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枪炮、病菌与美中台“新四角关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生理学家戴蒙(Jared Diamond)探讨人类社会发展史的名著《枪炮、病菌与钢铁》,该书书名恰为台湾开年以来的发展大势写下脚注:总统大选、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国民党主席补选接踵而来。加上各种因素冲击,左右台湾命运的国际政治格局有了明显变化。影响台湾最巨的大国关系,是中美关系,再加上台湾本身,就构成了“美中台三角”;但台湾这一“角”还可拆解成民进党与国民党两方,若从“四角”结构来看这段时间的”美中台关系”,有助于勾勒出2020年春季以来的格局变化。

《多维CN》56期2020年4月刊、《多维TW》53期2020年4月刊即将新鲜出炉,精彩内容抢先看!

三重因素下的“四角”变形

先看中美关系。双方在台湾总统大选前已几乎要签订贸易战第一阶段协议,1月15日订约后,看似从濒临破裂的局面中和缓了下来。但中国大陆随即爆发大规模新冠肺炎疫情,双方在病毒来源与名称上有诸多龃龉。再加上美国大选将届,特朗普(Donald Trump)不断把中国搬出来作为政治箭靶,外界看来中美关系令人捏把冷汗。

美台之间则不一样。美国在大选前就对民进党政府有诸多支持,选后更通过《台北法案》(TAIPEI Act)声援台湾的国际处境,近期《台美防疫合作联合声明》也是双方气氛融洽的象征。就美国和国民党关系而言,与美方关系良好的江启臣当选党主席后,美国随即发来贺电,而国民党恢复设立驻美代表处也已箭在弦上,新任党务主管更有专门经营对美关系者,相较此前的冷淡,未来双方关系应会升温。

至于两岸关系,民进党政府以817万票胜选后,并未能在“八字箴言”策略下与中共修好,反而因为蔡英文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专访时提出“我们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们叫自己中华民国台湾”,受到中共强烈不满与抨击。

此外,民进党政府防疫政策是优先针对大陆人士与两岸来往,以及台副总统陈建仁等党政要人不断质疑中共疫情透明度,更让北京透过官媒密集痛批台湾“以疫谋独”,双方关系雪上加霜。

国民党则是在败选后面临极大的内外压力,不少人检讨九二共识的适用性,并认为应该对中共更加强硬及清除党内的“买办”阶层,以刮去国民党的“红统”标签,改组潮流中,江启臣的当选并未收到中共循例拍来的贺电,国共两党关系遂从友善转趋冷淡。

最后是台湾内部国、民两党的关系。两党在大选前成厮杀的态势,几乎天天重炮互击,但选后国民党内部改组,江启臣就职演说并未提到九二共识,还获得民进党主席卓荣泰表示“肯定”。两党在防疫与纾困政策上,也没有太多异见即迅速通过立法,敌对关系表面趋缓了不少。

近期美中台四角关系变化。(多维新闻网)

风险加大的四角与国民党的微调

至于四角当中的六组关系变化,显然是由论述方向与互动所牵引而有所变化。从中可以发现,主要的变动方,其实是国民党。如同本刊此前所分析的,国民党“蔡英文化”,等于把自身挪移到接近民进党的位置后,原先的长方形变成了更像三角形的梯形,基本上又回到了美中台“三角”的结构中。

那么,这个结构有什么问题呢?主要在于,目前来看国民党与民进党都跟美国友好,同时与中共疏远,使得中共几乎成了三角赛局理论所说的“孤雏”,也就是对现状最为不满的一方。但是处于美中台实力最弱一方的台湾,面对中共的不满,却没有妥善回应,最终很可能必须承受三角赛局的不利后果。

一个迹象是,近日两岸军事紧张更胜先前。2月以降中共军机绕台至少达4次之多,甚至还有夜间训练;而美军也在3月中旬于南海组织远征打击群(ESG)联合演练,亮剑意味浓厚。就台湾而言,更为重要的是3月金门海域发生了两起以上的两岸海域对峙,甚至有零星暴力事件,都说明了两岸关系是美中台三方的最大受力点。

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特别强调恢复经营对美关系、以及与年轻人交流,甚至扮成诸葛孔明招纳媒体人才。(Facebook@江启臣)

国民党方面,拥有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国际关系博士学位的江启臣,不会没有发现,国民党的位移已经造成台湾内部失去平衡美中台三角的第四角力量。在他当选以后也逐渐调整竞选期间有些比较强硬的言论,转而在就职后的数个场合释出一些与民进党区别的讯号,也作为对中共的善意。

例如,3月11日江启臣主持首场中常会时,称国民党败选不代表九二共识有问题。3月17日江启臣参加洪秀柱的“护宪保台论坛”节目,又说出“我们出生在台湾,但是在血缘文化上都跟中国有关,所以基本上,我是台湾人也是属于中国人”,给党内带来一定的震撼。

国民党的改组,此前受到不少“民进党化”的批评;现在看起来,江启臣有意在美中台四角关系中寻求重新定位国民党的契机。除了“中国人”认同宣示之外,他在两岸主张上,表示九二共识的本质是求同存异、搁置政治争议或主权争议、展开两岸功能性交流,更说“站在两岸和平目标,对于两岸未来可以赋予更多想象,除了台湾,大陆那边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够更有想象空间”。江启臣的调整是否能够有助于国民党本身在四角关系中寻得新的定位,值得密切关注。

回探四角本质 商榷台湾战略

回过头来看,上述四角关系变化观察,是以近2个月的时间为界。但是若要进一步了解此四角关系,甚至是判断发展方向,还是必须分析它们的本质。

就中美关系而言,两国在国际体系里的竞逐,究竟是否是零和游戏?目前依然众说纷纭。但是双方在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这类全球紧急事件,都没能达成合作,甚至大打舆论战,再加上美国大选的因素,让中美关系充满紧张的敌意。不过,当中最为微妙的当属台湾问题,中美依各自利益而进行的博弈,台海虽是可能的火药库,却也是中美最有可能达成“交易”的区域。

台湾的地位受中美关系影响甚巨,因而如何拟订良好的、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尤为重要。(AFP)

循此思路来看,美台关系当最诡谲。美台虽然友好,但《台北法案》仅支持台湾成为“不以主权国家为参与资格”的国际组织会员,并在其他适当组织中取得观察员身份;此外,台美自由贸易协议(FTA)议题,也正受到美方更多美猪美牛进口的压力。简言之,美国对台湾的友好,是有底线和要求的,底线就是不承认台湾为主权国家,要求就是经贸利益。

至于对台湾最为关键的两岸关系,本就具有权力不对等的本质。孟子所说的“以小事大”虽常可见于相关评论,但对台湾来说,心态上的优越感难以放下,各党和民意也越来越不愿意直面两岸关系,甚至在对外政策上,选择越发激烈地对抗北京,到头来承受着美中台关系的主要压力。

由此回过头来检视国、民两党关系,短期虽然看似融洽,但是两党关系本质是围绕执政权的零和竞争。无论如何,2022年县市首长选举以及2024年总统大选,蓝绿终究要正面对决。

那么,民进党和国民党都应该理解,不论是中美、两岸间的脱钩或新冷战,皆不会是台湾的利基,反倒可能加剧风险。懂得对美“以小事大”的台湾,也应该换个角度思考并找寻机会修补两岸关系。当台湾失去平衡的意愿与能力时,主体性跟安全性即是空谈。大选已结束,疫情也终会过去,但台湾在区域格局变动下的挑战才刚开始,民进党和国民党都无法回避。

本文转自《多维TW》053期(2020年4月刊)《枪炮、病菌与美中台“新四角关系”》

请留意056期《多维CN》、053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下载】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