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官方提“华为条款” 看似捍卫主权却忽略了什么

撰写:
撰写:

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于当地时间3月11日修法通过《电信终端设备审验办法》,规定在手机外盒、说明书、系统软件和内建韧体,只要标示“中国台湾”的电信终端设备,包括手机、平板等,将不发给型式认证的审定证明,即使取得证明,但被发现违规,限期改正后仍未更正者,将撤销证明不得销售。

华为于2019年11月发布Mate 30系列手机,在界面上将台湾名称改为“中国台北”而遭到台湾NCC要求限期改正,华为最后决定部分手机干脆退出台湾市场。图为华为在西班牙举行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展示MATE X手机。(新华社)

之所以修正这项规定,起因在于华为手机先前被发现有三款在屏幕显示“中国台湾”,包括HUAWEI P30、HUAWEI P30 Pro、HUAWEI nova 5T,虽然这三款手机目前都已不在台湾贩卖,但NCC鉴于这些案例,“属为中共从事具有政治性目的的宣传,损害我国家尊严,误导或贬损国格”,为维护国家尊严,故修正《电信终端设备审验办法》第20条第2项第4款规定,这个规定也因而被台湾媒体称为“华为条款”。

而对大陆手机大厂华为而言,设备的名称显示也让自身陷于两难。华为于2019年11月发布Mate 30系列手机,一开始的繁体中文界面显示“台湾台北”,遭大陆网民批评是“卖国”,因此华为将台湾名称改为“中国台北”,却反遭到NCC要求限期改正,否则将禁售,在难以两全的困境中,华为部分手机最后干脆选择退出台湾市场。

台湾舆论认为,NCC此举是维护并彰显了台湾主权,不过必须问的是,在捍卫台湾主权之余,是否忽略了甚么?

从政治的层面来看,“华为条款”是希望透过规范电信设备市场来达到主权的宣示,加上目前两岸之间处于紧张状态,如果站在行政单位角度、或是台湾社会“反中、抗中”的舆论立场,对华为设防情有可原。不过,在全球5G发展过程中,华为仍扮演领头羊的角色,这也导致西方国家与之陷入拉扯状态,欧美国家一方面想要遏制中国大陆势力扩张、但目前又无法在华为之外找到其他5G技术方案,所以仍有部份地区,像是英国就不畏美国压力选择妥协。

做为台湾掌管传播通讯事业的主管单位台湾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应该在台湾数字通讯上累积的优势上思考如何对数字时代进行监管。(中央社)

而此前台湾禁售华为Mate30手机,其实也限缩了台湾消费者使用华为5G手机的机会。回头来看,台湾从政治角度上可以选择与西方世界站在一道围堵华为,但如何发展和壮大自身的网通电信建设的根本问题,不能因为“捍卫主权”这面旗子就回避掉。也因此,更应该问的是,难道在手机设备上改名就能捍卫“国格”吗?

如果从长远计,NCC做为台湾掌管传播通讯事业的主管单位,思考如何能建立台湾在数字通讯上的优势,可能才是最主要的任务。因为网络的发达,通讯传播快速,5G时代已经到来,如何在网络无所不在的时代进行规范是第一要务。

其实,就连中美两大国也在思考如何监管网络时代的通讯传播事业,而有良好资通讯产业基础的台湾,更有资源、且应有更具前瞻性的远见看到这股趋势,台湾应该在先前累积的基础与优势上,在全球最迫切的议题中同步思考务实的问题。包括针对过时的传播法规顺应数字时代进行修正,还有对于台湾多数业者企盼的“数字汇流”法规能尽快立法,这才能实质壮大台湾的建设。

NCC修法增加“华为条款”或许能获得台湾舆论的青睐,不过若将目光放宽放远,现在将主要精力都只放在表面上的捍卫主权,可能将会错失更多建设台湾、并增强台湾立足国际实力的时契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