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子里的统一 国民党还愿意提笼促统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前国民党副秘书长、前组织发展委员会主委张雅屏。(洪嘉徽/多维新闻)

国民党前副秘书长、前组织发展委员会主委张雅屏近日接受多维新闻专访,主张国民党应该把心力放在捍卫中华民国宪法,“九二共识”的正当性建立在中华民国宪法之上,国民党的终极目标也不是统一。(延伸阅读:专访前国民党副秘(一):国民党终极目标不是统一

张雅屏所言,无疑是国民党抛出两岸论述的一种路径。那么,接下来该问的是,国民党有没有其他路径可采?

国民党得先认清自己是在野党

国民党在谈论自己的两岸论述前,得先认清自己的角色为何。国民党如今的角色是在野党,现在所抛出的一切主张,涵括公共议题主张在内,其信息传递对象都是台湾社会,意即国民党此时此刻的重点非在于跟中共方面对话,而是如何说服台湾社会,让台湾社会自2020台湾大选后,依旧存在的不信任感稍稍“宽心”,让台湾社会相信“国民党不是一个‘卖台舔共’的政党”

同中共方面对话、斡旋,这都是执政党该做的事情,而在野党该做的也从来不是替执政党烦恼执政党该烦恼的事情。某种程度来说,国民党2020败到退无可退,也是角色错置使然。国民党若没有弄清楚此刻在台湾的角色为何,仍旧错置自身角色于执政党,国民党接下来的所说所做,皆会被贴上“卖台舔共”的标签,毫无说服台湾社会的可能。

国民党该学李登辉“关在笼子里的统一”?

回顾李登辉1990年设立“国家统一委员会”(简称国统会),意促两岸走向谈判桌,并将两岸终极统一的必要条件设在“中国大陆民主化”,时人称“这是笼子里的统一”。李登辉的此种拖延战法,拿到如今究竟可不可行?

无可置否的是,国民党内确实有一派说法,意欲依循过去的国统会模式,帮国民党在两岸论述这个命题上解套──也就是设一个短期内不太可能发生的条件(中国大陆民主化),让国民党告别“卖台舔共”的标签。

时至在马英九任内,马英九也不是没有抛出过类似“中国大陆民主化才坐上政治谈判桌”的主张。然而,此一时,彼一时,时值国民党执政,马英九确有必要设一个避免中共过于往统一推进的底线。国民党忽略的是,这条底线不论是作为执政党、在野党,都有必要明确维持底线──这条底线到国民党角色置换成在野党时,便是“国民党不强调,中共不理会,台湾社会不知晓”,彻底的被模糊化。

国民党该不该走回国统会模式是一回事,该不该捍卫底线又是另一回事。中共对于国民党之后的两岸论述亦是持观察态度,且中共会着眼在国民党抛出这类主张后,台湾社会的反应以及有无让台湾社会稍稍宽心,进而有重新执政的机会。依照中共目前的态度,国民党的角色如果民进党愿意递补上去,跟民进党谈判也是可能的选项,中共的态度向来是“会捉老鼠的猫就是好猫”,至于原本的国民党被替换成谁,不在中共担心范围之内。

两岸关系不是国民党的专利,国民党唯一优势是,可以在捍卫底线的前提下,高喊“两岸和平稳定发展”,民进党则因选民结构之因素,哪怕绿营非常想大方喊出来,想喊也要喊得相当小心翼翼。

蔡英文当选连任。中共无疑也给了民进党相当的政治操作空间。(洪嘉徽/多维新闻)

中共也给了民进党操作空间

2020台湾总统大选,国民党大败,某种程度而言,中共亦要负一定的责任。中共往前跨的那一步又快又大,让国民党连当下问题当下解决的反应都做不到──国民党整场选战的纷扰太多,也无心力回应中共。

习近平在2019年1月2日发表“习五点”,其中一点是“两制台湾法案”,就中共的语境,中共“主观”认为这并没有把“九二共识”跟“一国两制”画上等号,两制台湾方案具有相当的空间跟“探索性”,两制台湾方案的具体内容为何,可透过两岸的政治协商予以填充──奈何郎有情兮女无意。

就台湾人的理解,两制台湾方案就是“九二共识等于一国两制”,再来就是一阵此消彼长的动态互动,以及香港反修例事件的风风火火,皆给了民进党政治操作的空间,压缩了国民党的响应空间。国民党此间若有明确底线,纵不能推进光谱上的位置,亦不会被持续打向统一那端。

国民党该重新考虑的是,即使“中国大陆民主化”过去曾经提过,但其在不同的政党角色、时空背景下,形式一样,内涵、效果则不尽然相同,此时此刻的国民党又是否愿意重新拾起这个“语言工具”?纵然这是笼子里的统一,国民党又是否愿意提起笼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