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台湾逝去 天然独仍迷失方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皇民的后裔──这是2014年九合一大选时台湾一级上将郝柏村批评柯文哲的话,这是他生前最后一个在台湾社会引起的广大舆论风波。2020年3月30日,郝柏村病逝,一些台湾年轻网民在脸书上留下不甚好听的评语,倒是一些中年人对郝柏村的评价温润得多,”一生戎马,爱党爱国,至少是个正直合格的军人”。

在台湾觉醒青年看来,郝柏村太国民党,外省、高级军官、不够具备“进步价值”之素养(比如其“皇民后裔”一言)。一些小青年以当今的抗中情绪将国民党、外省与中共直接绑在一起,忽视了前人所经历的时代变局,以自己的历史观度这些老人家──最后,下了一个“又一个跟不上时代的老人家”之评价。

当然,小年轻怎么看自己,郝柏村想必也不在意。而观察在其过世后网上批评(或是谩骂)之声,可以发现,许多小年轻讨厌的并非郝柏村,且对其认知甚少。真正让他们愤怒的,是台湾从未摆脱“中国”。

郝柏村过世,生前批评中共、亦反台独(新华社)

“以前打共产党的,怎么反而亲共了”?

2020年,1998年出生的台湾小年轻刚满22岁,正在youtube上看着台湾知名youtuber拍的“阿里巴巴无人酒店全新体验”,突然想到,好像有哪一个同学在阿里巴巴实习?

1942年,1919年出生的郝柏村23岁,太平洋战争进入第二年,蒋中正仍主导对日抗战,郝柏村随中国远征军赴印度。他在其回忆录里写下在印度的日子。

“牛肉罐头几乎每餐必备,起初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日子久了开始倒胃了。有时手执打开的牛肉罐头,一只老鹰从天而降,把牛肉冲走了。”

“未到印度,只知中国人穷;来印度后,始知印度人比中国人穷上更穷”。

这种回忆不只是郝柏村的,更是许多抗战老兵更同的历史记忆。且不说军人子弟,1917年在浙江富裕家庭出生的散文家琦君,也曾写过战时颠沛流离,将母亲给予的金手镯一分分、一钱钱地剪去变卖。

这也不难理解后来郝柏村一面批评中共“抗战为中流砥柱”一话不实,一面贯彻自己“捍卫中华民国,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理念。

他批评中共,若要纪念抗战,就要知道抗战是谁领导的,“是蒋委员长领导的”。然而对于国共的认知,又不完全那么对立,他曾在《中国时报》写下“抗战胜利之后,我们废除了百年不平等条约,收复失土,摆脱了列强的欺压与控制,从次殖民地一跃而为世界四强之一,并成为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中国人终于骄傲地站起来了。”

“中国国民党领导的国民政府,让中国人站起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让中国人强起来、富起来。”

但与此同时,他,以及那一代抗战老兵,讲的话逐渐没人要听,“不过是老人家忆少年勇”,人们甚至越难越难谅解每个时代的人、都有每个时代的理念和话语体系。2014年郝柏村赴大陆,在受访时唱了一段“义勇军进行曲”,引起一些人挞伐“背离台湾”,甚至批评“打共产党的,还跑去亲共”。对此郝柏村有些莫名,“是抗战时我们就唱的。”

不必外人说,近二十年来台湾的演变,网络世代的崛起,“郝柏村们”可能不用脸书,但也知道整个社会的舆论风向往哪里走。中国人认同度逐步降低,许多抗战老兵的后辈也不会“做个堂堂正正中国人”,他们明白这是必然。

但是,当“爱台湾”、“守护台湾”这些词都有一套约定成俗的标准,而自己过去深信的“家国情怀”却很难符合这个“标准”;当“中华民国台湾”的声音逐渐盖过他们心中的秋海棠时,那种孤寂和寂寥,多少促使了退休老兵一个个走向对岸。

2016年,北京举办孙中山先生诞辰纪念大会,台湾32名退休将领前往,舆论一片哗然“领着中华民国俸禄之将士们,跑去向五星旗致敬”。这一画面成了历史的讽刺。

台湾口喊“民国”,但许多人心底已无民国,昔日人人所学的“国家是秋海棠,外蒙古独立后变成老母鸡”成为历史,版图仅限老母鸡旁边的小不点。

而这些前往对岸找寻“中国人认同”温暖之“中华民国人”,所见到的、要面对的,不是那面青天白日旗,而是五星红旗。

“堂堂正正的中国国民党”难再有

就在郝柏村过世前不久,其儿子郝龙斌在党主席之争上,惨输给江启臣。而后一支支麦克风追着江启臣问,“认不认九二共识?你到底认不认九二共识?”而后江启臣终于表示了,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

正值壮年的江启臣,是国民党青壮势力代表,身负“如何拉近年轻世代与国民党距离”之责,甚至有媒体直接以“江启臣能否摆脱国民党亲中路线”为题。回首过往,中国国民党,从主导抗战、到撤退台湾,从经济奇迹、再到连自身定位都左支右绌,活生生演绎了“才过二十年,却彷彿一世纪”。

老国民党人逝去、新国民党人掌权,郝柏村一生经历战争无数,但从未忘记自己是谁、根在何处;新一代国民党人从小优渥,认为两岸和平是必然,却被政治里挟得不断自我质疑。

“今天我们在台湾实现了中国人的梦想!二十世纪的中国人,奋力追求的是,建设富强康乐的新中国,与实践中山先生‘主权在民’的理想...我们愿意以建设的经验,导引中国大陆发展的方向,以进步的成果,协助亿万同胞改善生活福祉。”这是1996年中国国民党的李登辉先生,所发表的就职演说。

二十多年后,马英九在镁光灯下汗流浃背地为自己的两岸政策辩护,国民党正在讨论如何撕去“中国元素”。

时代演变下有的政治人物守着自己的认知,数十年未变,有的政治人物为了政治生命顺应趋势,更有的政治人物如李登辉,本身就是最顶尖的意识形态主导者。政治就是菁英们的娱乐场,明着演戏、背着玩利,国民党再左支右绌,它仍是能瓜分利益的政党机器。

老百姓则不然。

如郝柏村一般的“中国台湾人”,正逐渐消失在舞台上,在很快的未来被外界视为“天然独”的世代将决定如何在中国崛起的国际局势下生存。2019年5月20日,蔡英文执政三周年,大陆媒体“每日人物”发表了一篇热门文章,“康熙停播三年,那些北上的台湾艺人还好吗”,内文提及了许多北漂的台湾艺人。

在三环边上租了房子、带着几件衣服就到北京打拼的《康熙》制作人B2,尝试在大陆综艺节目上找梗融入的谐星陈汉典,以及,已经熟练使用大陆用语的艺人赵正平。

他们也是这个时代千万个台湾青年的缩影。

如同国民党的没落,这是时代,亦非特定政党可以一力操作。

20岁的郝柏村因战争离开家乡、连父母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而今22岁的台湾青年拎着行李箱来到北上广,与父母用微信语音通电话。“天然独”对台湾的未来有些迷茫,现实不允许独,主观意识上不愿统,他们只能说“不”、却很难把自己的“要”化为现实。

但是,“天然独世代”又是能清楚意识现实的。他们明白,老一代戎马为国的时代已过,而自己已经开始面对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他们嘲笑老一代的“中国情结”是过去式,“我们都是台湾人”才是现在式。

但是他们明白,台湾从未摆脱“中国”。无论是经济上的中国、工作上的中国,还是意识形态上、让人如此纠结烦躁的中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