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前国民党副秘(二):韩国瑜已废 侯友宜接班2024


国民党自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惨败后百废待兴,究竟未来蓝军共主花落谁家?是多数蓝军支持者好奇的问题。对此,前国民党副秘书长张雅屏接受多维新闻网专访时表示,高雄市长韩国瑜一旦被罢免后,再起之路已废,至于现任党主席江启臣用人格局有限,面对蓝营支持者因罢韩而生的怒火,该如何摆平,有待检验。放眼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可期待的对象包括国民党前主席朱立伦,以及新北市长侯友宜,但朱立伦投机形象显著,侯友宜若2022年连任市长后,直攻2024年的大位,没有不行的道理。(相关阅读:专访前国民党副秘(三):两岸冲突风险高 陆可能攻东沙

前国民党副秘书长张雅屏接受多维新闻网专访。(洪嘉徽/多维新闻)

少主中兴有碍

江启臣以少主之姿登上国民党主席宝座,一度显示一番改革新气象,只是对长期负责国民党组织发展工作的张雅屏而言,却不怎么看好。张雅屏直言,国民党中央现在的人事布局是不行的,例如台北市议员罗智强属于文宣型的战将,却分派到革命实践研究院担任院长。其实革实院是一个办理党内训练,研究党内论述的地方,待在那里要沉得住气、忍得住寂寞。然而国民党却把一个抛头露面的战将放进一个窝里,难不成要他闷死?罗智强确实是人才,但位置错置。

至于基层组织发展方面,江启臣派任前高雄市社会局长叶寿山担纲国民党组织发展委员会主委。张雅屏认为,叶寿山本身条件不错,也一度是马英九有意进一步栽培的对象,但细数叶的经历,历任屏东市长、高雄市社会局长,但这样的职务,能有全台等级的能量吗?认识各县市主要人士吗?张雅屏说,答案恐怕没有。张雅屏直言,叶寿山是很不像组发会主委的主委,仿佛谁坐上了这个位置,就懂得怎么操盘,可是事实上,组发会的工作并不是如此。

张雅屏表示,江启臣的用人布局,很明显以自己交好而任用,而非此人适任职务与否,综观整个国民党副秘书长群,也几乎如此。“江启臣的布局,感觉起来是打造自己的小圈圈,或是在不自觉中,只能找到自己人来帮忙。”

张雅屏认为,江启臣的用人布局,很明显以自己交好而任用,而非此人适任职务与否,综观整个国民党副秘书长群,也几乎如此。(洪嘉徽/多维新闻)

张雅屏直指,从格局来看,若拿江启臣的国民党中央人事布局,和国民党执政的各县市府小内阁比一比,理论上,国民党中央作为中央级的组织,格局应该最高,但经过检视会发现,江启臣的党中央人事布局不仅没有比较好,而且还差了些,张雅屏断言,将来有一天,江启臣的国民党中央会叫不动地方诸侯。

尽管如此,张雅屏也稍稍替江启臣的布局问题缓颊,他说,为了平衡党中央人事尽是与江启臣交好的形象,江也特地找来政治大学外交系副教授黄奎博加入副秘书长群,而黄奎博确实是具有功能性的人,专长为对美关系。

韩后市看淡

至于江启臣任内最大的考验,莫过于正在高雄市上演的罢韩大戏。对此,张雅屏用了一个“惨”字来形容国民党的处境。张雅屏指出,国民党现在对于反罢韩这件事情,并没有一个主基调,唯一的共识就是不要刺激对方,可是对手在打仗,国民党却在避战,除非城墙够厚,条件够好,否则根本撑不住。

对于罢韩案,张雅屏持悲观态度,并认为韩国瑜很可能失去市长宝座。(中央社)

张雅屏说,自己对于罢韩是很悲观的,通过的机率非常非常高,假如最后过了,整个国民党该如何面对韩国瑜被罢免过后,自家支持者对国民党护航不力的反弹?“七月之后的国民党该怎么领导,这是一个大问题。”

同时,也因为江启臣上任后,看似有意放弃国民党原本的路线,并朝民进党的方向修正,这令人纳闷,这样的国民党是否搞错了改革方向?张雅屏认为,假如看不清楚问题,又要怎么找到答案?如果国民党只以为,党内论述已不符合潮流,那这反而是大错,“因为潮流是会变动的。”

张雅屏说,政党的责任并不是跟著潮流走,反而要有一定的掌舵能力,告诉大家该往哪里走,并吸引更多人加入自身的团队、系统,而不是看哪里人多就往哪里跑,否则跑进去之后一定会傻眼,因为身边都是别人,没有自己人。

张雅屏强调,坦白讲,有时候同样的言语,从一介立法委员的口中说出,对比从国民党主席的口中说出,高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层级,假如江启臣只是想利用党主席的位置,未来恐怕很难走下去。

接班人选浮现

至于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可能由哪些人出面领导参选?对于此议题,张雅屏不假思索,立刻就说出朱立伦及侯友宜的名字。不过张雅屏分析,朱立伦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后期,开始投身辅选韩国瑜,本来还想透过这样的过程修补与各方的关系,一度又展现出未来发展的可能性,但朱立伦后来又开始闪躲,未参与本次国民党主席补选,假如朱立伦仍老是一副左闪右躲的样子,那朱的投机形象将得到确立,并不利下次再争取大位。

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竞选期间,韩国瑜(右)、侯友宜(中)及朱立伦(左)留下难得同台的画面,然而在未来的接班路上,三人很可能是彼此的竞争对手。(中央社)

张雅屏指出,被视为期中选举的2022年台湾县市首长改选,县市首长及地方议员的战果,都会直接影响党内组织系统,整个国民党系统能剩多少下来,很快便能知晓。对侯友宜而言,2022年能否连任,几乎就决定了侯能否更上层楼,“2022选完再选2024,没有不行的道理。”

张雅屏分析,韩国瑜在罢免议题上已屈居下风,很有可能遭遇罢免,“大概已经废了”,其他国民党非县市首长的重要人物,或是重要人物的第二代,几乎也都没了,连吴志扬(国民党前主席吴伯雄之子)也是一副瘫掉的样子,以诸侯角度而言,侯友宜是最有可能做这件事情的(直攻2024台湾总统大选)。

不过侯友宜尽管有一定的优势,但若出战大位,也并非全然没有挑战。张雅屏对此表示,侯友宜的优点在,他没有国民党传统的权贵色彩,但侯需要克服的最大议题,就是曾经被民进党陈水扁政府重用的经历。假如侯友宜能充分发挥自己的功力,展现亲民大叔的特质,或许能淡化扁政府出身的色彩,让人感受到自己别于民进党,同时也要增加与国民党系统的“共生感”,不要被蓝军视为一个“国民党籍的陌生人”。

尽管备受外界看好,但目前光就侯友宜的动作而言,似乎仍未展现出更上层楼的野心上。张雅屏坦言,目前并没看到侯团队对2024有所布局,也许是想先争取连任成功,但是.如果毫不准备其实是不智的。张雅屏举例,当时马英九连任台北市长后,便成立了新台湾人文教基金会,针对全台大专院校办理营队,当然不是玩开心的,假如侯友宜完全都没准备,很有可能会来不及。

张雅屏也对侯喊话,他认为没必要这么别别扭扭,侯友宜现在看事情的角度,其实就可以多从国政角度出发,其实侯对本次新冠肺炎防疫也做了很多事,大可多拿出来讲,毕竟超前部署的不是只有民进党而已,何况民进党都只做一分,然后讲成十分,国民党都已经在野了,若仍“为善不欲人知”,又死有何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