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免韩国瑜”已成定局 韩国瑜如何才能“扭转乾坤”

撰写:
撰写:

根据台媒报道,“罢免韩国瑜”二阶连署书40万份,已于2020年3月9日送进高雄市选委会。而根据台媒的持续追踪报道,目前罢韩连署书已达55万份,十分逼近罢免的最低门槛57万票。倘若“罢免韩国瑜”的第二阶段顺利通过,罢免投票可能訂在2020年6月期间。

韩国瑜的处境究竟有多危险,必须让数字来说话。

从2020总统大选的得票数来看,韩国瑜在高雄市的票数是610,896票,而蔡英文则高达1,097,621票。相较之下,2018年“九合一”大选,韩国瑜的得票数是892,545票,而民进党陈其迈则是742,239票。换句话说,初估来说,民进党在高雄的票数增加近35万选票,而韩国瑜则流失28万张选票,两者一来一往之间,差距超过60万票。

以选罢法的规定来说,目前现行罢免制度为分二阶段征求选民连署,通过之后再进行选民投票决定罢免结果。以高雄的选民人数约为229万人来说,同意罢免仅需要高于不同罢免票,而且超过选区的25%得票率(即57万票)。若以连署书的数量来看,投票当日同意罢免的票数应该非常容易超过最低门槛。或者另一个算法是以蔡英文在2020大选中高雄的得票数近110万票来看,只要有约6成的人出来投票,就能突破最低门槛。

换句话说,韩国瑜唯一避免被罢免的局面,就是让反对罢免的票数高过同意罢免的票数。但以2020大选的结果来看,这样的局面显然并不乐观。

3月15日江启臣以新任主席“起手式之姿”拜会韩国瑜,率领党内青壮代表人物党籍立委林为洲、党团书记长蒋万安等人密会韩国瑜,宣示该任期首要之务就是帮助韩国瑜渡过罢免风波。

韩国瑜若真的被罢免,而对他个人来说,这样的局面可能意谓着他的政治生命即将划下句点,在经历2018年高雄胜选到2020年参选总统,而如果他真的再遭到罢免,将成为台湾政坛历史上第一个被罢免的直辖市长,这样的“大起大落”将严重打击团队的士气,也在未来恐成为韩国瑜的“心魔”。

而对国民党的意义有二方面,首先这意谓的国民党有很大的概率也将失去高雄市长的补选机会,将使得民进党能成功地吹响2020九合一大选的“先锋号角”,为民进党在2022九合一大选中“收复失地”的企图打下一个良好基础,而这样的结果也将使得国民党痛失一名“政治奇才”。再者,对于新上任的党主席“少主”江启臣来说,这可谓“开幕战”大败,间接证明江启臣的能力有限无法拯救韩国瑜,也将使得他未来面临难以统领其它国民党大老的局面,换句话说,江启臣和韩国瑜的命运已经无形中捆绑在一起。

因此可以说,国民党只能拚尽全力避免韩国瑜被罢免,这场“高雄市长保卫战”将会是影响国民党未来发展的重要关键事件。

外界认为韩国瑜不应“直球对决”,要避免激化对立面,而在未来,积极防疫反倒能成为他最主要政绩诉求和政治防御。但这样的想法或许有些不切实际,如果韩国瑜团队还冀望“奇迹”出现,期待同意罢免的票数少于57万票,低于投票率25%的门槛,这种“怯战”的心态反倒可能提早宣告“比赛结束”。国民党和韩国瑜团队不该“坐以待毙”,目前的局面对韩国瑜来说无疑是“背水一战”,而韩国瑜能“存活”的方法只有转守为攻、主动出击,让反对票大于赞成罢免的票数。

若从数字来看,2020总统大选的结果为韩国瑜在高雄市的票数是610,896票,而蔡英文则高达1,097,621票。这样的结果显示有109万人对韩国瑜投下了不信任票,但这109万票并不见得就是绿营的基本盘,此间必然充满浅蓝、浅绿、中间选民的票数,而韩国瑜就是要从中争取他们的支持,让高雄的局面重新迎回2018“九合一”大选的“高光时刻”。

虽然韩国瑜团队或许会认为在2020大选惨败后,应该回归本位,专心市政以及接下来的防疫工作,但如果他们忽略了“韩国瑜保卫战”本身就是一场台湾蓝绿政治的“先锋战”,过于被动的防守反倒让“罢韩”的网路声浪不断扩张。尤其高雄民众对于市政工作的认识和评价,也自然需要媒体的宣传和推送才能更加“有感”。韩国瑜可能因为顾忌2020总统大选中的“黑韩产业链”,而在选后改成谨言慎行的行事风格,但临近罢免期间,“黑韩产业链”必然又会卷土重来,因此正面对决才是让韩国瑜挺过这次危机的唯一选择。

宣传韩国瑜在高雄的政绩自然是重要工作,虽然“挺韩五虎将”(支持韩国瑜的5名民间意见领袖)可谓不留遗力,包括“贴纸哥”黄建豪、“强强滚大哥”张铭志、“文山伯”张文山、“杏仁哥”吴育全、前高雄市鸟松里长陈清茂均以个人身份透过网路直播协助宣导政绩,然而这样的媒体效果跟韩国瑜在2020总统大选期间的曝光率还是无法比拟。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后到2020总统大选期间,一直是台湾媒体的焦点,的确让台湾的媒体报导处于南北平衡的状态,相较之下,韩国瑜2020败选后在主流媒体的沉默,让人察觉台湾新闻又回到以北部新闻为重的情况。因此韩国瑜也可以强调高雄在他的努力下如何成为主流媒体的关注,同时连带带来观光旅游的实际收入,而这一切都必须公开透明地用数据呈现出来。

所谓的“转守为攻”还包括韩国瑜团队必须说服浅蓝、浅绿和中间选民,为什么高雄市长只能由韩国瑜来担任,而“罢免韩国瑜”将会使得高雄付出怎样的代价和风险。此外,韩国瑜也必须面对青年选民长久以来的质疑,透过不断累积网路声浪成功改变风向,让他们愿意再给韩国瑜一次机会,在“罢免韩国瑜”中成为投下反对票的助力。而对青年选民来说,最迫切的当然是经济问题,包括就业率和青年创业,而这些诉求不能以“高雄发大财”来轻描淡写敷衍过去,而必须让青年民众“有感”才能再次“翻转高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