时候,时任行政院长毛治国提出“振兴消费计划”,这时,在补贴规划上就显得相对谨慎,对于锁定的项目个别给予补助,比如针对“节能省水”产品、“网通数字”产品与“国民旅游”等等。

虽然蔡英文政府不愿以“消费券”的形式处理,主要是希望在政治上与马英九有所切割外,但实际上,蔡英文政府的相关举措某种程度上依然是马英九政府政策经验的传承。

不过,此次欲推出的“振兴抵用券”是否能有效果的确备受考验,一个参照的标准是2019年发放的夜市抵用券,当时主要为了因应大陆禁止陆客赴台自由行的冲击,所以蔡英文政府推出“国旅补助”方案,并搭配发放“夜市抵用券”200元。根据台湾经济部统计,该券回收率 65%,且宣称创造超过10亿元的商机,但其实“国旅方案”编列了36亿元的预算,加上夜市券的5.8亿元,总和后从成本效益来看,贡献有限。

2015年时任行政院长毛治国(右二)提出“振兴消费计划”,对于锁定的项目个别给予补助,比如针对“节能省水”产品、“网通数字”产品与“国民旅游”等等。(台湾行政院)

此外,新版的“振兴抵用券”面额不大,而在繁琐的规定中,配合的商家是否够多、且是否能确实起到刺激台湾内部消费效果仍值得商榷。这时,更应该问的是,使用消费券或补助方式救急是否有效?

以往,补助或是现金补贴等现金移转支付,多是使用在弱势或是低收入等减贫政策上,一般称为“有条件现金转移”(Conditional Cash Transfers,简称CCTs项目),在某些国家,这样的策略在减贫上有其作用与成效,但拿来刺激消费是否有效,就得打上问号。

为了因应陆客减少对观光业的冲击,蔡英文政府推出“国旅补助”方案,并搭配发放“夜市抵用券”200元。(中央社)

今日,为何刺激消费需要使用到全民补贴?其实,这跟台湾整体财经环境有关。刺激消费的政策工具有许多种,但是台湾央行从过往多次降息到现在的利率已经很低,这表示央行使用货币政策的作用有限,因此只能仰赖财政政策来解决,但政府又难以退税,所以又只能采用消费券或补贴的方式,因为这种形式速度快,且容易得到民众支持。

然而,这种短视近利的做法对台湾经济帮助可能有限,更突显台湾经济长期遗留的问题;同时,针对不同的情况应该要有不同的解决方案,用补助救急,虽然可能如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所言“立竿见影”,但这招不是万灵丹,政府还是得有进程地、因時因地评估各种问题、并记取各种教训,才能提出最适当的因应对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