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是否“护宪” 台湾考监两院虚级化态度必须讲清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随着台湾新一届立法委员就任,诸多政治议程也逐渐开展,其中一个极具敏感性的议题就是“修宪”。对于修宪,台湾朝野现有的共识是下修投票年龄至18岁,但是就程序而言,“修宪”以往都是一种“包裹表决”,在过程中有多少其他议题被纳入,也会对台湾宪政体系影响甚巨。而修宪的最后一道关卡“公民复决”所需的高门坎,使得民进党必须寻求国民党支持才有可能通过,国民党的态度虽是动见观瞻,但其立场却多有模糊之处,大有说清楚、讲明白的必要。

“宪改工程”剑指何方?

2005年,台湾第七次修宪完成后,各方对宪政体系的满意度并没能维系,反倒是希望再度宪改的声浪此起彼落。在马英九任内,特别是2014年“太阳花运动”爆发后,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大败,引发一波巨大的“宪改”呼声,当时,焦点主要是关注内阁制与总统制的轨道转换,以求让总统、行政院长能权责相符。但是2014年12月跨党派立委提案建议成立“修宪委员会”,最后却是不了了之。蔡英文就任后,2017年也曾有41位民进党立委联署提案,要建立总统制(总统兼任最高行政首长),并删除《宪法》“增修条文”前言“国家统一前”,惟该次提案并未推进。

2020年的修宪声浪,已是六年来的第三波,但是这次的动力并非源于对总统权力的分殊立场(内阁制、总统制的纠结),而是包含投票年龄、立法院比例代表制、甚至是“五权宪法”当中的权力挪移,尤其包含监察院虚级化、考试院缩减后的定位等等。这第三波呼声究竟会如何走,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其中,涉及五权宪法现状改变的议题,即是监察院、考试院的存废与否。

监察院“虚级化” 立法院真能担纲监察权?

现任监察委员任期将于2020年7月31日届满,提名作业正在开展。监察院的功能在于,以独立的宪政机关身分,行使对行政机关或官员的弹劾、纠举及审计权,并得提出纠正案,此外包括收受人民书状、巡回监察、调查、监试等。

台湾监察院的存废一直是高度政治性议题,图为新党在监察院上演行动剧递交诉状。(洪嘉徽/多维新闻)

监察院曾在陈水扁执政时期,因为提名监委未获立法院通过,而“空转”了三年,2008年至今,监察委员的提名都能顺利进行,但是此前陈师孟“约审法官”一事,以及他在部落格撰写多篇引起议论的“尖尾周记”,在台湾政坛与法学界掀起极大争议,也让监察院的存废议题再度浮现。

民进党的立场一向是希望能够废除监察院,不过自从2016年、2020年民进党接续在立法院取得绝对多数、能够确保提名的监察委员全数通过后,民进党实际上也成为监察院的既得利益者,对于监察院存废的考虑也更为复杂。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马英九时期提名的监察委员(简称“马系监委”),在近年多有针对民进党政府各种可能有违法或滥权嫌疑的作为进行调查,也反映了监察院存在的价值。例如,2月6日两位马系监委发布调查报告,指台湾中油公司、台湾国际造船公司、台车公司等民进党政府任命的公营事业领导人,在2020年大选期间帮蔡英文站台助选,虽未明确违法,但有违反行政中立疑虑,要求铨叙部处置。

考试院组织萎缩 跛脚的考试权何以自处?

至于执掌数十万公务员人事、考铨制度的考试院,先前已在2019年12月10日由立法院通过组织法修改案,将考试委员规模由19人删减至7到9人,对此,考试委员黄锦堂近日在院会中引述法学概念表示,人数删减实则涉及五权分立的“宪法原则”(Verfassungsgrundsätze),而非单纯之个别条文而已,换句话说,他认为修法破坏了宪政原则。

考试院大幅萎缩之后,未来新一届考试委员将会如何寻找在几个宪政机关当中的定位,是难以忽视的问题。(中央社)

考试院的存废,其实还有另一个纠葛。行政院人事行政总处的职权大多来自考试院,但是从考试院切割而来的职权,却是行政院所辖、几乎不受考试院节制。1967年,依据国大修订的《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行政院成立了人事行政局,作为紧急状态下的建置,却未随着“动员戡乱时期”一并终止,反而在台湾解严后的1993年,立法院三读通过《人事行政局组织条例》,同时删除原有组织规程受考试院之“指挥”二字,只剩下“监督”,2012年人事行政局进一步改制为人事行政总处。实际发展显示,考试院并无法从行政院手中,对人事行政总处监督什么。

考试院的权责受到高度扭曲,也使得考试院长期没有受到相应的重视,其虽作为宪政机关,实则无异于“轻声细语”地存在,大抵除了2016年军公教“年金改革”工程外,考试院的存在感并不是太多,年改释宪案在2019年由司法院作出后,因为大部分条文被解释为合宪,也无须考试院再进行旷日废时的调整。目前考试委员被删减到7至9人,未来存在感只会更弱,也容易让“五权宪法”的现状更加倾斜。

“护宪”若是国民党立场 那考监二院立场必须明说

根据台媒“芋传媒”的报道,民进党立委钟佳滨3月10日曾邀集国民党、民进党、民众党、时代力量各党立委探讨监察院“虚级化”问题,座谈会并达成共识,赞同将监察院逐步“虚级化”。

2020年大选,国民党凭借控诉民进党毁宪乱政以及其他议题,得到一定的支持,但选后国民党并未坚持原先态度。(Reuters)

“虚级化”一直是非常诡异的“宪政动词”,台湾曾经遭到虚级化的重要机关有不少,包含国民大会、省政府、省议会等,另外监察委员也由间接民选改为总统提名,而立法委员人数则删减为113人。但是上述各种“虚级化”,其实都是冲击宪政现状的作为,不仅使得台湾的政治运作可能会出现权责不相符、甚至是无人制衡,更可能造成《宪法》设计的破碎,进而动摇法理基础。

2019年国民党与民进党竞争的一个主轴就是抨击民进党“毁宪乱政”,但是2020年选完之后,面对民进党主导的宪政改革,国民党竟然拿不出“护宪”的态度与立场,到底国民党要不要护宪?其实应该说清楚、讲明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