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前国民党副秘(一):国民党终极目标不是统一


国民党前副秘书长、前组织发展委员会主委张雅屏接受专访,表示国民党必须着重在谈论中华民国宪法。 (洪嘉徽/多维新闻)

国民党在2020总统大选中败到退无可退,其核心论述模糊成为众矢之的,多维新闻专访拥有多次选举操盘经验的国民党前副秘书长、前组织发展委员会主委张雅屏,针对包含国民党核心论述为何、2020大败原因等关键问题,阐述看法。张雅屏认为,国民党该着重在谈论中华民国宪法,“九二共识”的正当性建立在中华民国宪法之上,国民党的终极目标也不是统一。

多维:您认为两岸关系互动在2020大选后,会有新的变化?

张雅屏:“护宪保台”就是“以小制大”,但党内曾经有类似论述的人都很惨,都会被贴标签。中共是用人的角度跟台湾互动,依人的不同决定互动的态度,台湾不谈人的那块,中共要用什么态度跟台湾互动,那是人家的事情,台湾没办法左右,重点是台湾怎么去应对变局。

世界上有几个案例是小国邻近大国,不管双边互动是产生激烈摩擦、虚与委蛇或伺机而变,这类案例都很多,例如波兰跟苏联、瑞士跟邻国的关系。瑞士早期区域内还有德语区、法语区、意大利区,瑞士要是一直跟邻国硬对抗的话,稳死的!目前只有一个跟周边各国对抗成功的案例,就是以色列,但付出代价很大(全民皆兵),台湾要变成这样吗?这是代价问题,执政者要有责任告诉大众,如果要跟邻国对抗,要付出什么代价。

多维:您曾指出初选制度因人设事、结构能量破碎(流寇式的打法)是国民党2020败选的主因,这部份怎么理解?

张雅屏:台湾选举这么多次,不管是国民党或民进党,没有一场总统大选是可以由下而上打起来的,也就是从基层凝聚起来让上面配合,这部分牵涉到台湾人的民族性是期待有领导者的。国民党2020年的总统候选人产生方式是采用民调,民调基本上是要能提供“选择”,但这次的民调不是用“选择”,而是被拱上来的。人选被拱上来的过程,在国民党没有定见也没有方向感的状况下,就只能顺应当时韩粉的意向。

事实上,国民党一开始也没有韩国瑜这个选项,至于为什么会出现韩国瑜?党里面有人要负责,那人还装得一副慎重考虑的样子,甚至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可控后,又去拱另外一个选项出来。

党内初选是整合、排除个别意见的过程,不要让其他人扯后腿。很可惜这次国民党的初选做法,产生的结果是让有意见的人继续扯后腿,因为国民党本身给人理由继续扯后腿,给人不服气的理由,规矩没有定下来。初选过程本身是凝聚共识的过程,初选的对象不应该是自由开花的方式产生,这是把自己搞死。

最后拱一个民粹型的人出来,根本操作不了选举,没有能量操作选举外,还充满瑕疵,把初选的功能跟用意都给毁坏,只是跑完形式流程。民调最能够选择出比较强的候选人,因为有相对客观的数据,全国型民调本身不容易像地方党部处理初选有操作空间,方法没有错,可是提供的选择本身就是瑕疵,就很容易产生瑕疵的产品、瑕疵的结果。

再例如地方县市首长还要考虑到自己要连任的问题,怎么可能配合一起乱搞?负责辅选的主力一定是县市政府,这次很明显完全没有整合各方派系,放给各自去打,地方摆明放生辅选。一方面是韩国瑜没能力整合,竞选总干事也没有完全帮韩国瑜整合,另一方面,党部没心力整合,党中央如此,地方党部更不会去做,这是破碎型的打法,让候选人用流寇式的造势。这反而让对韩国瑜有信心的人更有信心,也把另一边的票“吓出来”,被韩国瑜倒逼出来至少200多万票;韩国瑜越操作越极化,这次蔡英文的817万票是被极化的结果。

中央也好,地方也好,延伸到现在的问题也一样,国民党负责打仗的人没有策略性的概念,有太多的问题必须当下解决,而这些问题是过去造成的,包含意识形态,也是过去的不为所留下来的毛病。

多维:国民党内部开始出现要抛弃九二共识,另抛新的两岸论述主张。在国民党智库的改革报告中,因九二共识已跟一国两制画上等号,故视九二共识为票房毒药。您怎么看?

张雅屏:九二共识不是现在才出问题,2016年就出问题了,这也是为什么洪秀柱接党主席的时候,很急迫要推两岸和平政纲论述的原因。选举时,不会有人放弃自己的基本核心支持,去抱对方的支持者,民进党在2008年、2012年败选,蔡英文先做的也是先拥抱铁杆支持者,所以才会有“暴力小英”的时称。

国民党明明有论述的系统,也有稳固的宪法内容支撑,国民党做的却不是擦亮招牌,而是想把招牌给换了,一中各表基本上是跟中共讲的,不是对台湾人民讲的。一中各表是在一中原则下台湾的表述,因为国民党避而不谈,让国际认定的“一中”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变成台湾社会都认为“一中”就是中共。

九二共识里面其实没有一中各表,九二共识里面“真正的共识是一中原则跟终极统一”,在一中原则中,中共不表一中为何,台湾必须要说明一中为何,所以是台湾自己讲,中共不讲,这才是九二会谈所得出的共识内容。

讲中华民国宪法不就是标准的一中各表吗?九二共识的结构是建构在中华民国宪法之上,九二共识之所以能够成为工具,是因为它的模糊性,它的模糊性在台湾可以有正当性,是因为有中华民国宪法,九二共识是“语法工具”,用这种语法工具来做内部沟通,加上外部压力,九二共识就会被扭曲。

九二共识有它一段逻辑的推演过程,问题在于,是国民党没有系统性地将九二共识表述出来?还是民进党系统性的去脉络化?还是中共也有在某些程度上的配合?这是一个三角关系。为什么习近平突抛九二共识等于一国两制主张?锁定的对象是谁?任何一种重大的政治宣言都不是突然的。

中共倏忽抛出“九二共识等于一国两制”主张,这种突然而来的重大政治宣言让谁得利?(台湾总统府供图)

江启臣领导的国民党,能不能重新找回民众信心,又或是有新气象的作为,张雅屏认为都还要观察。 (洪嘉徽/多维新闻)

多维:国民党的两岸论述能不能对外满足中共、美国,对内与民进党竞争,同时也说服台湾人民?

张雅屏:国际社会很现实,有实力才是重点,没有让谁满意的问题,而是要让对方“不开心但必须接受”,既然没有这个力量,就要借力使力。藉由美国,让中共不得不接受;藉由中共的意见,让美国也不得不退一步,这才是中华民国政府该做的事情。

中华民国宪法是目前还符合国际现实的东西,也还是修宪之前、国内应该要的根本大法跟论述,国民党的终极目标不是终极统一,国民党该推行的是基于宪法之三民主义,所建立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共和国理念。

但是,这段时间对于中华民国宪法或是基于中华民国宪法所创造的民主制度论述是完全空白的,前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任内三年有谈过宪法吗?其所推行的政策都是为短期的效果,是为了选赢,是为了争取主流民意,所谓的“主流民意”是民进党的教科书所打造出来的结构,“变成国民党必须削足适履”。马英九任内,也没有对党信奉的三民主义论述去做加强,选输了还要怪这些东西,这没有道理!

国民党从上到下,没有一个声音提醒国民党现在是在野党,得做在野党该做的事情,而是很盲目的追求民众声音,可是那个民众声音是“真的”民众的声音?所谓民众声音都是可以“造”出来的,包含网络上的言论,那么这些声音是真的吗?国民党有没有方法去了解?仔细去看大数据的话,不难发现是有问题的,因为都是些风向球的文章,大部分人其实是沉默的。

张雅屏认为,马英九任内没有对三民主义进行任何加强的论述,无疑是自废武功。 (洪嘉徽/多维新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