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西”进 欧洲现代化想象的幻灭

撰写:
撰写:

东方对欧洲的现代化想像已非百年前,欧洲也不再是百年前的欧洲。 (VCG)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在欧洲全境扩散,评比欧洲各国的“佛系”防疫措施无疑抱薪救火。欧洲方面迟至3月17日才宣布,申根区全面禁止入境,禁令将持续30天,非申根区的外籍人士皆不得入境。在申根区封境之前,众多可能的潜在患者早已四散,形成最危险的防疫漏洞。

意大利政府鉴于国内疫情渐渐失控,前线医护人员几乎耗损,医疗物资严重不足,遂于3月17日紧急颁布动员政策,宣布将豁免半年后的“医师资格考”,让全意国约1万名的医学系应届毕业生“直接取得医事资格”。尽管意国此项紧急政策颇受各界批评,但意国政府强调“当前防疫已是战时动员”,政府只希望这批新医师能填补基层与二线的家庭医师与照护能量,护理人员亦有可能跟进。

另一方面,法国业已宣布全国封锁,进入“战时状态”,只有必要活动才能出门,例如采买食物、看病、上班,且必须与人保持距离。除法国外,德国亦宣布更为严格的防疫措施,如关闭大多数商店、娱乐和宗教场所,餐厅桌子必须保持一定距离并在限制时间内营业,“呼吁”德国人民取消任何国内外旅行。

捷克宣布3月16日到25日封国,避免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扩散及医疗体系崩溃。(Reuters)

欧洲的防疫尚属慢半拍,台湾反而与之形成强烈的对比。台湾起初便先针对被视为疫情源头的中国大陆,采取高强度的防疫手段,后因欧洲各国政府“大意”,导致欧洲几乎全境扩散,形成疫情突破防线的洞口,旅欧台人近日逐渐成为“境外移入”确诊的大宗,已导致台湾在最近短短四日内,确诊数爆增47人,截至当地时间3月18日达100人确认,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防疫成效有目共睹的台湾,开始出现破功之相。

以往,或许是因为百年前欧洲的现代化刻版印象仍在,亦或许是受欧洲影视影响,更或许是东方百年前经历过欧洲船坚炮利的自卑,东方对于欧洲总有一种“尚欧”、“崇洋”的憧憬。然而,此次疫情在欧洲短时间内全面爆发,着实把欧洲──或说西方长期以来向东方灌输的现代化形象彻底摧毁。众人忽略的一件事情是,上一次欧洲经历大规模传染病的时间是1918年至1920年的流感大流行(也称“西班牙大流感”),意即欧洲长达百年未曾经历过大规模传染病的挑战,不若东方──如台湾、中国大陆、新加坡等,经历过SARS的挫伤,已借由SARS的抗疫经验建立起一套防疫体系,台湾所建立的防疫体系直接体现在此次肺炎疫情的初期防疫成效。

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台湾吸取SARS的教训,疫情之初即采取迅速有效的防疫措施,阻疫情于台湾境外。(洪嘉徽/多维新闻)

那么,不禁要问,东方所想象的“欧洲现代化”,还是一百年前的那个“欧洲现代化”吗?欧洲的疫情失控前,许多人对欧洲的防疫体系充满信心,欧洲各国政府用佛系防疫法,亦是显现欧洲各国政府的过度自信,但事实总是残酷的,欧洲COVID-19确诊案例已远超过2003年中国大陆SARS的5,327例,欧洲确诊案例现仍持续增加当中。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世界的重心转移至美国,那时的欧洲只是一个甫从战火摧残脱身的破败之处,尚需美国的“马歇尔计划”恢复元气,以阻共产势力西进。今日的欧洲倚靠着过去的荣光,勉强支撑住百年前留给东方的现代化形象,当肺炎疫情席卷欧洲,将其仅存的一丝过往荣耀带入历史,尚欧的现代化想象亦就此幻灭。

延伸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