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启臣提中国人身份 国民党能与民进党做出市场区隔吗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1月11日韩国瑜败选后,国民党面临排山倒海的改革压力,除了组织协调与世代交替外,最受关注的是国民党会如何调整政治论述,其中,又以两岸论述为要。

向民进党靠拢的国民党

败选后,对于两岸论述,第一时间国民党的青壮世代几乎都抱持质疑九二共识的态度,甚至认为应该把这个“不合时宜”的论述,佐以国民党“亲中”的标签一并清除或调整。一时间,“中国元素”似乎成了国民党的原罪,而赎罪的唯一方式,就是向民进党的论述靠近,强调对台湾这片土地上民主、自由的珍爱,同时必须对抗中共,借此获取“台湾价值”或“台湾共识”的政治动能。

2020年1月11日败选后,国民党青年派冲撞中央党部,剑指中常会,怒轰“老贼下台”,标语甚至有“反红统”字词。(杨腾凯/多维新闻)

这样的路径,也延伸至党主席选举中。维护“九二共识”甚力的吴敦义辞职后,郝龙斌与江启臣出面角逐国民党魁一职。江启臣主打的“台湾优先”,其实是民进党大老谢长廷1989年提出来的论述;同时,他强调的“中华民国与对岸一中不同”,更像极了蔡英文2019年不断响起的“在台湾屹立超过70年的‘中华民国台湾’”论调。相较之下,郝龙斌虽然抛出北京若不承认中华民国就可能考虑断绝两岸三通的耸动言论,但他也不断强调“中华民国是两岸之间最好的连结”、“一中,就是中华民国”,显然,郝、江两人有很大的差异。

江启臣在选前不太讲中国、中国人,3月7日当选党主席后,一开始也依循原先的路线,甚至3月9日的就职谈话中,在两岸论述上,江启臣仅表示原则就是“坚守中华民国自由民主的制度价值,并力求两岸和平与共同福祉”。只字未提九二共识,甚至获得民进党主席卓荣泰以及民进党立委许智杰等人的“肯定”。眼看着江启臣在论述上迅速向民进党靠拢,甚至一身飞行夹克的穿著打扮都“很民进党”(作为政坛潮流,飞行夹克是由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所引领),国民党与民进党的分别也越来越让人看不清楚。

江启臣的转圜与摆荡

未久,转圜时刻却突然到来。3月17日,江启臣参加洪秀柱“护宪保台论坛”节目,亲口表示“我是台湾人,也是属于中国人”,此话在政坛投下震撼弹,再加上日前江启臣主持任内首次中常会时表示,虽然这次总统大选受到两岸论述影响,“但不代表九二共识有问题”,九二共识的精神在党内一直都是求同存异。几步走下来,彷佛,在论述上原本向民进党方向靠拢的江启臣,又想与其拉开距离。但是江启臣话声甫落,其任命的副秘书长柯志恩就澄清,江启臣的中国人,“中国是指中华民国,只是被简化成好像是认同对岸”,中国人意谓“中华民国的国民”,又投入了些许摆荡的余音。

3月12日孙中山逝世纪念日,江启臣(左)率国民党干部至台北国父纪念馆致敬,同时也表示改革两岸论述的工行进行中。(洪嘉徽/多维新闻)

在台湾,中国人认同其实并非没有市场,根据政大选研中心的调查,认为自己只是“台湾人”者,从2014年的60.6%,下降到2018年的54.5%,尽管2019年底回升,仍在58.5%,未突破前波高点;认为自己台湾人与中国人“都是”者,同时期由32.5%上升至38.2%,再略为回落至34.7%;认为自己“仅是”中国人者,2019年还有3.5%。这份统计显示,目前台湾仍有将近四成的民众,在认同上觉得自己是中国人。

2020年的败选,对原先评估很有机会胜选的国民党支持者造成很大的冲击,就像股市恐慌性崩盘后一样,喊着要改革才能重振信心的话语不断涌入。一阵颠簸之后,国民党的新领袖也似乎终于愿意认真思考,一旦成为民进党的“好朋友”,届时两党的政党区别度跟蓝营政治市场可能会受到极大压缩

对国民党来说,趁此契机大行改革并没有不对,未来如何跟民进党之间保持“求同存异”的竞争关系、甚至找到更坚强的立足点,将会是能否再起的关键。在这个摸索的过程中,找出区别当然重要,但是若过度的摇摆,也可能落入掮客型政党的窠臼中,国民党必须谨慎对待基础论述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