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贞昌与金门立委互怼 “中华民国台湾”药效还能持续多久

撰写:
撰写:

“台湾”的宪政定位以及政治称呼,一直是敏感性极强的议题,近日又因为台湾朝野两党的一言不和,使长久以来使用非法理规定称呼的争议,再度摊在了公众面前。

“台湾”、“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台湾”?

当地时间3月30日,由“中华民国福建省金门县”选出的国民党籍立法委员陈玉珍,在立法院质询陆委会主委陈明通时,面对陈明通希望陈玉珍“大声请北京尊重中华民国”,陈玉珍强调自己一直都坚持中华民国存在的事实,她反问“你们怎么会觉得国民党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国家?”,她继而挑明,国民党跟民进党最大的差别在于“中华民国是一个国家,但台湾不是”,“中华民国包括台湾、澎湖、金门、马祖,这是我们金门民众一直强调的”。

金门立委陈玉珍认为,民进党跟国民党最大差异在于中华民国跟台湾哪个才是国家。(中央社)

对此,陈明通回应“委员的看法不是社会主流意见”,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受访时更呛声“那她就没资格当国会议员”、“台湾在世界有一席之地,同时跟中国不一样”。对于苏贞昌的反呛,陈玉珍也加以回击,指称“他是不知道中华民国有福建省金门县跟连江县吗?”、“我没有当台湾国的国会议员、我是当中华民国的国会议员,他当的不是中华民国的行政院长吗?”最后,蔡英文于4月1日以“中华民国台湾这个国家”的说法,试图平息这场争议。

上述争论,其核心在于如何称呼“台澎金马”这块政治实体,陈玉珍反对以“台湾”简称并涵盖其余地区、陈明通认为这种看法非社会主流意见、苏贞昌则直言陈玉珍没资格当立委;最后蔡英文出来喊“中华民国台湾”,显然收不到一槌定音之效。

不同称呼 于法何据?

“中华民国”、“台湾”、“中华民国台湾”为何不能互为表里?这还必须从法理差异谈起。回溯台澎金马这块政治实体的法律定位,除了《中华民国宪法》已经明定国号之外,对于国共内战后实质掌握的区域,也以《宪法增修条文》的“自由地区”称之,不过,依据《宪法增修条文》所订定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却是以“台湾地区”取代“自由地区”,埋下了争议的伏笔。

李登辉(上)执政时期启动了宪政体制的修改工程,《宪法增修条文》所称的“自由地区”,在《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却改以“台湾地区”称呼,当时理由是动员戡乱结束,改以地理名词取代意识形态敌意。(Reuters)

单纯就宪政体制来看,称呼“中华民国”的“自由地区”或“台湾地区”,法理前提都是以领土内的另一部份“大陆地区”为对照。1990年7月30日台湾法务部决定将“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草案”中对台湾地区的定义,由“本国自由地区”改为台湾、澎湖、金门、马祖等地理名词。使用“台湾地区”称呼台澎金马,主要理由在于当时李登辉宣示《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即将废止,因而不再使用带有与中共敌对意味、甚至意识形态斗争的“自由地区”,改以地理名词称呼,希望降低两岸政治敌意。

但是,1991年4月22日国民大会决议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的同时,却仍将“自由地区”的法理用语保留在《宪法增修条文》中;再加上1992年才通过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就形成“台湾地区”与“自由地区”共存的法理状态。“中华民国台湾地区”被简称为“台湾”,除了使得“台湾”这个地理名词的政治意涵被不断加深外,实际上也让中华民国的空间不断被压缩。

地理名词政治化的后果

1990年代中期以降,不论是李登辉提出的“中华民国在台湾”,还是陈水扁将政府文件与护照改为“中华民国(台湾)”,又或者是蔡英文念兹在兹的“中华民国台湾”,最后常常都是以“台湾”来简称,这使得起初《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草案》将“自由地区”改为“台湾地区”、希望以地理名词取代意识形态斗争、降低政治争议的初衷,也被破坏。因为在实践上,“台湾地区”不仅是个地理名词,更成了统独意识形态斗争的温床。

蔡英文近期非常强调“中华民国台湾”国家论述,但是这种称呼并没有任何法理依据,民进党许多党政要员如苏贞昌也不愿意使用。(台湾总统府供图)

使用“台湾”来简称“中华民国台湾地区”,根本问题就是其无法在地理上涵盖“非台湾”的行政区,像金门、马祖、乌坵隶属“中华民国福建省”、由高雄市代管的东沙岛与南沙岛更是属于“中华民国海南特别行政区”,这些“行政区划”的本质,常因为人口幅员极小等各种因素而被忽略,但并不表示它们不存在、或者可以被加以政治化想象而更改地理性质。

民进党政府对于国号或领土之法理论述的口头移动,在选举制度下,药效一向不差,2020年凭借高举“抗中保台”大辇,甚至赢得史上最多票,毕竟台湾本岛的票确实是占绝对多数、鼓吹台湾岛民的台湾认同无疑能够助于取得胜选,但是因此撕裂台澎金马团结、以及损害宪政体系稳定的后遗症也不是随口服一帖药即可痊愈。

苏贞昌与蔡英文应正视宪政体制

“台湾地区人民”国家认同的高度对立由来已久,但是政治竞争的各方却都愿意依循中华民国宪政体制订下的游戏规则,不论是“推翻”、“革命”皆非主流。

作为行政院长,苏贞昌乃是依据《中华民国宪法》赋予的职权就任,他不仅没有理由蔑视国会议员,更没有理由不遵循台湾在宪政体制的定位、高喊“台湾跟中国不一样”;而苏贞昌大声呛“中华民国”,其实反过来也更突显了蔡英文所称“中华民国台湾”的虚假性,毕竟在宪政体制上,领土包含大陆乃是明文规定,在此之下,台湾既未成国、《中华民国》也没被推翻,“中华民国台湾”宛若“这个国家”的托辞,丝毫不存在法理依据、也无正当性可言。

蔡英文近期时常提到八二三炮战与古宁头战役,但这些战役其实都是在福建省金门县发生,图为八二三炮战时金门烈屿指挥官郝柏村(右)。(中央社)

这两年,蔡英文非常强调1958年八二三炮战跟1949年古宁头战役对台湾安全的贡献,但是这几场战役是在金门发生,却没有被民进党政府完整检视其“内战”脉络的本质,彷佛金门、马祖是“真空存在”、理所当然贴在“台湾”身上。这次陈玉珍抛出的议题是一个起点,借由认知金门的政治地理,民进党可以开启正视金马地位以及两岸政治状态的窗口;回过头来说,如果仍然坚称“台湾”、反对“中华民国”,那金门、马祖也没有义务再去担当“台湾的前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