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把纳粹当时尚 台湾何以一再发生纳粹崇拜事件

撰写:
撰写:

日前台湾台北市街头,有路过民众发现有台电动车的车套图案竟然以希特勒的头像和语录作为装饰!民众透过车套上的厂商标志,找到该车套的设计者为DTM gogo pirate,并以缺乏“历史常识"为由给予其脸书(Facebook)一星评价。厂商回应,该车套商品是个人收藏并无量产或贩卖,不过最后还是撤下该款式图样。以色列驻台代表柯思毕(Omer Caspi)得知此事件后,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把纳粹标志用于商品上,反映出民众对历史的无知与麻木不仁,以色列办事处表示愿与台湾合作,一同教育民众有关二战大屠杀的知识。不过这已经不是首次台湾“误用”纳粹服装或符号的争议事件。

民众在街头发现有电动车以希特勒作为装饰,将其拍照上网后引起舆论批评。(Facebook@taiwanreporter)

2006年,东吴大学政治系毕业生组成“国家社会主义学会"的新纳粹主义组织;2011年台湾国防部举办“暑期战斗营”,却有学生穿着纳粹军装拍照;2016年新竹光复高中学生自制纸坦克、扮成纳粹軍官参加校庆游行;2017年新竹竹北汽车百货贩卖纳粹旗帜贴纸;2018年新竹美发店悬挂纳粹“卍”字符号招牌等事件,一直在台湾社会层出不穷。

可能对多数台湾人来说,希特勒与纳粹不过是教科书上的历史名词,对其在二战期间造成约600万犹太人丧生的残忍行径,如集中营、毒气室等并无深切了解,也无法理解其在战争期间给全人类留下的历史伤痛有多么深,因此导致这些误用情况不断发生。这在在突显了台湾民众对历史的无知和无感外,也显现出历史教育的失败,失败到多数台湾人无法将纳粹德国的符号与二战大屠杀的残忍行为画上等号。

二战结束后,纳粹相关服饰与符号立即遭到清算,在德国、奥地利两国更规定任何纳粹象征的旗帜、徽章、制服、标语与纳粹问候手势都在禁止之列。德国刑法第86条第一款即写道:“散布反对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以及反对民族谅解的内容,构成犯罪除罚金外刑度最高三年";奥地利则订有《纳粹禁止法》;捷克和斯洛伐克两国则规定若行纳粹礼最高可判5年有期徒刑;瑞典与瑞士则将其视为仇恨犯罪,并会触犯反种族歧视法,有相关禁止纳粹的法律规定国家还有比利时、法国、波兰、以色列等11国,代表在二战结束至今虽然已过去75年,但国际主流社会仍公认纳粹是必须完全被禁止以任何形式宣传的政治符码,并不受到言论自由保障。

过去触犯相关法律的西方人士所在多有,英国哈利王子(Prince Harry, Duke of Sussex)于2005年庆祝20岁生日时,曾在左手臂上别着纳粹“卍”字徽章,也被英国媒体毫不客气地修理,哈利对此还出面公开道歉。2011年担任英国运输大臣秘书的保守党议员Aidan Burley曾在法国参加纳粹主题的男性聚会,遭到法国法院处罚。2016年法国极右派民族阵线(FN)创党元老Jean-Marie Le Pen,因称纳粹毒气室只是“战争的历史细节"被重罚3万欧元(约合33,000美金)。对于欧美国家的民众来说,二战期间纳粹的种族清洗等各种残忍行径,经过战后的纽伦堡大审与多年累积的反省与检讨,反纳粹主义已经内化成为其文化价值的一部分,任何可能会导致纳粹主义萌芽的事物,对欧美国家的人而言都相当敏感,甚至已上升到普世价值的程度。

图为电影《乔乔的异想世界》海报,片中以孩童的眼光讽刺纳粹的残酷。(Facebook@陈玮柔)

不过,若是把希特勒、纳粹拿来讽刺、丑化、开玩笑,那就另当别论。如2019年上映的电影《乔乔的异想世界》(Jojo Rabbit),透过孩童的角度表达出当年纳粹的行为有多么荒诞。或是2015年上映的电影《希特勒回来了》(Er ist wieder da),就是一部社会讽刺电影,虽然片中希特勒的行为像小丑一般,但也提醒社会大众,只要稍不注意,纳粹主义随时都有可能班师回朝。

图为日本动漫作品《幼女战记》的漫画封面,其主角身上的军装就是参考纳粹制服。(KADOKAWA)

但今日以日本动漫为主流的青少年亚文化里,纳粹军装形象却是显而易见的元素。这一方面可能与日本在二战时与德国同为轴心国阵营有关,另一方面可能是因为纯粹因为纳粹军装“好看",加上战后为避免日本受到共产主义“赤化”,主张军国主义的右翼势力未遭到彻底清算所致。众所周知,当年希特勒认为 “军服一定要帅,这样年轻人就会义无反顾地投军效劳",因此军装有着挺拔、修身等特点。但这样不带有历史意识地去使用这些符号,往往会踢到铁板。知名小说改编的动画作品《幼女战记》,因主角穿着与纳粹军装相仿的服装,2019年美国动漫展因而宣布禁止民众cos(扮演)该作品角色。除了纳粹符号外,二战期间日本帝国陆军、海军使用的“旭日旗",也是另一个鲜明的象征符号。对此,韩国政府于2019年致函国际奥委会(IOC),要求禁止该旗进入2020年东京奥运与残奥委会里。

相关推荐:

台湾学生的中学世界史教育虽然有二战与纳粹相关篇章,但碍于老师的授课时数不足与考试压力,未能让多数学生“神入”(Empathy,同理心)二战期间种族清洗的残酷历史情境,这也是台湾历史教育必须改进的部分。台湾自解严后,社会风气已比30多年自由许多,导致不少年轻人会以言论自由为理由,主张“打扮成纳粹有什么不可以?"然而,言论自由并非无边无际、完全没有限制的,更非免死金牌,特别是如今人们的言论自由是踩踏在他人的伤口上,那么这个“自由”也只沦为反人类罪行的帮凶罢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