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实名制升级3.0 台“科技大臣”唐凤如何吸引全球目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病毒(COVID-19)肺炎疫情延烧全球,截至2020年4月6日,全球已超过127万人确诊、近7万人死亡。面对全球性的传染病危机,台湾许多民众都戴上口罩出门,为了因应“口罩荒”的情形,台湾政府拟推出“口罩实名制3.0”,而在政策背后,台湾数位政委“唐凤”扮演的角色再一次受到瞩目。

3月上旬,日本媒体开始关注“台湾口罩政策”背后的“科技大臣”唐凤,称赞唐凤是“智商(IQ)超过180的天才科技大臣(即部长级官员)”;韩国媒体则报导“中学辍学的前骇客第三性”担任政府高官,认为在韩国是难以想像的;泰国媒体也顺势把2019年的唐凤赴泰演讲再一次推送。

台湾数位政委唐凤。(洪嘉徽/多维新闻)

谁是唐凤?

唐凤在台湾(特别是网路界)早已经是个名人,网路流传许多关于唐凤的笑话,例如“只要在网路上打唐凤就会被他注意到”、“要是用苹果手机就会被唐凤追踪”、“只要没有戴上铝箔纸就会被唐凤脑控”、“当你搜寻唐凤时唐凤也在搜寻你”等等。事实上,唐凤确实在网路上相当活跃,也不吝于回答网友提问,其说明也往往详细有说服力。

唐凤也对自己的网路形象有所察觉,也乐于用幽默的态度来协助资讯的转发。2019年11月唐凤接受《德国之声(DW)》专访时就表示,幽默是澄清假新闻或是谣言的得力工具。近日,唐凤也在脸书上贴出一段影片,用6种语言示范“电锅蒸口罩”让口罩能消毒重复利用的方法。

疫情中统合团队

但是唐凤在此次疫情上的政策角色又是什么?其实在新冠疫情证明不会简单消退后,许多国家一改先前温吞作风,祭出社交禁令、关闭公共场域,或是呼吁国民戴上口罩预防传染,但也因此在许多地区出现口罩荒。然而,台湾早于2月6日开始实施“口罩实名制”,由政府统一控管医疗级口罩,尽可能分卖给更多的民众。

“口罩实名制”的实施,除了统一控管仓储与运输之外,更必须与全台各地的贩卖点连线以验证民众的身分证明,还必须做到即时、安全、高正确度,唐凤率领的团队也提供了技术支援。

“口罩实名制”由最初的每人一周可持卡亲至药局购买2片口罩(后提升至成人3片、儿童5片),到2.0版本的可线上预购、便利商店领取,再到预计于4月中旬实施的3.0版本,让民众直接持卡于便利商店购买两周分量的口罩(成人9片、儿童10片),短短两个月内对一个全新政策进行大量的修正与改版,似乎与传统政府的行政效率相差甚远。

对此,唐凤多次在媒体采访中表示,真正的功臣是“各部门的团队”、“发放口罩的药师”以及“社会上的一般民众”。例如,在口罩实名制实施之前,已经显现口罩荒的迹象,就有民间工程师利用google付费服务写出地图网站(后来经协调后费用由google自行吸收),供民众查询超商的口罩存量;之后口罩实名制上路,这个发想被唐凤吸收成为“药局口罩地图”。

可以看出,从发想到实作,其实不在唐凤;唐凤做的,就是把从发想到实作的中间过程,利用政府的资源去串联。例如药局口罩地图,原本的程式无法取得官方数据存量,仰赖网友的自主通报;唐凤释出药局的存量数据上网后,利用这些数据制作的APP就有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甚至不需要再多花政府的资源,也能有效分流使用者。

改变旧有体制

公开政府数据的做法,就是唐凤一贯主张的“基进透明”以及“数位民主”,也就是透过释出政府资料和数位科技,让更多民众能够自主地参与政府政策的进程。唐凤自从2016年出任数位政委后,透过将所主持会议的纪录放上网,以及带头示范“远距上班”,甚至让机器人代理来参与联合国会议,都是一次次的冲撞体制。

这样的做法其来有自。唐凤自承就读国小时就与周遭格格不入,看世界的方式与周遭同侪甚至师长都不同,当时甚至有老师干脆让他在图书馆待一整天,不必来上课。升上国中后,唐凤的排斥感更加强烈,其母亲于是为他办理休学,甚至辞去全职工作协助唐凤在家学习。

对于一个无法适应学校的团体生活而休学的人,很容易产生刻板印象,认为将来会变成只能“宅”在房间中的“茧居族”,无法重返社会。但唐凤此后虽然没有重返校园,却陆续新创公司、担任苹果公司顾问、推动开放原始码的社群协作,其社会生活已经比起许多大学毕业的成年人还多彩;而其校园时代的不合群,却在踏入社会后转变成高度的协调性与沟通力,可见问题不在能力的有无,而是环境是否适合发挥。

自从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后,台湾政府认识到必须与熟知科技运作的年轻人更加协调沟通,因此聘请唐凤成为政务委员(无负责部会的部长级官员),主责数位科技的部门内协调,但也曾经担任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的发展委员会委员;由一名未完成基本教育的人来监督基本教育,在当时也曾引起一些议论。

另外,唐凤的长发披肩外型以及较阴柔的说话风格,也曾招致不少保守人士的议论。唐凤也公开在政府的人士资料表上的性别填写“无”,但并未进行过变性手术,是广义上的第三性(无特定性别认同)。

唐凤其人的经历自然是不可以简单复制的。现代的国民教育,其重点就在于能大量产出具有一定的技术、知识的人才,使其为国家所用;但是对于过度偏离“正常”的人物,普通的国民教育往往并不足够,甚至会将其视为“异物”而排出。

从唐凤在此次疫情中受得广泛关注,也引发许多社会進而探讨是否能够接纳并打磨这样的人物,甚至使其成为社会的领头羊之一,其中体现的也是一个社会對其中的成員多元发展的包容度。

推荐阅读:

摆荡于多边合作与零和困境中 两岸防疫外交战何解

14国媒体报道台防疫经验 西方政要艺人齐声援

肺炎病毒肆虐 末日求生主义者暴起

【新冠肺炎】避免群聚“线上扫墓”吸眼球 实际扫墓会消失吗

【多维TW】防疫总动员 两岸超限战开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