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害了台湾 还是帮了台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党前主席郁慕明在其个人脸书上,痛批台湾选举消耗掉台湾的能量,经济发展全被拖垮,并夸赞大陆制度多么棒。 (中央社供图)

新党前主席郁慕明4月3日于个人脸书表示,“看着台湾从风光成四小龙之首,到如今内斗内耗,‘问题在选举’;大陆能不断突飞猛进,也是因为不搞选举,而是共产党领导、多党参政的协商民主”。

郁慕明随后又说,“以为‘民主’就是选举、就是一切照美国,甚至把台湾不讲法治的民粹当民主,最后就是陷入向下沉沦的恶性循环”。

郁慕明所言,其实是经济学界与政治学界间的长期论战,即政治民主化能否刺激经济成长?郁言固然点出某一派论点的部分结果,却完全忽略中间的脉络。

台湾民主化已数十载,台湾经历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至现任的蔡英文等多位领导者,台湾内部的政治互动过程纷纷扰扰,几乎台湾全部的社会精力都花在政治口水上,尤其是统独、国家存亡的议题,2020台湾总统大选最为明显,2020台湾选战实际上即为物质议题(经济)对决后物质议题(民主)的决战。

加诸以21世纪后,自媒体兴起,人们的注意力更被网络上的政治论战吸引,鲜有人注意到台湾经济从民主化后似有停滞──至少台湾的经济表现并没有让台湾多数人“有感”。因此,回到郁慕明的问题,台湾民主化对于经济发展有无影响?而这影响,是正面或负面的?

就让证据说话吧

台湾开始采取较为积极的经济发展政策,一般而言须从1953年台湾始实行进口替代政策算起,也就是国民政府将重心从“反攻大陆”缓慢转移到“建设台湾”的开端,也是过程。

若从台湾的人均名目GDP检视,不难发现自1953年起,除了某几年较为跌撞外,成长率几乎都是以二位数成长,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87年蒋经国宣布台湾解严,才开始发生变化──一般认为蒋经国宣布解严,是严格意义上的台湾民主化的开端。

1987年的台湾人均名目GDP成长率为32.56%,是台湾至今仍未被超越的纪录,而从1988至1990年的成长率一度来到个位数,1991年复又回到两位数的成长,原因在于1991年至1993年,台湾始有大型的经济建设计划,称为“六年国建”,这是继蒋经国的十大建设后,由国家带领、台湾最大规模的经建计划,总金额达新台币8.2兆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其中新台币5.2兆元为公共投资金额,后因故暂停。连战接任台行政院长时,停止大部分六年国建计划,六年国建因而胎死腹中。1993年后,台湾GDP成长率最高仅8.08%,直至2000年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前,台湾的GDP成长率都未再来到两位数,2001年的GDP成长率甚至是-10.14%。

台湾的GDP成长率数据似乎是台湾自民主化后,经济成长受制于民主化的证据。只是,数据上的相关能否武断推导:台湾民主化与经济发展具因果关系,甚而成为一道阻碍?

台湾民主化前,经济成长亮眼,民主化后呢? (Getty)

民主是经济的绊脚石或垫脚石?

就学理论因果,民主化是加速或阻碍经济成长,相争多时,迄今并无定论。

“兼容观点”(compatibility perspective)认为,民主制度约制政府力量,能让利益极大化,不论是对消费者、生产厂商皆是如此。在经济效率的层面上,民主政治能刺激生产与消费诱因,加速经济发展,同时避免政治菁英垄断资源,确保政府受监督,促使行政透明。

“冲突观点”(conflict perspective)则认为,民主机制下的公共政策以全民参与为前提,民选政治人物为了争取选票,必须与不同的选民“妥协”,甚而推出短视近利的政策讨好选民。民主制度本身的设计即不利于经济发展,只有微薄的证据显示民主政治可推动经济成长,实际的因果关系并不见得一定是兼容观点所称的“民主为因,成长为果”,也可能是“成长为因,民主为果”,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经济成长是在威权政府的统治下,做出经济成长的成绩。

从实证角度来看,在没有经济发展基础下所建立之民主政权无法长久持续,非洲的前殖民国家贸然推行民主的结果即为铁证。一般论者认为,台湾的两蒋威权体制较能约束社会、避免分歧,给予政治菁英充分自主性,制订合宜之公共政策,此亦是促成台湾经济成长的主因之一。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即为美国近代的民粹代表。当民主结合民粹,选出的领导者、短视近利的政策,后果是全体人民承担。 (AP)

不成熟的民主 反被民主所害

民主的本质是开放社会、释放多元的社会活力,并运用这股社会活力,达到约束政府的作用,但是“多元”的本质实为一种分歧,前述之分歧易受政客操弄,更易操弄成极化对决。

台湾经过“二次反转”(two turnover)──两次和平的政党轮替后,台湾在“形式上”是稳定的民主政体。然而,2020台湾总统大选却将“不成熟的民主”缺陷彻底暴露无遗,2020台湾总统大选受外部环境(香港反修例风波)的“帮助”,民进党、蔡英文操作“芒果干”(亡国感)成功,终让整场大选变成单一议题对决,不明来由的国家灭亡感在台湾社会发酵,催出蔡英文手上的817万票。

2020选举过程中,经济议题被简化成“爱台湾”或是“不爱台湾”,如果“爱台湾”,就要“反韩国瑜”。影响深远的核能议题、台湾的自由贸易协议议题、两岸议题等,皆是依前述的脉络被彻底简化,任何议题的讨论都毫无意义,只有爱不爱台湾的差别──这就是不成熟的民主结合民粹使然。

议题的简化讨论是毒害、侵蚀台湾的民主基础。台湾民主化数十载,反而走了选举式民主的老路。讽刺的是,台湾人自豪台湾是华人所拥有的成熟稳健之民主政体,但台湾的民主化如何阻碍经济发展却已被当成案例研究。

民主究竟是帮了台湾,还是害了台湾,台湾社会现况与经济表现已是说明的铁证。

2020台湾总统大选1月11日晚间,结果出炉,由现任总统蔡英文连任。 2020无来由的亡国感,催出蔡英文手上的817万票。 (洪嘉徽/多维新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