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都是抗疫曲 《方舱医院真神奇》何以招批判

撰写:
撰写:

北京时间3月10日,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新冠肺炎爆发后首度前往武汉视察当地疫情;同日,专门收治新冠肺炎轻症病患的14间武汉方舱医院,也宣布全面休舱,疫情看似已得到强力控制。就在此时,大陆音乐人特针对方舱医院创作了一首名叫《方舱医院真神奇》的“儿歌”,用轻快的调子、赞美的歌词歌颂方舱医院,却意外在两岸舆论界掀起一波讨论。

武汉市内方舱医院已于日前全数休舱,但不代表疫情已经完结,仍需步步为营。(新华社)

据了解,这首儿歌是由湖南省长沙市潇湘诗会《湘人湘歌》对外公开征稿后,由“湖南作协”成员、儿童文学作家谭哲负责填词,作曲家卜文正及蒋军荣(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师、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共同作曲,表现出乐观抗疫的一首歌曲。

该曲歌词为:方舱医院真神奇,治病救人教舞技。医生护士才艺多,各领病人来一曲。你教一段黑走马,她跳一支快乐迪。跟我打套八段锦,康复肺操快练起。恐慌抛到云霄外,歌声郎朗暖心底。笑语传遍九大洲,生命力量齐汇聚。其实就歌词本身来看,主要就是传达乐观面对疫情的态度。然而,大陆官媒《新京报》与众多舆论却批判该曲“不见对医护人员的敬意,反而是在强行歌颂灾难”。

《新京报》的评论认为,抗疫是严肃而沉重的事情,但将方舱医院化为欢快儿歌的素材,不仅淡化抗疫的灾难底色,也消解抗疫的严肃性;更重要的是,歌曲并不让人觉得是在向医护人员表达敬意、向患者表达宽慰,反而是在强行歌颂灾难。评论强调,文艺创作应建立在正视疫情带来的伤痛之上,去记录有血有肉的形象,而不是缺乏共情的虚美。

另一方面,该曲MV中浓妆艳抹的小朋友演出者,也受到了外界的批判与质疑。当然,小朋友自己不太可能要求这样的表演形式,想必又是受到大人指挥。几十年来,大陆许多地方还是存在这种小朋友唱红歌的传统,刻意模仿大人模样与唱腔,其实不只台湾,就连许多大陆民众对此也难以苟同。毕竟随着时代的演进、社会风气的不同,很多事情需要与时俱进,而非一直停留在过去的革命时代、用过去的方式处理问题。

事实上,同样是抗疫歌曲,日前张学友、周杰伦与方文山共同制作的“等风雨经过”,就感动海内外万千民众;2003年SARS期间,由陶喆与王力宏发起,为了帮台湾社会打气,号召江蕙、孙燕姿、蔡依林、蔡琴、庾澄庆、周杰伦、张惠妹等80余位艺人共同录制的励志歌曲“手牵手”,就是希望大家振作对抗疫情,表现出社会虽面临困难时刻,但大家也更应团结的心态。

其他,像是2009年台湾921大地震十周年时,台湾乐坛合作的纪念歌曲“让爱转动整个宇宙”、2014年8月1日高雄气爆造成严重伤亡,台湾社会弥漫沉重气氛,为了传递正面能量,超过百位在地音乐人录制歌曲“阮的故乡高雄”为灾民打气,盼高雄早日走过伤痛,歌词特别强调高雄人的坚韧精神,更易产生共鸣。

甚至,早在1985年,有感于非洲饥荒日益严重的问题,美国演艺圈特别集结数十位当时乐坛上的当红歌手大合唱“We Are the World”,该曲由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与莱诺李奇(Lionel Richie)创作,邀请包括蒂娜透纳(Tina Turner)、黛安娜罗斯(Diana Ross)、巴布迪伦(Bob Dylan)、史蒂夫汪达(Stevie Wonder)等乐坛大腕参与。歌词简单易懂,旋律朗朗上口,推出后引起广大回响,传唱至今。

迈克尔杰克逊与众多西洋乐坛大腕合唱的We Are The world,传唱迄今将近四十载。(Getty)

其实,在疫情期间或之后,利用种种已发生的故事来创作歌曲、鼓舞人心,甚至进一步向小朋友乃至社会大众传达正面能量及生命教育的意义,是文艺创作者的重要责任;但这样的责任,最终仍得依靠作品的实际传播效果,创作者觉得好并不代表毫无问题。过去出现过的众多抗议(灾)歌曲,为什么能获得广大共鸣与回响、甚至传唱跨越不同世代,或许也是值得文艺创作者详加省思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