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军F-16V战机 面临电战装备选择窘境

撰写:
撰写:

目前不论是在台湾台中沙鹿的汉翔飞机公司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 简称:洛马)F-16V Blk20构改厂,或者是尚未开工的美国F-16V Blk70生产线,二处为台湾进行F-16V战机作业的产线,目前都面临一个问题,就是电战系统与荚舱产生困难。由于台湾空军之前坚持使用自费与美国研发的ALQ-131A FMS电战荚舱,如今美军已经退出此计划,造成台湾的研发经会如投入水中无法回收,而全球无人使用的ALQ-131A FMS是否要被台湾空军的F-16V采用,目前也已经成为严重的政治问题。

在经过多年来的折冲和挣扎,台军方终于承认,“美方前已正式告知我方中止ALQ-131A电战系统研发,本军亦同步取消该采购品项,尚无预算投入与损失,并获美方确认。”台军官方进一步指出,“本军遵照立院决议,与美军使用一致的装备构型,新购F-16V Blk70型战机之电战装备,已请美方就预算、期程、功性能及后勤维保等面向,综合研析,提供最佳方案,以确保电战优势,符合未来战场需求,吁请国人放心。”

台湾空军今年初初次展示F-16V Blk20型战机,就无挂载任何已购、或者将购的多种现役、将役等电子作战荚舱,当时就引人注意ALQ-131案如何进展。(陈宗逸/多维新闻)

台军此说法,遗漏了一项重大疏失,也就是说,当年投入经费研发特规的ALQ-131A FMS电战荚舱,是为了台空军目前在台湾构改的F-16V Blk20型战机,而非针对去年新购的F-16V Blk70型战机,台官方的说法,刻意回避F-16V Blk20型战机的电战荚舱要如何处理,反而提到新购F-16V Blk70的详情,此种转移焦点的战术,事实上也显示出一些采购与预算编列上的不正常。

美军现役F-16战机使用的标准电战荚舱,为ALQ-211型。但是,台湾方面因为“巴基斯坦也使用该型荚舱”为理由,以“泄密之疑”、“构型太过老旧”等理由,坚持与美军联合研发新一代的ALQ-131A FMS荚舱。如今,美军已经正式宣布弃用此种荚舱,台湾顿时成为“国际孤儿”,未来的解决方案,唯一的解决方式,就是重新用回美军和巴基斯坦都在使用的ALQ-211型电战荚舱。

美军停止研发ALQ-131A电战荚舱,让投资的台湾军方极度尴尬,甚至遭受到监察院纠正。(Northrop Grumman)

回顾2019年2月,印巴之间发生空战,巴基斯坦宣称击落印度的Su-30MKI和MiG-21 BisD型战机各一架。其中,被击落的MiG-21 BisD型的残骸已经证明,巴基斯坦是使用F-16的AIM-120主动中程空对空飞弹,来击落印度战机。而此次空战,印度也公布其空中预警机雷达图,证明印度空军击落一架巴国的F-16,不过事后盘点调查,巴国并未损失F-16战机机队,故这可能就是巴国空军在空战时,使用其ALQ-211(V)4/9型电战荚舱,在交战过程中,使印度空军的预警机侦查到“假目标”,误认为其已经击落F-16战机,此装备的功能强大可见其一般,不但维护了战机本身安全,还让敌方误判战局。

巴基斯坦在去年初印巴空战中,使用ALQ-221(V)4/9电战荚舱,成功击败印度空军,可见其虽是降级版,却功能依旧强大。(ITT)

而在2011年,美方宣布与台湾合作“凤展项目”的时候,同时宣布售予台湾ALQ-211(V)9(与巴基斯坦F-16A/B型战机使用者同型)、ALQ-131和ALQ-184三款电战荚舱,都具备有上述的电子反制能力。当时台湾空军选择ALQ-131,就是因为美军原本预定将此荚舱标准化,成为美军F-16机队的标准电战荚舱。但是,美国空军由于预算关系,F-16机队的升级案被排到后端去,故ALQ-131电战荚舱计划,美军已经退出,且删减相关系统预算。开发厂商要求台湾方面全额支付开发经费,成为“42套预算只能买12套”的窘境,使得空军当时遭到监察院纠正。

故此,在2019年的F-16V Blk70采购案的电战系统中,美方列出的出口列表,其电战系统则换成了ALQ-211系列。但是此ALQ-211并非彼ALQ-211。主要差异在于,原先的ALQ-211(V)9系列,是专为F-16A/B型战机所开发的外挂式荚舱。F-16A/B的机体较小,机背上的结构也无法承受例如CFT机背适型油箱,以及俗称“驼峰”的电战机背固定荚舱(Dorsal Avionics Compartment),所以才必须外挂荚舱。而新购的F-16V Blk70属于下一代的F-16C/D型战机,机背上结构可以搭载内置式电战荚舱,单座机放在座舱之后,双座机则使用“驼峰”结构,两者都可以同时加装CFT,故战力较台湾目前构改型F-16V Blk20要强,因为省略了电战荚舱的挂载,战机可以加挂许多空对空飞弹,发扬更多火力。

美国出售给巴基斯坦的2款ALQ-211(V)4/9型电战荚舱,都不具备“数字射频内存”(DRFM)技术,此技术能够利用大带宽的高速模拟/数字转换器,将接收到的雷达波,转换成数字数据存放在其内存中,利用数字数据长时间存放也不失真的特性,此种电战干扰器能够模拟出如假包换的战机假讯号,回传给敌方雷达,此种技术在现今的军火市场,几乎可以破解大多数雷达的反电战抗干扰功能,也可以反制敌方匿踪战机和超长程空对空飞弹(例如歼20和PL-15空空导弹)等武器,美国视此为最高军事机密,故并未开放予巴基斯坦。而如今台湾获购的ALQ-211型电战装备,并未限制或者取消DRFM技术,故其性能与美军用户同等级,在此前提之下,已经没有使用ALQ-211会造成“泄密”等疑虑。

未来的空战,是空中电子欺瞒、干扰与主动电子攻击的世界,传统空战中的缠斗、翻滚、追尾等战术动作,要先通过电战的攻击,才有办法接续到。而美国虽然因为台湾国防预算等相关因素,并未同意准售F-35给台湾,但是却给台湾与F-35同级的攻势电战装备,这在某些战略层面的概论上,是有可以解读的地方。而台湾空军之前坚持使用ALQ-131A FMS却受到挫折,如今生米已经煮成熟饭,过去构改型F-16V Blk20是否也顺水推舟,使用ALQ-211(V)9型、带有DRFM技术的电战荚舱?这将是本届立院,台湾空军将被严厉质询的重要案件,牵扯到的国防机密不容小觑,这也是台湾国防部,近日不断炒作国民党立委“要飞机数据”等戏码的真正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