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民进党”又要重出江湖了吗

撰写:
撰写:

正当世界各地莫不为新冠肺炎疫情焦头烂额之际,台湾政坛却突现波澜。民进党政府内部在处理公股企业人士的争议、近日警政署长与内政部长之间的龃龉、行政院长不点名批判内政部长等作为,再加上3月中旬民进党立法委员提出的《会计法》修法、《国土计划法》修法,甚至可能再提《赦免法》修法,一切动作都让人丈二金刚。为什麽要在防疫当下,“偷渡”这些重要法案?又为什麽在当下,会出现这些人事斗争?

台内政部长徐国勇(右二)与警政署长陈家钦(左一)的内斗,成为近日台湾政坛的焦点。(中央社)

台内政部长与警政署长之间的纠葛,起源于內政部长徐国勇以處理警方人事升遷案涉及偽造文書為由,將警政署長陳家欽函送法辦。内政部的理由在于,陈家钦处理内部人事调动已不止一次出现类似状况,但据了解,徐国勇与陈家钦二人早已不和,会发生此事,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然而,行政院长苏贞昌在此事的态度上,则是批判徐国勇,他认为徐若觉得陈家钦不适任,应先与其讨论,而非做上述动作;他更表示,台湾民众一定搞不懂,“为何在疫情当下还要这样乱”?在此案引起轩然大波前,苏贞昌也曾对徐国勇宣布取消全台性酒测一事上挑明“不要来乱”,在短时间内针对同一人叫他别乱,可见不但陈徐、苏徐之间的问题也很大。

另一方面,苏贞昌日前亦针对桃园航勤公司、华储公司、华夏航科、台水公司等台湾公营事业或公股企业的董座宣布人事异动令,苏贞昌更直接点名批判某公司的汽车撞到飞机、公司内乱,“把董事长拉下来也是刚好”,引起担任原桃勤公司董事长的民进党籍前立委郭荣宗不满大声反呛。更有人认为,近日所发生的这些案件,让民进党党内派系之争再度浮上台面。

更不用说,早在3月3日时,民进党立委就提出《會計法》修法草案,并在该日完成一讀。据蔡易余等16名民进党立委提出的修正草案,明定於現行條文的適用範圍中增加“機要費”,規定2006年12月31日以前各機關支用之機要費、特別費,其報支、經辦、核銷、支用及其他相關人員之財務責任均視為解除,不追究其行政及民事責任;如涉刑事責任者,不罰。甚至,蔡易余还欲提出《赦免法》修正案,希望透过法律的调整,为陈水扁解套。

此外,行政院在2月20日时,也提出政院版的《國土計画法》修法草案,草案部分內容被質疑是替政府開發、甚至是替财团開後門,引起许多環保團體和跨党派立委的抗議,並呼籲撤回该草案。不過,表決後民進黨仍以人數優勢反對撤回,並通過草案付委。这个结果,让许多人重现对民进党的“资进党”印象。

事实上,民进党在2018年底“九合一大选”惨败时,外界就归因于是“讨厌民进党”作祟。蔡英文在2016年胜选后,虽有很多政策愿景,但实际执行后却是困难重重、民众怨声载道。例如“一例一休”同时触怒劳方资方;同性婚姻合法化争议;军公教年改议题;核能与绿能发电问题;以及讲出“东厂说”的半吊子转型正义,不同因素加总在一起,顿时让“讨厌民进党”成为台湾最大党。

即便民进党在2020年大选扭转乾坤获胜,但民进党的政党支持度并未提升,只不过与国民党平起平坐,这就已明确向该党提出警讯,千万不要认为台湾民众多数支持民进党,只要民进党再犯蠢事,“讨厌民进党”就有可能重出江湖,吞噬掉该党。

2018年九合一大选,民进党惨输给国民党。(洪嘉徽/多维新闻)

如今的台湾社会,无明确政党支持的中立选民已然是多数,今天投民进党,下一次则有可能投给国民党或民众党,风水轮流转没有永远的好运。民进党若自以为是,认为总统立委都是吾家的所以可以胡搞瞎搞,那么,总有一天或许也会坠入深渊、难以复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