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史缩水 台新版历史课本竟检讨盟军的战争责任

撰寫:
撰寫:

众所皆知的,蒋介石对于近代中国的影响乃至于形塑如今的两岸关系格局,均留下了不小的笔墨。今(2020)年的4月5日,适逢蒋介石逝世45周年,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国民党新任主席江启臣、新党荣誉主席郁慕明等台湾蓝营要角,不约而同地前往桃园大溪慈湖谒陵,随后马英九和郁慕明皆在脸书(Facebook)肯定蒋在对日抗战时所做出的贡献。然而,当台湾历经政治民主化、教育改革、政党轮替与近年兴起的“转型正义”风潮,使得现行高中历史教科书(共有南一、龙腾、泰宇、翰林、三民等5个版本)对于抗日战争的描述篇幅多寡不一,许多国军将士浴血奋战的战役,在新版教科书中已经很难再看到。

台湾新版高中历史教科书,各家版本描述中国抗日战争的篇幅不一。下方为龙腾、翰林版课本。(許陳品/多维新闻)

内容多授课时数少 抗战史注定只能简单带过

在2018年10月公布的《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108课纲)里,对于中国对日抗战的部分,放在了主题“现代化的历程”,项目为“b. 战争与和平”,条目则是“历-Ib-V-1东亚地区人民在二十世纪重大战争中的经历”。课纲对此的说明为:

这个项目探讨的重点在东亚国家追求现代化的历程中,为何经常试图透过战争达成政治的大一统?战争是促成或阻碍了国家的现代化?建议可留意以下问题: 1.由人民的角度出发,择例讨论中国、日本、台湾、东亚其他国家人民在二十世纪重大战争的经历,进而反思人类如何避免战争,追求和平。
台湾《十二年国民基本教育课程纲要》(108课纲)

然而问题来了,首先《108课纲》建议《东亚地区人民在二十世纪重大战争中的经历》加上《西方文化传入东亚的影响》、《东亚国家对西方帝国主义的回应》、《民间社会与现代化的激荡》、《共产主义在东亚的发展历程及对局势的影响》、《区域合作与经贸统合的追求》等总计6个条目,要在10节课(每节课50分钟)左右授课完毕,平均要让高中生在80余分钟内学好完整的抗战历史,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于是就产生了讲述史实必须有所取舍的窘境。

抗战史重要史事遗漏

其次,由于课纲只称该部分讲述“二十世纪重大战争的经历”,并未特别指明要专门教授抗战史,故在现行5个版本的高中历史教科书中,对抗战全面爆发前的九一八事变、一二八事变、满洲国成立、“华北自治运动”,抗战期间日本扶植成立的汪精卫政权、在东北的731部队与“细菌战”,以及国民政府大肆宣传的台儿庄大捷、武汉会战、昆仑关战役、征缅远征军等史事,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省略。以泰宇版为例,不但将上述史事全部省去,该章节开头就是1937年卢沟桥事件后“中日战争爆发”,完全没有日本逐步侵华的背景交代,就连抗战初期规模最大、历时最久的大规模会战─武汉会战,也仅以一张配图《进犯武汉的日军炮兵》草草带过。况且,让中共由“逼蒋抗日”转变到“拥蒋抗日”,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的重要史事─“西安事变”,竟放在后面章节《东亚共产政权的发展与影响》才讲述,完全无法体现乃是由于日本步步进逼,而后才有“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组成,以及忽略国府领导的国军在正面战场的浴血奋战,遑论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战场之积极贡献。

强调“花园口决堤”是抵抗国伤害人民的作为?

除了部分史事阙而弗录,在龙腾、泰宇、翰林版中,为形容战争中人民的苦难,还增加了发生于1938年6月的“花园口决堤”。翰林版称:“国军为防止日军南下武汉,在河南花园口将黄河决提,以造成泛滥区,阻敌前进,人民因此受灾”。龙腾版说:“国民政府为阻止日军沿黄河西进而自行炸毁堤防,史称‘花园口决堤’,不仅造成黄河下游近百万人死于决提后的洪水泛滥,也引发数百万人的逃亡潮”。泰宇版则是用单独段落、百余字,对此着墨最多:“战争所造成的伤害不一定由侵略国造成,有时抵抗国为追求最后的胜利,往往会采取一些战略手段以达目的。当时中国为阻滞日军从北方南下武汉地区,在民国27年(1938年)6月下令炸毁黄河花园口堤防,因堤防决口造成近90万人民的死亡,同时也造成人民经济财产的庞大损失”。

虽说“花园口决堤”是为阻止日军进攻不得以而为之,却也无可厚非,但其动机与理由与日军侵略南辕北辙,将其置于日军无情屠戮中国人民的段落后,不仅容易混淆两者的性质,恐难使学生建立对抗日战争正确的史观。而中国大陆现行高中历史教科书─《中外历史纲要》就完全没提及此史事,应是避免价值观的混淆。

课本中的“空袭记忆” 责任属谁?

近年台湾坊间论述二次大战时,总是会提及台湾在战争后期受到美军空袭一事(如台北大空袭、高雄大空袭),并以此主题制作为桌游。不过,各家出版社的课本对此议题的关注度落差颇大,例如三民版只字未提;翰林版仅称:“台湾在战时,做为日本南进的基地,同样力行‘皇民化’运动,除了搜刮米、糖外,战争后期并遭受美军的广泛轰炸”。泰宇版叙述的较平实:“战争后期台湾民众感受比较深的是跑空袭,盟军虽然没有直接登陆台湾,但作为日本殖民地与前进基地,在遭遇盟军反攻时,无可避免受到盟军轰炸,而轰炸较为严重的当属高雄”。

南一版则是以《战争下的民众创伤》为题来描述“空袭轰炸”:“战争后期,美国同样以空袭来破坏日本生产力及打击士气,但波及众多民众。……当时为日本领土的台湾也遭美军密集空袭,生产事业几乎停摆,人民生活受到严重干扰”。龙腾版亦未在课本正文叙述台湾在战时受到空袭,但以课文下方以表格《二次大战遭轰炸的东亚城市》呈现台北与重庆、香港、吕宋岛、伦敦、东京、广岛、长崎等地遭轰炸,写出了空袭期间、轰炸方与大约伤亡人数,其中台北是1945年5月遭袭,由盟军进行轰炸,伤亡约1.3万人,此外,更有专栏提问:“空袭的战略目标为摧毁敌方工厂、交通路线、原料生产与储藏设施,破坏后勤补给,以结束敌方作战能力,但是上表的死伤人数中,却都有相当比例是‘平民百姓’。请思考这样的空袭是否合乎理性?是否合乎正义?而对这样的战争伤害,谁又应该负责任?

龙腾版在此以“平民伤亡甚多”为由,去检讨盟军空袭台湾是否具备理性与行为的正当性,却与该节最后的段落“战争责任”相互矛盾。在“战争责任”段落中,已说明了“二次大战结束之后,战胜国对战争责任进行追究,首先是对战犯的审判”,并称“被迫卷入战争的国家如朝鲜、中国等,战后都要求日本政府公开道歉。其他战争之下的受害者,……也都持续在战后向日本提出诉讼,要求补偿或赔偿”。既然是审判战犯、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赔偿,那战争责任主体相当清楚,就是发动侵略战争的始作俑者─日本帝国,这也是造成东亚地区广大人民伤亡的主要原因,盟军用来阻止、击败侵略者的军事行动(包括空袭)又怎会缺乏正当性?反过来说,若是盟军的军事行动缺乏正当性,那岂不是意味着日军的侵华战争、乃至于构筑“大东亚共荣圈”拥有正当性?龙腾版的这个提问段落,实有逻辑上前后矛盾、于理不合的现象。

基于《108课纲》将其主题锁定在“东亚人群的移动与交流”, 台湾现行历史教科书的抗战史的论述,除了延续过去大篇幅介绍中国在抗日战争中的种种经历,亦增加东亚地区(朝鲜、越南、菲律宾、缅甸、泰国、马来半岛等)民众在战争中的感受与苦难,这也是从前教科书甚少提及的部分。这种注意到了在同样的一段时间里,不同地区遭遇战火时却有着相当类似的集体记忆,塑造了东亚的二战“共时性”(Synchronicity),有助于开阔学生的历史关怀视野。不过,在授课时数有限与升大学压力的前提下,增加了广度、却反映了深度的不足,教师要如何在上课补充更完整的抗战史,避免学生对此一知半解,也是台湾历史教育更应该努力的方向。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