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内排外又反中 台健保修法乱剑错指“中国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加深台湾民众“疑中心态”。图为台湾民众排队领口罩。(洪嘉徽/多维新闻)

在台湾这块土地上,任何议题只要事涉两岸,再专业的问题往往不免被混入政治,终于蓝绿红黄搅一起、千丝万缕厘不清。评析蔡英文2016年大选的胜出,专门检举“台独”的艺人黄安可谓贡献良多,当时韩国团体TWICE周子瑜选前一天的两行泪水,激起台湾民众的对抗意识,绿营彼时即主张要修《全民健康保险法》,增设“黄安条款”,调高纳保门槛,即闹得沸沸扬扬。直到此际,台湾受新冠肺炎疫情波及,“疫发抗中”的社会氛围再度卷土重来,伴随台湾健保即将破产的讯息,加上如黄安等公众人物予人“寄生台湾”的负面形象,还有武汉台商返台包机一事,引发台湾社会对于在此防疫关头,当多大程度容置陆配子女赴台、以及适保资格等强烈的两极反应。具象化“舔共仔”、“不爱台的人”、“非台湾人”等,遂成为新一波台湾人安内排外的情绪宣泄对象。

台湾人眼下的这股情绪,混杂了感性的政治意识,以及理性的现实状况,以台湾目前健保的状况来看,若不尽快修正,到了2021年确实会有破产危机,台湾健保署长李伯璋近日对外坦承,健保财务已亮起了“红灯”,若继续采行现有的费率,2021年健保累计收支只够8天支出所需。不过台湾健保署所指造成健保濒临破产的问题,并不是一些炒作民族情绪者所称的“寄生台湾”问题,主要是台湾人爱看医生滥用健保资源所致。

疫情挑战健保:谁不是全民?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自2011年至2019年,台湾民众每年平均就诊次数居高不下,2,300万纳保人中,每天平均有一百多万人在医疗院所就医,且每人每年平均就医15次。而台湾民众一方面高度仰赖健保给予的照护,另一方面,却又不愿意调涨保费,导致健保财务危机的消息频繁传出。换言之,如果解决健保危机的方式,并非是对症下药,而是情绪式的宣泄,肆意找人来开刀,今天斗这家,明天斗那家,厮杀后健保破产的危机仍将无解。

鉴於专家们多年来疾声呼吁,台湾民众对于健保危机的现实困境,其实略知一二,但台湾人在正面回应健保永续的难题时,却又显得左支右绌。尽管台湾健保存在保险意义的使用者付费精神,但更多体现的实则社会福利概念,普遍来说,台湾人基本支持、也乐于享受台湾健保惠及全民的善果。然而,尽管台人理解健保以涵盖全民为原则,但当健保财政收支面临吃紧,大众又不乐见调涨保费时,“羊毛出在羊身上”的使用者付费制度於焉受到放大检验。

简言之,全民健保的“全民”意涵受到了挑战与切割。这个问题问得容易,回答却十分困难:谁不是全民?或不当成为全民保障的对象?

就理法而言,台湾健保现行保障具有中华民国籍者,旅台的外籍与陆籍人士(含配偶)的适保资格则另行规范。其制度涵盖全民的初衷,旨在全面覆盖以摊提全社会的医疗成本。然而在两岸特殊的政治环境下,因政治与认同的分歧,长年酿生台湾人认同与中国人认同之争,“认同中国就去当中国人”的说法并不罕见於网民情绪。尔今,健保修法拟设“黄安条款”,提高海外台人的纳保门槛,其实只是这套思维的延续,於健保原有的全民概念,增添了一道抽象的、具意识形态审查的过筛:拒斥非台湾人认同、不认同台湾体制者。

优越底下的玻璃心

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大陆经济崛起,两岸实力消涨,在彼此政经竞争情绪仍存的情况下,台湾人早已存有“大陆胜过台湾”的忧虑,甚或失败主义。同时,大陆民众也因经济物质的满足,尔今看待台湾自然已不落人后,甚至有了“自高一等”的自信,而部分赴陆发展的台湾人,也因共享了大陆经济成长的果实,对于中国大陆体制抱有更高的接受度与讚许,部份人或基於表态、或基於“爱台心切”,时而批评、挑剔台湾发展的各种缺失,凡此“离台、亲中、又贬台”的言行,长年刺激著本就敏感且脆弱的台湾社会神经,进而给予台湾民众仇恨、不甘情绪的孳生空间,只待“东风”吹来,便反覆爆发。

是此,当自诩“台独克星”黄安返台看病时,原陷两岸发展失衡焦虑的台湾民众,终于找到了台湾相比大陆更加优越的地方──医疗水準和全民健保,并以此作为施力点,针对“黄安们”平常对台湾的指指点点,反射性地将这类人物,从台湾人的概念中踢了出去,并贴上“舔共”的标签。尽管黄安还持有中华民国国籍,民众依旧紧抓着黄安都在大陆发大财,以长期不在台湾为由,硬将之指为“中国人”,各种五花八门理由的潜台词,就是不爽“黄安”“这类人”使用台湾的健保资源。

台湾在这波新冠肺炎疫情中,相关因应措施受到多国媒体推崇,使得民众对行政团队的满意度激增。图为台湾疫情指挥官、卫福部长陈时中。(洪嘉徽/多维新闻)

辅以台湾目前的防疫成果尚佳,就各项数据与疫病可控的程度,皆远较中国大陆良好,这也让台湾内部激昂的反中人士找到另一个施力点,猎巫那些赴陆台商,控其不爱台、舔共,甚至连滞留湖北血友病童的母亲“不感谢台湾政府”、“曾是中国人”等因素,都成了偏激者的出征理由,意识形态亢奋下,连带所有在台陆港澳人士均受其害。

可以说,台湾人的情绪因素,是这次《健保法》修订“黄安”条款,之所以能成为原因的原因,当然背后所指的,就是那些“中国人”。

健康权不应遗漏任何人

从数据来看,部分台湾民众不喜欢的陆港澳人士,在台湾的医疗支出确实大于收入,不过差距不大,以2016年的数据来看,近5年支出比收入多4.25亿新台币(1台币约合0.03美元);旅外台湾人的医疗支出,每年约高达2.8亿新台币,所占比例虽然不高,但确实有积欠健保费的漏洞。从逻辑上和事实上,使用医疗资源较多的,理当落在老年族群上,2018年的数据也显示,过去台湾65岁以上的老年人占就医人数14.26%,花费2,612亿新台币,占整体的37.2%。这些数据戳破了部分政治人物指陆港澳人士“拖垮健保”的话术,而台湾健保属于社会福利的一环,台湾没有理由、也不应该将特定族群给一刀切,因此,只能从调涨费率、增加纳保对象,或是设法减少滥用健保资源、防堵漏洞等方式切入,维持台湾健保的永续运作。

况且,若如部分偏激台湾人士所言,一律禁止在台陆港澳人士使用台湾健保资源,眼下最直接的,即是造成防疫漏洞的可能。同时,对比台湾高调以“健康权不应遗漏任何人”为诉求,冀盼世界卫生组织(WHO),内政作为却合理化排除陆港澳人士纳保,无疑立场矛盾,也自打嘴巴。

尽管现在两岸关系不佳,台湾社会反中情绪高涨,但政治人物只要提修法,除透过感性诉求争取舆论支持,或是準确掌握舆论动态,顺势推动修法,也应当要赋予更多理性的思考,就法论法。《健保法》当修则修,但切勿被民粹浪潮牵着鼻子走,台湾自诩人权立国,法律一改动全身,立法者,不可不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