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称台“民主防疫” 倒不如说是“SARS后遗症”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4月5日,美国媒体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刊出一篇名为《台湾疫情防治工作走在全球顶尖》的文章,详细提及台湾政府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降,种种防治举措使得境内确诊人数都在可控范围之内,被认为是“民主体制仍可控制疫情的一个例子”。

确实,眼下新冠肺炎仍在全球蔓延,台湾的防疫表现值得称许。但疫情发展至今,不少老牌“民主”国家已沦为重灾区,CNN何必得在“民主”与“防疫”之间划上等号?台湾防疫成功的背后与民主政治体制又有何必然关系?还是只为欧美国家当前的严峻局势下,找一盏维持制度优越性的“民(主)”灯?

美媒CNN近期以头条方式,直指台湾防疫成功是“民主体制仍可控制疫情的一个例子”。(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截图)

美媒CNN报道首先指出,与台湾同样都是海岛型、人口数目相当的澳大利亚,至今已近5,000人确诊新冠肺炎,台湾则不到400人。“这并非澳大利亚做错了什么,而是在世界其他地方疫情失控之际,台湾防疫得宜,辛苦地守了下来。”

当然,台湾防疫成功并非“偶然”。CNN表示,台湾在2003年的SARS疫情遭受严重打击,超过15万人隔离、181人病逝。正因为有前车之鉴,亚洲许多地区,包含台湾在内,无论是政府层面或社会层级,面对新冠肺炎才能更快速因应。早从2020年1月起,亚洲许多地区就已实施边界管控,许多人也戴上了口罩。

接着,CNN更援引了美国医学会期刊(JAMA)近期报告指出,台湾拥有独步全球的医疗保险制度(全民健保),且在农历过年期间传出疫情的当下,延续自SARS的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很快成立,并作出因应。

CNN总结认为,台湾在遏阻疫情方面相对成功,但因欧美现在疫情恶化而较少被提及,学习台湾抗疫经验的最好时机或许也已过去。报道还说,不清楚西方为何不在1月至2月还有机会阻挡疫情蔓延时跟进台湾脚步?但许多观察家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正是台湾并非世界卫生组织(WHO)成员。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或许正因不是WHO一员,台湾才可以走自己的路,无须遵循WHO以及国际共识,而可提早做出抗疫决策。

其实,综观CNN的报道来看,台湾现阶段防疫成功,奠基于SARS经验,而这“后遗症”逼迫台湾政府做出立即、有效的防治工作,从而避开了新冠肺炎第一波的攻击。至于所谓“民主体制”带来的防疫优越性,在这过程中反倒难以看见其中关连性。

事实上,新冠肺炎爆发伊始,中国大陆方面的确诊人数急速上升,邻近身旁的国家地区难以幸免。可是,“台湾”偏偏成了那个例外。且值得留意的是,欧美等“民主”国家在那时并未发生大规模感染者,这也让许多台湾政治人物、台湾媒体,或者是西方评论对此吹捧“民主体制的优越性”、“民主抗疫”。如此要求,想当然用来对比中国大陆的专制“野蛮”政权下所酿成的疫情,以及采取不人道手段(封城、限制行动),才得以压制疫情的“解套”说法。

然而,当肺炎迎来全球大流行,许多老牌的“民主国家”陆续沦陷,甚至感染者、死亡人数已超越疫情发生地──中国大陆,又加上这些国家开始采取与中国大陆当局面对疫情的方式,使得台湾社会使用“民主抗疫”一词比例降低,但仍有台湾政治人物、西方评论还在摇旗吶喊。

近期,台湾驻德代表谢志伟在脸书说明了台湾防疫成功关键之一,乃是“台湾政治自由民主化”。(Facebook@谢志伟脸书粉丝)

比方,台湾驻英代表林永乐近期就在《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发表一篇名为《流行病政治》的文章,内容强调:“台湾民主防疫模式远胜中国”;驻德代表谢志伟也在脸书(Facebook)细数口罩与台湾的“渊源”,强调此次台湾防疫成功除了2003年SARS的防疫经验之外,台湾的政治自由民主化也是关键之一

坦白说,眼下“民主防疫”一词,由两位台湾驻欧洲国家的代表来发言,显得相当“幽默”。一方面,不仅止于英德两国,基本上欧洲国家奉行民主体制已久,若要论及民主精神价值的发源地也不为过,然而新冠肺炎的疫情却在欧洲蔓延扩大,甚至多国首相频临感染危机;另一方面,假使“民主抗疫远胜中国”,为何近期台湾急增的确诊人数都是从欧美等国移入?

相形之下,CNN该篇文章的态度略显“保守”,内文提及:“台湾是民主体制仍可控制疫情的一个例子”,从这段话多少可嗅出,欧美政府目前的表现,已让民主体制的优越性正在感到气馁,更能感受原充满自信的“民主抗疫”,已逐渐变成“原来民主体制还有成功抗疫的例子”。

尽管如此,CNN不免指桑骂槐,由于北京的介入让台湾不得加入WHO,使其防疫作为无法一时分享全球各地。但问题是,韩国也是WHO成员国之一,也是民主国家,难道欧美各国无法从WHO的管道了解韩国政府是如何将人数暴增的状况下缓和疫情?韩国过去猛爆式的疫情发展,不正适合作为欧美国家目前的借镜?

韩国疫情自爆发以来,目前已得到一定控制。图为2020年3月23日,穿戴防护服的韩国首尔居民团体的成员在为当地公园消毒。(AP)

再者,当CNN或是台湾政治人物试图将台湾防疫成功的背后与民主体制划上等号的前提,必提台湾有过SARS经验,不正说明了“民主并非防疫成功的核心”,反倒是有了过去失败的经验,才造就现今防疫成功的关键,而这套精神与“科学需要更多的失败,才能接近成功”的道理如出一辙。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从疫情爆发至今,不断的耳提面命:台湾疫调原则,都是以科学角度视之。身为台湾防疫大将都这么说了,不正坐实了台湾防疫成功与科学相辅相成的证据。

法国哲学家卡缪(Albert Camus)在其小说《瘟疫》(La Peste)曾写道:“能对抗瘟疫的,就是‘正直’。” 在全球皆面临疫情严峻的局势下,“抗疫”不需再区分民主、专制阵营、谁优谁劣,因为在病毒面前人们都是一样脆弱,各方都有责任去避免进一步引发不必要的分化和争拗,以防止政治催化更深层的成见与冲突。历史经验已经说明了,“科学”的态度与程序,才是解决病毒与疫情之道。此时执着于民主与否的政治制度之争,放在欧美疫情大流行之际来看,更显得不合时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