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官方禁用Zoom 是资安问题还是政治操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因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延烧,间接使用户数爆量增加的视频会议软件“Zoom”,近日传出在信息安全上出现重大漏洞,继将用户数据分享给脸书(Facebook)后,又传出该软件还将数据输送至位于中国大陆的数据中心。

外界除了质疑Zoom的资安能力,更因其研发团队多为大陆人,借此认定其中国色彩浓厚,欧美部分机构与企业纷纷禁止使用Zoom,如美国纽约市教育局、SpaceX跟美国航太总署(NASA)等。

台湾教育部于当地时间4月7日发函给各级学校,要求全面停止使用Zoom来进行教学。(Facebook@台湾教育部)

对此,台湾行政院也随即于当地时间4月7日发布最新指示,通令各相关单位不得采用资安疑虑产品,Zoom也赫然在列,行政院并建议使用其他免费软件,例如微软(Microsoft)的视频会议软件。随后,台湾教育部也发函辖下各级学校单位停用Zoom进行教学活动。

不过,这突如其来的做法,使得许多原本使用Zoom的台湾第一线教育人员感到既错愕又困扰,因为他们好不容易才学会使用Zoom进行在线教学,今日一纸公文又得将过往的成果打回原形。

如前台湾行政院长、现任台湾中正大学战略暨国际事务研究所教授的江宜桦便表示,在开学前,教育部便要求全台教师要赶快学会在线教学软件,并提供一些软件使用说明,其中就包括Zoom。谁知当他跟助理学会这款软件后,教育部又禁止使用,这让他决定不再“超前部署”,因为不知道教育部准用哪个软件。

台湾大学电机系教授叶丙成在个人脸书上表示台湾教育部禁用Zoom让他看不下去,他认为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政治问题”。(Facebook@叶丙成)

此外,长期在台湾推动远距离教学的台湾大学电机系教授叶丙成,亦于个人脸书上表示,除非是具有高度机密的机构,否则一般教学跟视频会议使用Zoom不会有太大的风险。他说,任何软件都会有漏洞,越多人使用,越有机会被大家找出洞来。而他也观察到,Zoom的更新相当频繁,也持续修补漏洞。叶丙成直言,这次教育部宣布各级学校禁用Zoom,其实不是技术层面的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事实上,随着信息战的议题在近几年升温,民进党政府对于“资安疑虑”也提高警觉,对一个政府来说,这确实是应该做、且必要做的事。例如去(2019)年,当中美科技战正酣之时,大陆电讯业设备华为因“资安”及“国安”疑虑遭到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禁用时,民进党政府也马上以有“国安疑虑”跟进。

2020年,本借疫情产生需求进而快速发展的Zoom,即便其资金主要来自美国资本市场,甚至台湾也有投资者,但因该软件的创办人与研发团队主要皆来自中国大陆,且数据也被传送至大陆,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提出警告后,民进党政府立马以“国安疑虑”跟进禁用。

Zoom的资金来自美国资本市场,其创办人袁征是美国华人企业家。2019年4月,Zoom在美国那斯达克(Nasdaq)上市。(Reuters)

综观台湾政府这两次的动作,明显地都指涉中国大陆,针对性如此强烈不免予人有政治意味过高之嫌。

平心而论,如果从科技创新发展层面来谈,所谓“资安疑虑”在许多软件开发过程中是难以避免的过程,包括全球最多人使用的社群平台脸书、甚至同为视讯软件的微软“Teams”,或多或少都曾传出程序上的缺漏,比如个资外泄、遭恶意软件入侵等;而从用户端来看,只要是在网络上进行的活动,一定得承担数据泄漏的风险。

因此,“资安疑虑”是软件研发过程中全球普遍性问题。针对这类议题,全球应该要思考的是在科技创新与民众利益之间取得平衡,甚至能有因应的妥适规范。

可是,今日Zoom的议题被大幅炒作,关键在于其中国大陆背景色彩浓厚,且目前中美仍处于政经角力的紧张氛围中。而在两强夹击下的台湾对此反应迅速站队美国,应该说是政治正确,还是陷入了捉小放大的陷阱?

当民进党政府凡事皆以防堵中国大陆为准则时,各种以“国安疑虑”之名的禁令与防范,反而让民众落入进退失据的境地,更容易在这种“抗中”氛围下错失思考诸多核心议题的空间,主政者施政应更加周到且审慎为之。

推荐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