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柯文哲心腹:台湾已实质独立 民众党不谈九二共识

撰写:
撰写:

2020年,台湾民众党在立委选举中斩获5席立委,成为台湾立法院的第三大党,选后这个志在取得“执政权”的新兴政党,随即展开2022年地方选举的布局,为补足缺乏地方组织的缺点,5名新任不分区立委也以认领“责任区”的方式开始进行地方培力。显然地,柯文哲所说的“2024年逐鹿总统大选”,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但民众党该如何摆脱外界对其“没有中心思想”的批评,又如何面对泛绿阵营对柯文哲“亲中”的质疑?对此,曾在台北市代表柯文哲意志行事的“血滴子”、立委蔡壁如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指出,相对于蓝谈终极统一,绿谈台独,民众党则标榜自身为“中道力量”,并认定台湾已是实质独立国家。

民众党立委蔡壁如曾任台北市政府顾问,因与市长兼民众党主席柯文哲有着至少20年的交情,再加上柯文哲曾称其为“(执行力100%的)血滴子”,即便她已离开市府进入到立法院,但众人多半会将其意见视为柯文哲思维的延伸。(洪嘉徽/多维新闻)

至于撕不掉的“亲中标签”,蔡壁如则为柯文哲打抱不平,认为柯文哲虽喊出“两岸一家亲”,但相对于民进党的某些政治人物来说并没有实质的“亲中”作为。她也反问绿营,“抹红”柯文哲是否代表民进党心中在害怕什么?

民众党团为强化地方组织,5名新任不分区立委也以认领“责任区”的方式开始进行地方培力,像是台商出身的邱臣远(右一)负责经营大台北地区、赖香伶(中)则经营桃竹苗、高虹安(右二)则分到中彰投、云嘉南则交由党内负责组织的蔡壁如(左一),高屏则是由曾任教于中山大学的张其禄(左二)管理。(谭英瑛/多维新闻)

要摆脱“一人政党”先请柯文哲“少对外发言”

多维:相较于选前将核心放在台北市政府或党中央,选后民众党的政治议题中心似乎已转移到立院党团,像是近一个月来柯文哲减少受访频率,这是否代表民众党对外发声管道,已从柯文哲转移至5位党籍立委身上?

蔡壁如:立法院是新闻的大量出产地。选后民众党写了很多检讨报告,像是众人都看到2019年底柯市长的一些发言,导致部份“柯粉”转变成“柯黑”,出现一些掉粉的状况。会有这种情况,民众党也不能说都是别人刻意操作,毕竟选举本来就是这样,为了要选赢,当然就会有一些“抹黑、抹红”的手段,不过这手段成功的前提是,你让对方有机可趁。也因为如此,选后不论是民众党或是台北市政府幕僚都曾提醒柯文哲之后一定要少对外发言。

2020年选前,台北市长柯文哲多半会每日接受媒体联访,分享他对于时事议题的看法,但根据蔡壁如的说法,柯文哲在疫情爆发前已逐渐减少市政记者的时事议题联访频率。(谭英瑛/多维新闻)

毕竟舆论觉得,柯文哲都已表明将参选2024年总统,但有时候还是很随性的发言,让大家觉得柯文哲的格局不足以挑战总统大位。也因为如此,我常跟柯文哲说要 “产业升级” 才可以摆脱竞争。像是每次面对记者联访时,柯文哲常常会以“柯氏幽默”来表达自己对某件事情的看法,譬如他曾提过女性的身材胖瘦,这类话语外界就会无限上纲的解读,但基于台湾是个多元发展社会,民众党也不能说外界的批评都是刻意对柯文哲的“抹黑”或“抹红”。

因此,新冠肺炎疫情之前柯文哲就已经鲜少对外发言了,虽然跑台北市政府线的记者仍会堵访他,但随着台北市政府将对外发言的角色移交给副市长或发言人,我猜记者们应该就清楚了。

为让台湾民众党摆脱“(柯文哲)一人政党”,除了尽可能减少柯文哲对外发言,民众党党团也努力对外营造5名党籍立委是一个“团队”的印象。不过基于民众党仍需要一位“精神领袖”,柯文哲就顺势成为“精神领袖”,但就是鲜少对外发言。

民众党不属蓝绿 旨在推广“中道力量”

多维:民众党的精神领袖是柯文哲,这有点类似于亲民党,该党的精神领袖始终是宋楚瑜,但问题在于领袖一旦无法在政坛发挥影响力,那该政党就将面临泡沫化的危机,民众党能如何避免?

即便端出了郭台铭,亲民党的精神领袖宋楚瑜仍无力阻止“中道力量”代表“亲民党立法院党团”走向泡沫化,不过有趣的是,亲民党的“中道力量”路线却被民众党所承袭。(谭英瑛/多维新闻)

蔡壁如:先谈一下民众党在政坛光谱上的定位吧!我们是“自己长出来的一个党”,过去台湾政党属性都是国民党或是民进党的“分支”,也因为如此,这些第三政党到政党发展的关键时刻,要不是被原来的政党吸收,不然就是分化。民众党则是由中间“白色”的力量长出来,因此这政党将是努力去往蓝绿双方拓宽“中间的力量”。

面对记者询问为何亲民党提倡“中道力量”却在2020年选战中泡沫化,蔡壁如认为,中道路线是需要倡议的,不是嘴巴喊喊而已,亲民党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亲民党没有去倡议它”。(谭英瑛/多维新闻)

多维:相对于发展期间较长的蓝绿两党,民众党除了有“精神领袖”柯文哲之外,更经常对外强调“超越蓝绿、公开透明”,不过这些语汇对于民众来说,却是定义不清,民众党究竟要以什么清晰的论述来呈现自己与蓝绿两党差别?

蔡壁如:相对于国民党主张终极统一、或是不存在的九二共识,而民进党喊台独,全面执政后却又不敢推动台独,民众党则高举“中道力量”;但由于过去二、三十年来,台湾政坛就是被“非蓝即绿”的思潮影响,因此对人们来说,民众党谈“中道力量”,似乎外界都认为民众党没有将话说清楚,可是我已经很清楚表达了。

在2020年大选当选之夜,柯文哲除了感谢候选人、志工、选民给予该党的支持之外,更矢言一定会让台湾民众党团成为立法院中最强大的监督者,并将台北成功的治理经验与建立的新政治文化扩散到全台湾。(谭英瑛/多维新闻)

至于人们总是进一步希望民众党表明自己支持统还是独,那我要告诉你“没有,我们就是‘中道力量’,台湾就是一个实质独立的国家,但是因为你不得不承认,旁边有一个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指中国大陆), 那他当然会觊觎你”。但不论两岸历史为何,我还是认为台湾应强化自己的力量,民众党将采取务实的态度来面对统独议题,并致力于“维持现状”,而目前柯文哲觉得政府的首要任务,应先将经济与内政搞好。

搁置两岸论述 民众党先耕耘台湾内政

多维:这是否代表民众党目前并不想正面处理两岸关系?

蔡壁如:对,目前无须正面处理,尤其是基于整体社会氛围与风向持续转变,像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波及全球,众人应先关心在这波全球疫情之后,世界秩序将变成什么样;举例来说,2019年全球聚焦于中美贸易战,但在新冠肺炎后,世界已暂时搁置贸易战,这就是世界的变动。当然一定会有人认为民众党这种态度是“变来变去”,但我觉得没有,这就是该党一贯以“务实”角度来看到当前局势,也就是所谓的一直“维持现状”。

推荐阅读:

多维:假使柯文哲竞选2024年总统,代表该党必定要拿出自家的两岸论述?

蔡壁如:对,等到那时候,民众党就会出来面对,此时这些议题的重要性都不如抗疫,尤其这一波世界秩序在疫情后搞不好还会重整,现在谈这些意义不大。换言之,针对这类议题民众党需要“滚动式修正”,但我们中心想法没有变,就是“维持现状”,不过要如何去论述这个“现状”,民众党打算随着世界脉动来论述。简言之,在下一次总统大选前,民众党并不会着力于两岸关系,而是将更多心力放在台湾内政上,直到民众党准备要执政之际,“我就会来论述”。

随着柯文哲(右二)不再只是一位台北市长,而是一位握有五席党籍立委的党主席之际,他的“台北经验”,能否真的“台湾实现”将在这四年反覆受到考验。(谭英瑛/多维新闻)

多维:如何看待柯文哲曾在创党前高举“两岸一家亲”等涉及两岸政策的言论?

蔡壁如:“两岸一家亲”他从2015年就开始使用这名词了, “亲美友中”也是他2017年提的,针对柯文哲过去的两岸论述,民众党基本上就是依照当时的情境为柯文哲辩护。不过当前民众党不会着墨这类议题,但我们也不否认柯文哲曾说过这些话。

多维:九二共识是否将是未来民众党的两岸论述选项之一?

蔡壁如:民众党不谈九二共识,毕竟连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也不太谈论该共识了,九二共识可能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不存在的议题吧。

泛绿阵营狂批民众党 蔡壁如:表示我们是“somebody”

多维:泛绿阵营近日对民众党的攻势十分猛烈,尤其是在两岸态度上,许多民进党的支持者常批判民众党立场亲中,如此批评对民众党在政坛上究竟是助力还是阻力?

随着民众党取得五席立委后,该党与民进党之间的互动关系也备受外界关注。(洪嘉徽/多维新闻)

蔡壁如:泛绿阵营对民众党的抨击,某种程度也代表民进党看得起民众党,觉得民众党将成为第二大党,将可以跟民进党抗衡,那民众党也只能做好心理准备来应对各式攻势;但我常说,这类事情其实可以用“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来看,外界对于民众党的抨击,我们不会只乖乖站着挨打,舆论也会认为,绿营之所以抨击民众党,代表民众党已经威胁到民进党,因此面对外界抨击,我们还是会觉得自己是“somebody”吧!

多维:民进党多番将柯文哲视为亲中、或是批评民众党两岸政策不够清晰,妳怎么看这点?

蔡壁如:我们不是不表态,而是我们认为这时间还不需要。但民进党对柯市长贴标签这事情,我是不以为然。绿营认为柯市长比较亲近中共,说实在我要反驳一件事情 ,柯文哲有没有什么亲信或是亲戚在中国大陆做生意?没有。反观民进党,大家所知道的,通通都在中国大陆有密切往来。人因为做了什么事情怕别人知道,所以急于贴对手标签,这是我对于民进党举动的解读。

柯文哲嘴巴只有喊“两岸一家亲”,可是他实质上做了什么?没有。只有嘴巴讲 你就要贴标签、把他打死、把他变成红的,我不会说民进党下手太重,反正他们对韩国瑜也是这样子,但还是觉得民进党内心究竟在害怕什么?

多维:但“抹红”在台湾看起来颇有效用,民众党能回避到什么程度?

蔡壁如:这事情很有效,但说真的我们是务实路线,对于两岸问题我们还没有执政,所以可以不用先讨论这件事。民众党还是会对外界的批评进行反驳,就像我刚刚的反驳一样,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柯文哲就只有嘴巴喊两岸一家亲,请问他到底做了什么?

多维:您的回应是否也代表了,柯文哲对两岸关系的表态确实是民众党的负面包袱?

蔡壁如:负面的吗?我还是那句话,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你要知道,台湾不管就学就业,号称有两百万人在中国大陆,难道要喊“两岸一家仇”?对不对?所以 外面说我们在回避这件事情,但我们现在不需要去面对,因为民众党还没执政,如果我们准备好要执政了,“我就会来论述”。

选前民众党曾发起“全台大纵走”活动,选后蔡壁如也频仍南下赴自己的“责任区”努力“交朋友”与当“传道者”,希望可以在各地种下民众党“中道思想”的种子,但她也在访谈时坦承这样的生活“非常的累”。(谭英瑛/多维新闻)

多维:国民党的蔡正元认为民众党不会对国民党造成威胁,毕竟连民众党2022年能否提出地方县市长人选都是未知数。

蔡壁如:我们目前有尽量寻求人才,因为既然成立党,最终目标就是希望可以取得政权,希望能为这国家做点事情。所以每一次战役与选举都应该要全力参与,不管是县市首长或者乡镇代表、民意代表,我们都会尽量去参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