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政府接连内斗 民进党还学不会做好执政党吗

撰寫:
撰寫:

蔡英文第一任期即将结束,按照惯例,在她第二任就职大典前,内阁也即将改组。不过,被不少中外媒体誉为防治新冠肺炎疫情成效极佳的蔡英文政府,近日却发生了引人注目的内部斗争,这也可能为蔡英文即将到来的第二任期埋下不安的因子,甚至冲击民众对民进党政府的信任度。

蔡英文(右)第二任期即将到来,民进党政府却频传内斗。(中央社)

首先,2020年3月,突如其来的公股企业大换血,引起民进党内派系不满,不少党内立委、同志甚至直呛行政院长苏贞昌,例如被苏贞昌点名“汽车三天撞两次飞机”的桃勤公司原董事长郭宗荣,还以业绩佐证,抨击苏贞昌“实在没有理由用不实的数据来伤害自己的同志”。但面对诸多党内质疑与指责,苏贞昌都以“用人唯才”轻轻挡过。

眼看着公股企业突然换人引起的风波即将告一段落,却又发生了警政署长任用人事案遭内政部长法办、而行政院长事后才得知一事。从苏贞昌自己对此事的回应来看,台湾内政部长徐国勇与行政院长苏贞昌已经几乎公然撕破脸,苏贞昌表示他在意的是徐国勇“从来没跟我讲”,甚至事后还称“因为忙,忘了向院长报告”,不满之意相当清晰。

台内政部长徐国勇,在这次法办警政署长的过程中,并没有预先知会行政院长苏贞昌,使得后者不满。(洪嘉徽/多维新闻)

上面两起事件都没有在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迹象,且涉及政治组织的结构性问题。就公股企业来看,突发式换人早就不是第一遭,光是2019年4月初,台湾六家公股银行突然发布新人事案,当时就已引起不少讨论,且当时苏贞昌的回应也是“用人唯才”;2020年的风波宛若翻版,只不过被撤换者的反弹声音比较大。苏贞昌看似公正无私,实则在“用人唯才”招牌下,同样回避了公股企业负责人的可课责性,好像除了行政院长外,无人能够撤换、或课责这些政治任命的董座及总经理。

追根究柢,在民进党政府不愿意揭露官股企业人事任用的征选程序与那些公股企业的完整名单和营运状况下,事情显然没有结束。毕竟,台湾执政党能够任命的、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官股企业与财团法人,甚至是基金会,总数不在千家以下,没有一个完整、公正的制度存在,这种换人引起的党内倾轧,恐怕只会不断上演。

而警政署长陈家钦遭法办一事,内政部长徐国勇引起苏贞昌不悦的原因主要在于行政伦理上的不尊重。其实,徐国勇本身是最讲究要别人对他尊重的,不管是此前他指者台媒记者的鼻子说“跟一个部长问问题、客气一点”、还是早前台立法院长游锡堃遭恐吓事件时抱怨警政署没先跟他说,让他“失礼”,都显示徐国勇对于内政部长地位威严的珍爱,但是在法办警政署长一事上,很在乎官威与行政伦理的徐国勇,却没有先向苏贞昌报告,反倒以“重蹈黄世铭泄密案的覆辙”为由,先斩后奏。

人们很容易纳闷,民进党已经二度执政,且这次执政马上要迈入第二任期,为何在基本的信息透明度与行政伦理上还会犯错?显然民进党这个“执政党”还有很多功课要做。

台行政院长苏贞昌撤换不少公股企业董座,遭到党内非议,如果能够从制度着手改善任命程序与民意代表参与监督课责,则或可降低党内争议。(洪嘉徽/多维新闻)

让我们来看2015年“在野党”民进党竞选时,是如何对这些问题提出尖锐抨击以及呼吁改革的。当时,二度竞选总统的蔡英文高举五大改革的要求,分别为“实践世代正义”、“改革政府效能”、“启动国会改革”、“落实转型正义”与“终结政治恶斗”,其中针对政府效能,蔡英文还特别解释是“信息公开”、也强烈希望能够终结政治恶斗。但是,当年在野的民进党呼吁的信息公开一事,到上台执政后,仅仅就上千名公营企业、基金会、财团法人的人事任命程序,民进党政府就从未摊在阳光下,而政治恶斗更成为蔡英文步入第二任期前,布置在民众眼前的观礼台。

不仅如此,2013年时任台湾副总统的吴敦义女儿携子出国,因为没带护照,临时在机场办理,当时民进党排山倒海而来的批评“特权”声浪,充分做到了在野党监督之政党的功能;但是,2020年台湾疫情爆发时期,同样发生交通部观光局高阶主管的儿子回台、要求机场旅馆人员接待,后者因而染病。在野时的强力监督,到了执政时,民进党却无法反求诸己。

民进党在野时,对执政党的监督能力是无庸置疑的,但是成了执政党之后,在野时所不断强调的“改革”大旗,在面对内部利益分配冲突与权力倾轧之下,还能够高举多久?从这次内斗来看,民进党终须体认到,改革往往不能免于让自己受痛,而如果能藉此机会在透明度、适任官员、公股企业可课责性上面大刀阔斧,则人们未来才会记得民进党作为“执政党”的贡献。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