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火炮大练兵】台军重炮轰断毛泽东“绞索”的真相

撰写:
撰写:

自从1949年国民党在内战里全面溃败撤退至台湾后,两岸在肃杀的冷战年代里又相继爆发过多场冲突,尤以1954年至1960年间于金门展开的几场炮战最为激烈,其中最为台湾津津乐道的便属1958年的“金门炮战”(台湾称八二三炮战)。在这场炮战中,台湾国防部宣称金门岛承受解放军47万4,910发炮弹,但在台军英勇奋战下粉碎中共“血洗台湾”的企图,保障台湾的“自由民主”。然而,若仔细爬梳当年的时空背景,还原两岸与美国间的明争暗斗,便知道这场炮战实有更耐人寻味的政治意涵,绝非纯然军事比拚。

1958年金门炮战时的台军伤兵(凤凰网)。

1954年,朝鲜战争的硝烟尚未完全散去,美国就有意筹组包含台湾在内的东南亚条约组织(SEATO),建立一个反共的军事集团。而台湾在美国的支持下不时侦照与轰炸大陆沿海,并劫夺外商船只导致大陆外贸颇受干扰,尤其1954年6月苏联油轮图阿普斯号(Tuapse)遭台湾掠夺的事件最震撼国际。因此为了打破美台签署军事条约进而扩大对沿海的封锁范围、以及阻止“两个中国”的国际舆论,解放军于1954年9月3日向金门发起炮战。

不过由于解放军当时尚未完全掌握闽浙制空权,福建鹰厦铁路也未修建,因此对金门的炮击更多是威吓性,身为开国上将的福建省委书记叶飞(1914─1999年)就坦言过:“不修鹰厦铁路不行,否则根本无法解决金门问题,空军也无法进驻福建前线”。因此彼时中共制定的战略是“从小到大,由北向南,逐岛进攻”,没打算当真登陆“解放”金门。不过那场炮战仍造成两岸一定死伤,且根据金门防卫司令官刘玉章(1903─1981年)的回忆,至少有两名美军顾问阵亡。

解放军的轰击未能阻止台湾与美国于1954年12月签订《中美共同防御条约》(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但攻占浙江沿海岛屿的步伐也未停下。1955年解放军相继夺下一江山与大陈列岛后,对蒋介石政府的心理打击颇不小,且美国拒绝让防御条约适用于闽浙岛屿,还不时力主台军放弃金门、马祖,这让中共察觉美国对蒋介石的协防意志有所局限,遂紧锣密鼓地筹划下一波军事行动。

解放军攻取一江山岛后,逐渐扫清台空军对浙江沿海的威胁。(新浪网)

1958年1月,叶飞、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1913─1986年)和空军司令员刘亚楼(1910─1965年)等人,向中共中央军委报告空军进驻福建的事宜,并提到“如果我们抓住金门、马祖这两条小辫子,估计经过几个月的斗争后,蒋介石可能为了保存金马的十一万兵力而停止对福建地区的轰炸”,这就替即将到来的炮战定了基本旋律。最后中央军委拍板决定炮轰金门、但不登陆作战,希冀借此迫使台军自动撤退。为了眩惑国际视听,1958年苏联赫鲁晓夫(Nikita Sergeyevich Khrushchev,1894─1971年)于7月至8月初访华后不久,解放军便大肆炮击,这令美国怀疑中共是否得了苏联的暗助。

为了这场炮战,解放军准备了仿制苏联M-30式122毫米榴弹炮、国产化不久的54式122毫米榴弹炮、152毫米榴弹炮等重炮多门,连苏联制B-13型130毫米舰炮也被当作岸防炮使用,总计调动459门火炮、80多艘舰艇与飞机200架。虽然台军在金门也部署M2A1 105毫米榴弹炮、M1 155毫米榴弹炮、M2 155毫米加农炮,但在数量上不具优势,因此甫一开打便吃了大亏,导致正在金门视察的台国防部长俞大维(1897─1993年)负伤,金门防卫部三位副司令赵家骧、吉星文、章杰也全悉数阵亡。

由于要摸清美军究竟愿意出多大力气协防金马,中共指示各军“不主动攻击美军,若其入我领空领海,我坚决打击之”。同时,周恩来还伺机宣布中国领海为12海浬。虽然美国拒绝承认,但也因此停止全程护航台湾运补金门的舰队,只肯停留在公海上。毛泽东还于内部会议上宣示“绞索政策”,形容金门马祖如今成了套住美国的绞索,“只要有这两堆在这个地方,他得关心,这是他们的阶级利益……他赖着不走,就让他套在这里,无损大局”。也正是为了“套住”美国,故解放军对金门始终是打打停停、打而不登、围而不死,存心拖住台湾与美国的力量。

美国原本以为中共打算顺势统一台湾,因此面对台军的求援,颇不愿耗费精力防卫金马小岛,只想再劝说蒋介石专守台澎,好借此加剧分离两岸。但经台湾的多番求助、与美国逐渐察觉解放军的进攻似乎以政治成分居多,遂才于9月同意出借驻守于琉球基地的12门8吋自走式榴弹炮(M1 203毫米榴弹炮),以供金门守军使用。台湾为此士气大振,特地制定“轰雷计划”运输这12门重炮,并以在电文里以“特种武器”称呼之。待重炮部署完毕后,台军迅即发炮还击,令解放军与厦门一时之间也颇有死伤。

因此,在台湾方面的论述中,美军提供的8吋炮成为扭转战局的秘密武器,甚至声称解放军以为遭原子弹袭击,厦门车站也遭击毁。然而实际上,8吋炮威力虽大,但解放军从未以为台军扔来了原子弹,且击中厦门车站的乃155毫米加农炮。更重要的是,中共的盘算从来就不是真心要一举攻取金马进而拿下台湾,政治威吓才是主要目的,故比较双方武器质量或死伤人数根本不是评估炮战意义的重点。1960年解放军再度向金门发起的“六‧一九炮战”,亦是出于类似的考量。

美国支持的8吋榴弹炮,被台军视为战胜解放军的秘密武器。(金门观光旅游网)

在炮战期间,中共既向美国或硬或软地宣示底线、又派出密使曹聚仁同蒋介石商量统一条件,最后终于迫使美国恢复中断许久的波兰华沙大使级会谈,同时也看破美台军事同盟的范围仅在台澎,故在10月政治局会议上决定金马台澎的统一得“一揽子”解决,以免造成美国处心积虑制造的“两个中国”出现。而中共最直接的收益,就是从此掌控大陆沿海制空权,让台军战机罕能再大规模、多架次地轰炸东南省分,保障沿海人民的安全与生产。这些复杂又巧妙的政治算计,与台湾所宣传的“光荣胜利”简直是天差地远。尔后解放军刻意对金门实施“单打双不打”的炮击,也是为了渲染紧张感,令蒋介石不自金马撤军,绝非台湾认定的解放军落败故得以此找台阶下。

而且讽刺的是,当炮战结束后,美军很快就取回出借的其中6门自走式8吋炮,改以机动性略差的牵引式代替。且蒋介石虽获得美国保护金马外岛的承诺,但也在与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1888─1959年)的联合公报里被迫写下反攻大陆的主要途径“为实行孙中山先生之三民主义,而非凭借武力”,被限制反攻的主动性,也引起内部诸多不满。而对于美国与中共的华沙会谈,蒋介石更只能“既不能反对他此一为己的行动,但亦决不敢赞同其此一政策”,凸显对美国的无奈依附。

至于对美国来讲,这几场战役既加深自朝鲜战争后不再同中共发生“热战”的认识,又更显露在政治上不能回避中共的事实,故得回到华沙继续同中共会谈,这替往后中美关系正常化奠下一定基础。因此,台湾惯就军事论军事的角度评析两岸炮战,委实太疏忽背后的较量;对个别武器的吹捧,则是不了解战争成败乃综合实力决定的本质,更逆转不了两岸力量对比巨大的事实。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