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大流行 台副总统叹不知WHO还能做什么

撰写:
撰写:

面对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具公卫专业背景的台湾副总统陈建仁3月24日接受台湾媒体中央社专访,再度指责世界卫生组织(WHO)在这次新冠肺炎的防疫决策过于迟缓,直言“现在也不晓得WHO能为世界各国做什么,因为火烧起来了,这是蛮悲哀的事情”。

陈建仁日前曾抨击WHO附和中国大陆疫情,隐匿疫情和人传人事证,称疫情“可防可控”,未能及时扑灭武汉一地的燎原星火,以致酿成全球大流行。(中央社)

该专访报道指出,陈建仁在这次台湾防治新冠肺炎的角色,不仅扮演台湾政府防疫团队的幕后总顾问,更与欧盟、美国等各国的卫生决策人员、流行病专家进行防疫交流,并为蔡英文提供专业意见。

陈建仁在专访中表示,中华民国当年也是鼓吹成立世卫的国家之一,历任总干事基本上都做得相当不错,还点名称赞2003年SARS期间的女性总干事、前挪威首相布伦特兰(Gro Harlem Brundtland),他说当时布伦特兰在遇到有些国家阻挠下,仍毅然决然派遣WHO专业组织团到台湾,与台湾合作。

陈建仁说,“我们不能抹煞WHO以往的贡献”,SARS期间WHO扮演很重要的协调角色,很快发布讯息让全世界都知道。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PHEIC)是SARS以后才开始,到目前为止,发布过6次。

他举例,以2009年流行性感冒H1N1来看,第一个病例发生以后1个月,WHO就发布PHEIC,当时只有3个国家出现病例;但新冠肺炎是2019年底发生后,直到2020年1月30日WHO才发布PHEIC,当时全世界已经有8,000多人感染。

陈建仁强调,防疫是需要剑及履及、超前部署、提高警觉,绝对不能拖。他对WHO是“爱之深责之切”、“有点恨铁不成钢”,认为这样重要的传染病,怎么不早一点发布,让全世界的人提高警觉。

陈建仁坦言,自己对防疫的性子比较急,“我是急惊风,碰到慢郎中的反应,个人会觉得实在有点慢”,并感叹,“不晓得WHO现在能为世界各国做什么,因为火烧起来了,too late(已经太迟)”。

陈建仁批评WHO“为什么到那么晚了才说是大流行?”他说,那是蛮悲哀的事情,如果可以让大家早一点提高警觉就没事了。

尽管WHO这次的防疫表现做得不好,但陈建仁仍强调台湾必须争取参与WHO,且不能完全抹煞WHO的贡献,强调反而因为这一次新冠肺炎的经验,让全世界对WHO有更多的期待、盼望,让WHO再造是很重要的。

陈建仁说,WHO的工作不是只有传染病,还包括环境卫生、慢性病(如癌症、心脏血管疾病)、空气污染引起的肺病、医疗照顾体系、健康保险等,他认为WHO以前做了很多事,包括禁菸活动、女性健康的促进、普及基层医师的照顾等,都做得很棒,台湾虽然不在WHO,还是从WHO学到很多。

陈建仁举例,台湾早期公共卫生人才都是WHO训练出来的,WHO在人才训练上,有很大的贡献,台湾当时也为东南亚训练很多公共卫生的人。他质疑,“为什么不让专业回归专业,让台湾的专业对全世界,特别是周边国家做出贡献?”

陈建仁认为,WHO应强化其专业性和多国的参与,更重要的是减少政治干预,才能做得更好。

此外,陈建仁借过去参加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卫生部长会议的经验指出,与理念相同国家推动相关倡议,也是一个国际卫生合作的管道。

他说,台湾与美国建立的全球合作暨训练架构(GCTF)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透过GCTF可以做全球卫生、登革热、寨卡病毒、病媒蚊等管控,台湾有能力且愿意协助周边友好的国家做好防疫工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