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挫的欧盟人权外交 争议的台湾死刑去留

撰写:
撰写:

台湾法务部于4月1日执行死刑,枪决纵火致使6人丧命的翁仁贤。欧盟对外事务部(EEAS)遂在3日发布声明表示,强烈谴责罪行,并对受害家属表示诚挚同情,更重申死刑并无吓阻作用,呼吁台湾停止执行任何死刑。

2016年除夕夜,50岁的翁仁贤于家中泼油纵火,烧死高龄父母、亲戚、看护等6人,不仅犯后毫无悔意,更于出庭时辱骂法官与记者,被判处死刑定案,并于今(2020)年4月1日枪决伏法。此举不仅又一次引发台湾内部的废死与反废死两派争论,更招致欧盟抨击,德国政府人权专员柯夫勒(Bärbel Kofler)也发布声明,表示对台湾执行死刑感到“十分遗憾”。

台湾长年致力耕耘对欧关系,积极争取免签等优惠,然而双方始终在人权议题上有所分歧。欧盟向来主张死刑无用论,更将其作为人权外交的指标,土耳其便曾为加入欧盟,于2004年全面废除死刑,以争取入欧门票;然而多年过去,仍不得其门而入,恢复死刑的呼声遂在土耳其大地上复燃。

土耳其曾为加入欧盟而废除死刑,图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出访法国时,与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会面之景。(新华社)

综观世界,目前虽已有106国宣布废除死刑,但全球仍有超过60%的人口居住在保有死刑的国家中,例如中国、日本、韩国、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埃及、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等。这些国家并非没有废死声浪,但仍坚持死刑的必要性。

由台湾本土脉络观之,废死的立场在官方与民间产生了两种不同的表现。官方虽为与国际交好,承诺逐步废止死刑,但当2010年时任法务部长的王清峰表示“任内绝对不会批准死刑”,并且拒绝依法签署四十余位犯人的死刑执行令时,还是引发了滔天众怒,最后下台了事。

台湾前法务部长王清峰曾因拒绝批准死刑而引发众怒,图为其与时任台北市长的郝龙斌会谈之景。(中央社)

台湾民间虽有废死声浪,却尚未汇为主流民意,经法务部多年统计,反对废死的民众比例始终超过70%。而由于支持废死者多为学生与年轻人,再加上近年台湾每每执行死刑,都要招来欧盟谴责“人权倒退”、“死刑并无吓阻作用”等,遂导致废死一词在代际对立外,多了层西方帝国主义的话语外衣。

死刑存废是个难解之题,却不是存粹的法学与人权议题,更多是暗含了政治、外交与反帝的角力暗流。经历日本殖民后,台湾便不曾进行完整的解殖改造,文化骨血中深埋着殖民赋予的线性史观,更经历冷战洗礼,在政治立场上极度亲美,几乎未曾经历反帝的思潮反省。

长年以来,多数台湾人都相信制度终将不断进化、改善,故而鲜少质疑自由民主的正当性,对西方制度、文化观也多抱以不设防心态。然而,废除死刑可谓近年罕见的受挫案例,也是少数台湾对普世价值的质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