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子书出版大降6成 图书馆帮助还是挡住出版财路

撰写:
撰写:

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在世界蔓延,到2020年3月13日,全世界已经超过13万人确诊,疫情蔓延时,很多人都选择尽量待在家里避免外出,减少被传染的可能性,在家阅读也成为很多民众的休闲选择,特别是不用外出采买的电子书,拥有传播的优势,凸显了电子书的发展优势。

电子书近年来被视为是推广阅读的新形式以及振兴出版的强心针,但数据却显示台湾电子书出版量出现大幅度的下降。根据台湾的国家图书馆的报告,2019年的电子书新书只有1,591本,比起2018年下降了超过63%。虽然台湾出版业的衰退是一个长时间的现实,例如2019年台湾的全部出版品是3.681万本,18年来第一次跌下3.7万本,跌幅5.89%;但是,同一个时间的电子书的跌幅却超过这个的10倍。

更加奇怪的是,如果台湾全体出版业的衰退还可以说是因为销售和获利降低的关系,但是电子书的的销售和阅读量却明明都是增加的。根据国家图书馆报告,2019年上半年的电子书销售额比2018年同期增加超过64%;根据网路书店龙头博客来报告,2019年的电子书营收增加1倍,读者阅读册数更增加1.8倍;根据电子书公司读墨的报告也显示,消费者阅读时间增加了75%,消费金额更增加了80%。

台湾出版品数量连年下降。(国家图书馆供图)

民众想看电子书却找不到

根据台湾教育部的调查,台湾的所有图书馆于2019年的电子书借阅册数超过255万册,比2018年增加了81万册,成长幅度接近五成。但是同一个时间,电子书的出版数量降低了超过六成,形成民众“想看电子书却找不到电子书的版本”这样的情况。

其实,台湾虽然有价格低廉、速度也不慢的网络服务,但是电商程度化却相当低,许多民众的消费习惯也还是出门购物、用现金结帐,所以,2019年电商在总零售业的占比大约是5%,比中国大陆的超过25%要低很多。同样的,电子书销售的占比也一直拉不起来,大约也只有总出版销售额的4%至5%的程度。

在台湾,“网络”和“盗版”是被连在一起的,许多出版方将“电子书”当做是“洪水猛兽”,除了害怕在网络上流传的盗版外,也害怕如果自己出版电子书,就会进一步影响实体书的销售。

出版社应该和图书馆合作

其实,因为电子书的零售价比实体书还要低,所以出版社担心会有“排挤效应”,是可以理解的,也就是说,就算电子书的销售额提高了,但如果消费者不是买电子书而是买实体书的话,销售额不就会更高了吗。

同样的,图书馆的借阅量也是,只是反应了民众愿意阅读电子书的意愿提高了,不代表电子书潜在的销售客户也会增加。甚至,出版社可能会认为图书馆“抢了生意”,往往将图书馆当做是“竞争对手”,例如于2016年,台北市出版商业同业公会等等出版界团体,就曾经前往台湾文化部,抗议台北市图书馆当时推出的“远距离借还书服务”。

但是,图书馆是为了增进全体社会的智识,不受到阶级和财富的限制,都能够接触到代表智慧的书籍。再者,就算全台湾超过500间的图书馆通通关门,台湾的出版业也不会“重返荣耀”,因为出版困境是和大环境例如进入数位时代或是更多娱乐崛起等等因素相关的,图书馆其实也是在同个时间面临了使用人数降低的困扰。用这个角度来看,出版社其实应该是和图书馆有共同的处境。

事实上,台湾已经在2020年1月1日试办“公共出借权”,只要民众到特定公共图书馆借阅一本书,政府就补贴3块钱新台币(约0.1美元),七成给出版社,三成直接给作者。希望类似制度,能让出版、出借两块领域能够互相合作,而不是互相竞争才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