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官方纪念郝柏村 政治各取所需却绕不过历史全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村于当地时间3月30日逝世,享寿102岁,各方悼念纷纷发出。然而,从中也可以发现,不同立场或出发点,回顾郝柏村一生所呈现出的语言或强调的重点,有着不小的差异;换个角度来说,这也反映了各界对中国近现代史、中华民国史之史观纷杂的一面。

郝柏村的一生,映照近现代中国军事史的某些重要面向。(中央社)

两岸各界对郝柏村一生的撷取和悼念差异

对于郝柏村的逝世,台国防部发布新闻稿,称郝柏村是“革命军人的典范”,国防部指出,1935年时郝因“目睹国家受日压迫日亟,怀抱青年抗日救国之心,毅然投笔从戎,考入陆军军官学校第12期,自此一生职志,军旅为家”。国防部细数郝柏村曾经参与的战役,包含抗战的广州战役、赴缅甸北部参加远征军、以及八二三炮战时担任金门烈屿步兵第九师师长,军旅历练还包含军长、总统府侍卫长、第一军团司令、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等,并获颁“青天白日勋章”。台国防部总结郝柏村一生,称其“见证了国家百年发展的许多关键时刻,对挚爱的国家充满使命感、迫切感与责任感”。

而台行政院长则由发言人Kolas Yotaka (谷辣斯.尤达喀尔)转述指出,“非常感谢郝柏村对国家的贡献,也希望家属节哀”。蔡英文则在脸书(Facebook)发文,称“感谢郝前院长一生为国家的付出,特别是在八二三炮战中守护国土有功,足堪后世感念”;李登辉办公室主任王燕军在受访时表示,“郝柏村也算是一代名将,只能说福寿双全”。苏贞昌、蔡英文对郝柏村的逝世,相对来说较为冷淡,此前在台参谋总长坠机意外后相当积极表态的美国在台协会迄今更无任何的表示。

郝柏村在蒋经国时代长期担任台军参谋总长,是历史上在任最久者,也对台军现代化与自制武器多有贡献,对此李登辉曾表示,郝柏村塞住了其他将官的升迁流动。(台湾国防部供图)

而国民党则在新闻稿中表示,郝柏村戎马一生、公忠体国,个性刚毅不屈,于国家认同上不偏不倚,是值得全党效法的模范。党主席江启臣也提到,郝柏村“见证了中华民国百年历史,一生担任过无数国家及本党要职,亲身参与保卫台湾、建设台湾,对国家民族有卓越贡献,国民党将永远缅怀‘郝伯伯’传奇的一生”;同时,马英九也发布新闻稿,称郝柏村一生戎马,历经抗日、剿共、八二三炮战,追随先总统蒋公光复、保卫、建设台湾,“让中华民国在风雨飘摇的岁月中站稳脚步,是共产、民主阵营对峙见证者”。他也赞许郝柏村担任参谋总长、一级上将与国防部长时,对国军现代化、建造经国号战机等施政贡献。国民党其他要员,如周锡玮、洪秀柱、吴斯怀、李彦秀、朱立伦等人也表示了悼念。

大陆方面,中共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指出,郝柏村先生、王文燮先生(3月29日逝世)“民族情怀深厚,坚决反对‘台独’,致力国家统一,为推动两岸关系发展贡献良多,赢得两岸同胞广泛赞誉和敬重”。

各取所需之下被忽略的“抗战老兵”

从各界对郝柏村发出的悼念来看,其实各自撷取了郝柏村人生中的某个片段,例如民进党强调郝柏村在八二三炮战中的保台贡献、共产党则强调他反台独、支持中国统一。至于国民党,更是以郝柏村“亲身参与保卫台湾、建设台湾,对国家民族有卓越贡献”,以及有点暧昧模糊的“国家认同上不偏不倚”,来加以形容,态度相当值得玩味。

其实,民进党、共产党与国民党都未提及1949年前的郝柏村,特别是抗战与国共内战时的贡献,反而是台湾国防部跟马英九、周锡玮等人较为详尽谈到1949年前、“30岁前”的郝柏村,包含他投身军旅、参与抗战与远征军的初衷、经历等。从认同上来说,各界都不会否认郝柏村是个坚定的“中华民族主义者”,这个立场的形塑,很大程度是源于1930年代的中国内外局势的交迫所积累的情绪,这跟与他相近年岁、但不同经历的同辈如李登辉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郝柏村认为,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原本日军侵华要从北南下,这对于当时的国府极为不利,因而蒋介石主动开启淞沪会战,将日军战线南移,也把整个战争结构扭转,为国军争取到以空间换时间的优势,图为淞沪会战的国军炮阵地。(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郝柏村晚年勤于著述,随着年龄增长,尤其越着力于抗战时期中国军事与政治史的解读和分析。他在《郝柏村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一书的序言中表示,他出生于1919年,当时距离鸦片战争已有79年、距离英法联军攻入北京59年、距离甲午战争24年、距离八国联军则是19年,“如果你问我对上述四次战争所知多少,我的答案是甚少”;“现在80岁以下的同胞,你问他们对抗战所知多少,答案和我对鸦片战争的了解一样”。

因而,他在暮年以黄埔军校毕业、国军嫡系部队出身的立场,不遗余力地解读2006年开放阅览的《蒋介石日记》。他认为两岸执政者对于抗战历史都有所扭曲或忽略,也因为深恐后世误解抗战史,方致力于以亲历者的身份,留下最详实的记录。郝柏村始终坚信,八年的对日抗战胜利是中华民族得以立足于今日世界的基石,没有抗战胜利,就不会有废除不平等条约,而构筑中国血肉长城的唯一总工程师,是一直被他尊称为“委员长”的蒋介石。

如今随着郝柏村的逝去,各界对他的哀悼已不是他所能掌握,他常被报道的几个印象,不论是“郝伯伯”、“军人组阁”、“军头干政”、还是“八二三烈屿指挥官”,对他来说或许都不重要。他已经用晚年的笔耕决定了要留给后世的遗产,是那上百万字累积出的系列著述,也是他将自身定型为“抗战老兵”的加固工程。那段历史,就如他所自承“绝不仅是研究文字,而是鲜明的昨日记忆”,随着郝柏村生命画下句点,两岸各界面对近现代史的立场差异也尽显,这份抟聚中华民族主义的昨日记忆,往后只能寄望更多历史研究与档案开放来加以丰富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