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学者:国际秩序“熔断”在即 比追究病源更要紧

撰写:
撰写: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成长、难以扑灭,而国际秩序也并未从面红耳赤中降温,反而更加受热。对此,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登及在台媒“中国时报”撰文分析,称冷战后期“和平与发展”的全球战略共识与荣景已进入尾声、而现行国际秩序也即将熔断,就此而言,追究起因与病源其实并无意义。

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人文社会高等研究院副院长张登及认为,新冠肺炎疫情的争吵只是一片雪花,重要的是雪片迟早会造成的雪崩,也就是国际秩序的熔断。(廖士锋/多维新闻)

在这篇题为“第一片雪花,与和平发展时代的结束”的专栏文章中,张登及指出,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原先乃遵循“小政府”的防疫策略,但在疫情升高、市场指标多次熔断后,不得不启动巨额量化宽松等“大政府”的手段,甚至考虑韩战与二战时曾使用的紧急法案,这跟共和党试图在2020年美国大选塑造的主轴“美利坚对抗社会主义”,以击败拜登(Joe Biden)或桑德斯(Bernie Sanders),形成相当吊诡的现象。

张登及分析,至此就无需追究华府是否真的在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提及2019年武汉世界军人运动会为可能病源的问题。尽管目前有不少可查证的报道指出新冠未必来自武汉野味市场,且意大利与伊朗的病源与中国版本不完全相同,但如同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病毒来源是英军、俄国、美国堪萨斯州,甚至是“以工代兵”参战的民国北洋政府,至今存在争议。张登及表示,病毒来源的问题需要科学厘清,但不应阻碍跨国疫情合作。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并没能出现乐观的合作因子。张登及提到,除去北京延误的3周,各国“答卷”的时间基本相同,然而除了立即接战的亚洲国家如日、韩、台、星尚属果断,美欧却花了大半时间争执于“佛系”或“魔系”之优劣。张登及判断,美欧可能是要避免武汉仓促应战医疗资源立即“熔断”,也希望尽可能减少对人民自由的干涉,他历数欧美情况,指欧洲除了意大利,一度盛行延迟确诊峰值优于围堵断链;英国甚至到3月初还犹豫着是否实行“群体免疫”策略,官员讲出几天后被学界痛批又转弯。美国一开始过度乐观,主流媒体2月起接连吹哨批评白宫耽误时间,至今只能靠动员生产与技术实力全速接战。然而如同BBC在3月13日的1篇评论分析,华府更大的失误是几乎没有领导跨国防疫合作的愿景,眼中看到的仍是“美国第一”、“美国会更强大”。

特朗普政府在疫情上的作为由小政府转为大政府,但是在国际上仍秉持美国第一的理念,缺乏领导各国防疫的意愿。(AP)

如何解释这个现象?张登及引用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著名学者瓦特(Stephen Walt)在2020年3月份的《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撰文,指全球化的高水位早自2008年金融海啸后就已一去不回,当前疫情则更凸显国际合作的困境。国家在跨国议题中,本来就倾向取多给少、心怀毁约。但秩序创建与维持者需要有能力、远见与意愿领导与投资自己建立的制度,在保证己方收益时,使各类国家愿意配合,包括能源危机、金融海啸、恐怖主义,总能勉力化解。不过,特朗普政府的防疫策略却集合所有不利制度完善的因素于一身,在疫情中难以造就值得信服、仿效的成功模式,却强化了各方行为者将局势政治化以图利的动机。

张登及认为,“特朗普之治”的特色绝不能仅归因于他个人,现行秩序解体的因素早已在2008年金融海啸,甚至911事件之前渐次堆积。就像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决策者看似在遮蔽、延迟、绥靖与硬战间不断地做理性选择。但此次疫情,“你、我与所有国家‘有理由’的次佳选择如同雪片,正一步步累积成复杂理论形容的暴风雪”:全球化下中产阶级萎缩、贫富差距扩大、各国民粹与强人崛起、制度化沟通功能丧失、世代对立,加上新技术与新领域大大降低了跨社会、族群与国际冲突门坎,冷战后期“和平与发展”的全球战略共识与荣景,已经进入尾声。

张登及表示,新冠也好,武汉也罢,现行国际秩序即将熔断,雪片迟早造成雪崩。是时再去找第一片在哪里,不可考,也没有意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