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组建网军都被出卖 国民党改革思维出了什么差错

撰写:
撰写:

2020年台湾大选大败后,国民党“改组”工程随着江启臣当选主席、并陆续发布新任党务主管人事命令而逐渐推进,但是国民党的“改革”却还在原地绕圈圈,甚至内斗外患此起彼落,让人看不到这个政党的品牌价值有拉升的迹象。

江启臣虽然就任国民党主席,但其就任前该党召集网军侧翼一事却在就任后被台媒披露。(洪嘉徽/多维新闻)

当地时间3月24日,台媒《镜周刊》发布专题报道,揭露国民党宣传部门私下邀请脸书(Facebook)14个“挺蓝”粉专版主,到该党中央党部“开会”讨论国民党与侧翼之间协调合作的可能性。这则报道引起注目的内容在于,国民党并不打算提供报酬或资源给这些版主,也不愿在这些版主面临政治压力时出来承担与回护(如提供法律协助),更有甚者,私密对话内容被出卖给了周刊、摊在阳光下。

粉专“黑框作业”版主发文回顾整个过程,他表示,国民党没有保防观念,不知道该怎么做,“像是卡神(指杨蕙如)就很厉害”,用白手套来处理带风向等政治工作;而他也纳闷《镜周刊》竟然清楚国民党当天临时更改会议室,“也许版主群有内奸、或者国民党内有内奸”。“都兰山领草泥马”更发文称,“那个卧底的我已经知道妳是谁了”。另外,粉专“黑夜奇侠”则发文称,《镜周刊》指涉有版主当场骇入国民党网站后台的消息是假新闻。在《镜周刊》名单上的“李姓中坜选民”、“太麻里隔壁吉娃娃”,也表示自己根本没被受邀。

关于整起事件的细节与诠释,宛若罗生门,但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国民党确实有召集侧翼开会,以及,有人出卖国民党和这群版主。结果就是国民党才刚踏出的改革宣传工作脚步被斩断、立场亲蓝营的版主们也各自互相猜忌、失去互信。

但是,与其究责“卧底”以及《镜周刊》甚至是敌对阵营,国民党不如反省,为何这件事情会搞成这样?国民党的改革思维到底错在哪里?

单从整起事件来看,国民党虽然有心要改革宣传劣势的问题,但不仅不愿付报酬、更不愿承担政治风险与提供法律援助,此外也并没有设身处地为人着想,坚持会面地点在中央党部大楼,也使曝光机率增加。与这些缺漏搭配的,正是国民党长久以来那高高在上的党文化思维,“认同我,就应该要答应做义工”。这种观点不但忽略了他者的时间成本跟精力,而且简直忘了现在的国民党才应该低声下气寻求帮助,而不是指挥主导。这种操作手法与民进党相比,宛若天壤之别。

虽然,国民党想要改革成一个有“战力”的政党,但那并不是倚靠外界帮助即可,更重要的是国民党本身是不是足够团结、有战力、足以让人尊重同时又能够尊重侧翼,先问问自己这个问题,国民党也许才会发现问题。

连侧翼都看不起国民党,可见该党迄今的“改革”有多失败。举例来说,面对自家党内立委吴斯怀质询民进党政府的内容频频被绿营围剿,国民党并不出声维护,反而予以斥责。先前更是刻意不让吴斯怀进入他真正擅长的外交国防委员会(吴斯怀曾任台军陆军中将、是军系立委),坐看吴斯怀成为民进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政治提款机”,连带整个国民党都被逼进万丈深渊。

2019年7月28日,国民党召开全代会提名韩国瑜竞选总统,而现场将孙中山手书的《三民主义》复刻版拍卖,由中常委林荣德以新台币298万(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标得。林荣德并在2020年短暂代理国民党主席。(杨腾凯/多维新闻)

政治宣传的重要性在于它必须有论述、有理念、口径要一致、团队要能够引领社会,但是,一切的前提在于建构论述与党内团结,而国民党连对自家人都不帮忙,还想将宣传外包给他人、又不愿付费,这种短效思维怎么可能成功?

如果有心改革,国民党应先扪心自问,不论是组建网军侧翼、还是要求党籍立委经营网络粉专达到一定流量,这些是国民党首要的改革方向吗?这样的国民党,是否会陷入另一种的“民进党化”、甚至不接地气?在论述上,既然两岸论述保持与民进党的区别仍是国民党坚守的,那么国民党或许可以从社会经济民生论述方向多下功夫,前不久《三民主义》原件复制品才被国民党拿来拍卖,既然都可以拿出来卖钱,为什么不能翻新其内涵并重新经营?相较于打高空,知道这个社会大家关心什么、在意什么,把脚踩在泥土里才是切合实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