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流浪犬袭人事件频传 猫犬保护政策引批评

撰写:
撰写:

2020年3月2日,1名台湾新竹市的男子在夜间溜狗时遭到流浪犬的攻击,男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宝贝狗,惨遭流浪犬咬断鼻子。事发地点并不是偏僻的乡村小路,而是人来人往的公园;由于是不属于任何人的流浪犬攻击事件,受害者只能自认倒楣,无论地方或中央政府都不会对医药费进行赔偿。

这不是孤例,2019年7月,彰化市一处养鸡场遭到大群流浪犬侵入,60多只鸡遭到咬死;5月,彰化市一名高三男学生骑单车时遭到流浪犬追逐导致摔车,颅内出血一度命危;4月,台南市一名小六女童被父亲骑机车接送时时同样遭到流浪犬追逐摔车,女童住院67天后宣告不治。

地方政府因无法管控流浪犬数量,导致流浪犬暴增并且袭击畜牧所与人类而遭到批评;但是同时地方政府也有口难言:因为流浪狗在中央零安乐死的政策下,收容所爆满后无法再收容,野外数量便无法控管。例如,传出特别多流浪犬袭击事件的彰化市,流浪犬数量已经从7,000只暴增到1.6万只,甚至于2019年11月时出现收容所“四狗同笼”的景象,还遭到动保团体抗议其收容方式“不人道”,于2020年3月才添购货柜扩大收容空间。

事实上,根据许多台湾网路爱狗社团的回报,从台湾最北的台北到最南的屏东,没有一间收容所有空位,如果因为流浪犬袭击事件而捕捉回来后,也只能“硬塞”。

台湾流浪犬问题渐趋严重。(中央社)

2014年,动物保护记录片《十二夜》上映,描述收容所中无人认养的犬只在等候12天后就要安乐死的情境,票房破6,000万新台币(约合200万美元),让许多名人观影后呼吁反对动物安乐死,对“零安乐死”立法的推动有极大影响。

2017年2月开始,台湾对狗猫等动物实施了“零安乐死”法律,在未有完善配套下,仅要求收容所不要进行安乐死,结果就是收容所爆满,流浪犬问题不减反增,更有越来越多的人抱著丢弃动物“他们只是进到收容所不会死的心态弃养”。即使近年推动“领养代替购买”的宣导有所成效,但是从收容所领养的犬只数量仍然远远比不上野外增加的流浪犬数量。

根据台湾收容所兽医的估计,全台流浪犬中至少一半都是弃养犬。特别是有些饲主以“放养”为名,放任犬只在外自由活动,事实上与流浪犬相差无几。这些犬只在野外交配并生存下来的后代,造就了另外一半的“野犬”。

由于台湾“动物保护法”的箝制,一般人不能随意伤害动物,即使是流浪犬。去除人类的威胁后,即使是高山,只要在近人生活圈里犬只可说毫无天敌。2019年5月,彰化市就发生有家猫遭到十馀只流浪犬分食的惨剧;1月时于南投也发现一级保育动物“石虎”遭流浪犬攻击致死的尸体。

由于动保团体的倡议,台湾对猫狗动物的保护无微不致,但对流浪犬也纳入保护的情况下,反而造成野外动物的浩劫,甚至伤害人类,“动物保护法”沦为“可爱动物保护法”,投入资源与执行力甚至超过保育类动物。

另外,部分“爱心人士”专司喂养流浪猫狗,以致于流浪狗呼朋引伴,越喂越多,地域性强烈的流浪犬甚至会将喂食地点视作“地盘”,才会出现追逐、驱赶路人的行为,影响居民行走安全,喂食行为也造成环境污染,甚至可能传播疾病。这种行为至今(2020年)无法可罚。

2016年5月,在“零安乐死”法律实施之前,一名在收容所为流浪犬执行安乐死的年轻女性兽医自杀身亡。女兽医生前于2年内执行逾700件的狗只安乐死,遭到许多网路谩骂,被称为“刽子手”,甚至诅咒她“下地狱”。据同事说,女兽医承受很大压力,即使事实上她任职的收容所当时是全台湾领养率最高、安乐死比例最低的。

为此,《十二夜》团队已于2018年启动续集《十二夜2:回到第零天》的募资计画,希望更深入的探讨流浪犬问题;连《十二夜》导演Raye也认为,若没有解决流浪犬源头如弃养、非法繁殖场等问题,她是支持人道处理(安乐死)的。

动物保护,本来是一种“推己及物”的善良表现,然而若没有通盘的考量,结果反而伤害了更多无辜动物甚至是人类,正应了西谚:“通往地狱的道路每由善意铺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