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美议员致函要求“WHO纳台” 找错对象提错问题

撰写:
撰写: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延烧,美国本土确诊案例也日益攀升。值得留意的,美国“共和党医师联机”其中16位具医师专业的众议员于3月6日联名致函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呼吁邀请台湾参与WHO各项会议与活动。

确实,以目前全球防疫举措来看,台湾在数据、政策的表现皆为世界数一数二,倘若有机会参与WHO,必然对于全球防疫有所帮助。但众所皆知,WHO虽是卫生组织,但是联合国(UN)下辖附属机构,本质上更像是高度政治化的场域。而身为世界龙头的美国,竟由国内众议员联名呼吁WHO,是否有找错对象的可能?

美议员指出,像新冠肺炎这类危险且无法预测的传染性疾病需要全球团结一致努力、协调,限制台湾取得保护公共卫生的实时信息及重要资源,并不符合台湾及国际社群利益。(Twitter@Brian Babin)

据台媒中央社报道,美国国会“共和党医师联机”(GOP Doctors Caucus)里头的众议员,于日前联名致函给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就WHO排除台湾参与表达严正关切,并以医师立场呼吁谭德塞邀请台湾参与WHO各项会议、机制及活动。简单来说,美国众议员写信的用意,无非敦促谭德塞无视中国大陆的压力与欺凌,应让台湾参与WHO。

引言也提过,以台湾近期防疫表现,确实无不让台湾进入WHO的理由。但是,WHO作为全球促进卫生改善的组织,其运营成本相当依赖各国政府的捐款,而资金的贡献往往左右组织内部权力从属关系。

举例而言,长期占比WHO捐款金额第二名的国家-日本(编按:2010年日本捐款WHO也是排名第二),于2011年12月发生福岛核灾,当时与WHO共同调查核灾事件的山下俊一(Shunichi Yamashita)教授,曾在公开场合提到“保持笑容,辐射就不会伤害你,愁眉苦脸,辐射就有危害”,随后WHO的口径也与日本一致,此举似与普罗大众对于辐射伤害人体的认知南辕北辙。

特朗普上任之后,大幅删除美国政府捐赠国际组织的预算,看似走向“孤立主义” 。(AP)

再者,更不用说WHO受捐款第一名的国家-美国,2009年美国本土发生H1N1流感疫情,WHO也提出了类似今日各国先前对中国大陆实施禁运、禁航的建议:“请各国不要关闭边境、并且不要实施旅游限制。”WHO此举目的是防止受灾国、邻近国家地区遭受严重的经济打击。但显然的,其余国家政府,乃至老百姓当然不会相信这所谓的“鬼话”,依然“顾”我实施边界封禁。

坦白说,就WHO的组织高度,说出这类的建议,当然也是出于“安定人心”,避免全球恐慌的道德劝说。然而,无论是从过往经验,或是国际多份研究WHO报告素材看来,WHO之于全球卫生的“建言”其实与资金来源企业、国与国角力拖不了干系。尽管WHO总干事选举已从30多国代表组成的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Board)“闭门投票”制改为成员国“一国一票”制,但观察总干事选举期间还得走访八大工业国、乃至中国大陆争取支持,就能嗅出WHO并非单纯的“增进全球卫生福祉”的国际组织,它依然得在国际间的权力游戏行走。

也因此,当了解WHO运作乃奠基大国角力时,为何美国共和党的众议员不直接公开要求同为共和党出身的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事实上,谭德塞当初在竞选WHO总干事之际,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也是倾向支持,然而在特朗普就任后,则是完全另一回事。主因在于,谭德塞拟欲推行的医疗保险制度立场与特朗普的意见相左,特朗普甚至还要求美国大幅删减对WHO等国际组织捐助的资金,更遑论美国政府是WHO目前最大的欠款国。这类事實情况,当然不能怪罪中共逐渐掌握WHO等国际组织。毕竟,权力本就是你争我夺,很难有真空的情况发生。

所以,当美国众议员有意为全球、台湾人民的健康福祉着想,还不如赶紧建议特朗普,别再删除捐赠国际组织的预算,赶紧将未还的款项理一理、清一清,否则不出钱、也不出力,怎可使WHO推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