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两架武汉包机 为何成了文明与野蛮的对比展示

撰写:
撰写:

横跨3月10日到3月11日的夜晚,武汉台人第二批包机,分别在中华航空(台湾)与东方航空(大陆)执飞下,顺利降落台湾桃园机场,至此,两岸关于专机的争议看似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新模式而和平落幕,但是在两岸共派飞机的“双飞模式”之下,一种新的高下对比又被台媒所塑造。

台湾中华航空执飞的第二批武汉台人包机,于3月10日深夜抵达台湾,采取横滨模式的华航也受到台媒高度评价。(中央社)

华航的英雄叙事与东航的处处疏漏

在这种对比中,华航被赋予一种“英雄叙事”,而东航则是相形见绌。先来说华航的英雄叙事,这包含几个特点,第一,是在起飞前发现有乘客体温过高,因而滑回停机坪重新检查,最后虽然班机延误起飞3.5小时,但被认为是“谨慎起见”,台媒报道几乎都以正面看待;第二,则是华航比照此前台湾在日本撤侨的“横滨模式”,规定所有乘客全程一律穿着隔离衣、配戴防护面罩与口罩。在这个英雄叙事中,华航(及其背后的民进党政府)非常完善地做出了机上防疫的安排,展示了先进性。

另一方面,深夜起飞、凌晨才降落的东航班机则没能得到台媒太多的赞许,反而略带责备意味。例如,台媒大规模以不无指责意味的标题报道东航拒绝比照华航给乘客穿防护衣、仅同意戴口罩,对此亲绿媒体《自由时报》语带无奈指出,东航不准乘客穿着防护衣,“在沟通无效后,我方将强化降落后的防疫准备工作”。最后,东航飞机降落在桃园机场,事实揭晓,画面显示下机乘客均有穿着隔离衣,另一绿媒“民视”因而改为报道“东航包机称不需要防护衣,我方坚不退让才妥协”。看起来,东航处处慢半拍,还需要台湾政府的“教训”,才愿意采用“正确”方式。

上述两种围绕防护衣物的报道叙事,凸显出华航的“高标准防疫措施”、以及并未明言的东航的“低标准防疫措施”,由此两岸对防疫的重视跟可信度,似乎高下立判;但追根究底,其实这种文明与野蛮、谨慎与大意的对立,正是刻意塑造而成,而这种刻意塑造,可能为两岸关系更添口水,不能带来实质帮助。单就东航隔离衣事件来说,依据“联合新闻网”报道,知情的乘客家属指出,武汉天河机场柜台本就有准备300件隔离衣供乘客在登机前穿着使用。

大陆东方航空的班机,因为两岸双方各执一词的原因,直到3月11日凌晨4时方抵达台湾。(中央社)

政治口水战让两岸得之不易的合作与互信荡然无存

无奈的是,两批包机都因为政治因素而产生口水战,2月3日深夜第一批首班包机抵达台湾,民进党政府起初对大陆表达感谢,但随着2月4日一名台商确诊,台湾开始大力攻击大陆检疫疏漏,两岸互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防疫口水战,第二批包机也一再延宕;而第二批飞机则遇到台湾“党政高层”在媒体放话指涉东航防护不佳、中共百般刁难;大陆官媒“新华社”也报道台湾多方阻挠登机名单的更新。

这些口水战的发生,都使原本纯粹的健康权利人道议题,染上浓浓的政治味,更让两岸好不容易达成的合作,再次回到谩骂的原点。单就第二批的情况言之,不论是上机名单可否因为空位而增补、体温与核酸检疫是否足够、是否必须全员都穿戴隔离衣与防护面罩,甚至是确切的起降时间,本该在事前经由两岸协商而确定,但最后都在乘客降落后,两岸官方与媒体又发生互相指责、推诿的声音,从首班包机到第二批包机已过月余,面对各种状况,双方都应设想周到,如果事前就能有共识,事后又怎会被拿来做文章?

目前看来,台湾所强调的“横滨模式”,其实不仅包含自派飞机与检疫人员,更有要求乘客必须全身关穿戴防护设备的内涵,但是“横滨模式”所要展现的,仅仅只有防疫必要吗?恐怕其中更隐含台湾防疫的优越性信号,而这种优越信号,在绿媒塑造的东航与华航的对比之下显露无遗。

台湾对大陆,或者两岸对于彼此,都有某种优越感在作祟,这本来没有对错,但是就防疫来说,真正的要务不应该是优越感引起的政治口水,而应聚焦在人民健康跟民众返台愿望的达成。这次台媒对武汉第二批台人包机的后续报道告诉我们,两岸之间最可怕的挑战不是病毒,而是强烈的文明与野蛮的区别意识,双方若是始终不愿真正对等尊严看待另一方,则两岸和平仍会是充满障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