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出手反制罢免 兴讼指罢韩联署违法偷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前高雄市新闻局长王浅秋与国民党考纪会主委叶庆元律师,一同向法院递状,要求暂停罢韩案的执行。(洪嘉徽/多维新闻)

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越演越烈,经过高雄市选委会查对罢韩联署书后,确定罢韩案通过第二阶段联署,将交付投票决定韩国瑜去留。然而韩国瑜方面也出招反制,在当地时间4月8日透过亲信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递状,声请停止执行罢免。韩阵营认为,台湾选罢法令规定,公职人员就任满一年才能罢免,但罢韩团体交出的第一阶段联署书中,有7,000余份的签署日期,早于韩国瑜就任周年日,有违法之嫌。

台湾公职人员罢免流程共分为三个阶段,包括第一阶段联署、第二阶段联署,以及最后的投票阶段,罢韩案目前已通过第二阶段联署。根据高雄市选委会4月7日公告的联署书查对结果,罢韩案取得37万7,662份第二阶段合格联署书,高于法定的23万份,确定将交付投票,成为台湾首宗成功交付投票的县市首长罢免案,预计实际投票日将落在6月中旬。若要让韩国瑜免除高雄市长的职务,除了投票时的同意票大于不同意票之外,同意票的票数还要达到高雄市选举人数的25%,也就是约58万张同意票。

王浅秋为韩国瑜亲信,分别于2018年高雄市长选战、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中,担任韩国瑜发言人。(洪嘉徽/多维新闻)

面对罢免案来势汹汹,韩国瑜方面决定透过法律途径反制,委托自己的亲信,前高雄市新闻局长王浅秋,以及律师出身的国民党考纪会主委叶庆元,4月8日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递状,希望法院能裁定暂停执行罢免案。韩国瑜阵营的质疑为,台湾选举罢免法规明定,公职人员就任未满一年,不得罢免。但是,罢韩案第一阶段缴交的近3万份联署书中,多达7,143份的签署日期,早于韩国瑜2019年12月25日的就职周年日,于法应该剔除。

叶庆元现为国民党考纪会主委,不过此次是以律师身份接受韩国瑜的委托。(洪嘉徽/多维新闻)

韩国瑜阵营认为,这7,000余份联署书剔除过后,罢韩案的第一阶段联署书份书将只剩下2万1,417份,低于法定门坎2万2,814份,使得罢免行动失效。令韩国瑜阵营不满的是,台湾中选会掩护罢韩方的违法提案,促使罢韩跨过提案提案门坎进入第二阶段,甚至是最后的投票阶段。韩阵营怒指,这次的罢免案,根本就是民进党政府的违法奥步(闽南语,指卑鄙的手段)。

王浅秋与叶庆元递状后,双双接受媒体采访。(洪嘉徽/多维新闻)

王浅秋4月8日向法院递状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相关防疫工作正如火如荼进行中,罢免投票难道没有群聚感染风险?尤其罢免投票还要花台湾人民纳税钱新台币1.1亿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来办理,有花纳税钱搞斗争的道理吗?何况韩国瑜就任第一年内,执行的都是民进党去年编列的预算,新的一年起才能做自己的规划,为什么罢韩团体还要扯后腿,不让市府好好做事?

另外,台湾内部也由舆论要求,既然罢免案已经通过第二阶段,韩国瑜就应该请辞下台,以免继续耗费社会资源。叶庆元反指,如果是这样,那么前时代力量立法委员黄国昌,在任内遭遇罢免案时也应自我请辞,但最后黄国昌的罢免案仍是依最后投票结果保住立委职务,关于罢免案通过第二阶段联署就要自请下台一事,宪政上并无先例。

外界也好奇,黄国昌当初未质疑罢免联署是否在就任满一年后才签署,韩国瑜提出质疑,是否也颠覆先例?对此,叶庆元表示,黄国昌当初未提出这样的质疑,并不代表这个行为(提早签联署书)是正确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