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生回台堵塞 民进党政府稍纵即逝的两岸沟通契机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全球民众已越来越注意到,这场史无前例的疫情正深深影响着国家权力与人民间的关系,在“防疫”大辇巡行路线里,个人权益多少都得“回避”、“肃静”一下。然而,相较于直接与政府接触的人民,在国家权力暗房中被排除的群体更容易受到忽视,以台湾来说,大陆籍学生(陆生)的完整受教权即遭受一定程度的侵害与漠视。

陆生返台就读权益,在两岸关系的氛围影响下,并未受到民进党政府重视。(洪嘉徽/多维新闻)

八千里路云和月 八千陆生难就学

根据统计,扣掉交换生,还有近7,500名在台修读学位的陆生至今无法到校上课,也因为民进党政府还未松口放行,造成他们缴了学费与高额住宿费,却无法跟其他外籍生一样在台念书,必须待在大陆的家里,凝视着由屏幕所构建出来的课堂,他们的情况轻者宛若二等学生,享受不到实体图书或设备仪器资源,无法进行课堂实作与学术研究;重者更因为一水之隔,无法参与毕业制作或重要展演。这些远距教学无法解决的问题,至今仍对陆生就学权益构成障碍。

单就台湾防疫政策当中的陆生政策环节来看,1月26日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即宣告“暂缓”陆生来台两周,至2月9日才开放,惟2月3日指挥中心又决定2月9日后陆生“仍暂缓来台”。迄今,禁止陆生来台目前已逾70天,陆生回到台湾的希望越发渺茫,有人甚至只能走上休学一途;对此,大陆国台办、教育部多次呼吁台湾必须保障陆生就读权益、要求台湾切实负起责任,保障陆生的正当就学权益,“不应片面强调防疫而罔顾陆生返校就学权利”。

对于民进党政府坚称持续提供“安心学习”的辅导措施(例如远程教学)给陆生,记者访问了分居北京和上海的两位陆生H跟M。陆生H表示,远距教学的技术和网络不太方便,会影响老师的教学进度,相比于课堂授课,老师和同学都觉得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而这些最终都被归因于陆生”;陆生M则认为,除了无法实时参与课堂讨论很不方便外,往日生活重心都在台湾,因为疫情导致与熟悉环境的割裂,情感上也很痛苦。

他山之石:侨生、外籍生的优良保姆

相较于H所形容的陆生面临一种“雷霆”手段,毫无预警的被喊卡(赴台),对于外籍生,却直到3月19日,民进党政府才宣布禁止“非本国籍”人士入境,而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统计,当日全球扣掉中国大陆之后的确诊数为16.14万例,是台湾禁止陆生入境时大陆确诊人数的58.8倍(1月26日全中国大陆确诊数为2,744例)。1月26日时,台湾仅有4例确诊、3月19日已升到108例,如今更已有379例。

外籍生在台湾防疫政策下享受到的教育权益,比陆生还要好上许多。图为美国佛罗里达州庞帕诺沙滩上的大学生游憩。(AP)

除了“关小门、开大门”的入境管控宽严差别外,台湾对于港澳生、外籍生、侨生和陆生,也明显具有双重就学服务,一旦拿出对外籍生的政策相比,对于陆生的决绝就更明显:例如,在没有限制外籍生的情况下,就先宣告陆生若返台必须“集中隔离”14天;而外籍生口罩不够,教育部即为之代购,每人每周配发三片;外籍生中文程度不佳,就有学校特地准备全英文影片教导校内的外籍生如何防疫和购买口罩;至于有外籍生确诊新冠肺炎一事,更是无人责难,这与首批武汉台人包机验出有一人确诊后,台湾官民舆论瞬间翻脸,可谓天壤之别。

对此,M表示,不仅此次防疫有差别待遇,其他身份的学生大多可以担任助教、助研、奖学金丰富,陆生却不行,心里一定会有很大落差。H则认为,就算抛开以往对待陆生的政策不谈,仅对于不同身份学生的防疫政策,亦增添陆生的相对剥夺感。

两岸关系再添一抹冻雪

雪上加霜的是,近期因为大陆李姓交换生在微信(Wechat)陆生群组发表“刀架陈时中(台湾卫福部长)脖子上”、“真想把陈时中按到地板上摩擦”、“我希望台湾疫情大爆发,出于人道主义,我希望中招的都是台独”等留言,当群组对话内容流出后,导致不少台媒围剿,台调查局大动作展开清查,刑警局并约谈转载文章到Dcard论坛的台湾大学生,此事进一步激起台湾部分民众对陆生的敌意。

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疑似在陆生微信群组遭到不满的交换生痛骂,留言外泄后,引起台湾检调单位大动作清查,遭到約談的台籍許姓大学生在巴哈姆特论坛发文澄清自己是持“来宾证”入刑警局的证人,不解为何警察对外泄露消息并指称他是犯案者。(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对于两岸关系更加紧绷,H认为,“相较于防疫效果,指责的声音似乎更大”,他表示这也不是单方面的问题,实际上双方的政策和语言都带有情绪化,这对于疫情问题的解决并无效果,真正需要做到的是交流与谅解,如果只有互相指责,会使得两岸间民众越来越没有意愿去互相倾听与理解对方,两岸关系的趋向也会是越来越疏离;M则表示,随着“新冷战”的开始,中美又极有可能掉入修昔底德陷阱中,他只希望两岸或世界不要回到推倒柏林墙之前的那个时代。

就互信基础来说,虽然民进党政府用“防疫优先”概括所有政策,但从至今仍不愿放行陆生来台一事观之,实际上也体现出民进党政府完全不相信中国大陆的官方数据,甚至台湾副总统陈建仁近期还数次批判中共疫情仍不透明。此外两岸对于台湾加入世卫组织(WHO)一事也多次驳火,就连武汉包机协商也充满隔空叫嚣的痕迹,更不用说台湾多数官方部门仍坚持使用“武汉肺炎”,而忽视该词具有的不友善意涵。

经历70天“暂缓”来台的陆生,此时内心感触都相当复杂,他们不知道自己能否随着疫情趋缓而再度赴台,唯一确定的是生涯规画已受到不少影响,正如陆生H所说,来台就读毕竟不是简单的读完书就走人,而是要真正在台湾“生活”几年,现在这个过程已硬生生被切断。而陆生无法回台就读,其实也折射出两岸关系的困境,但是问题总需解决,若拿外籍生作为对照,显然在“防疫”大辇之下,“受教权”不必然要受到挤压,或许民进党政府可以抓住人道与教育实践的契机,尽快与中国大陆协商安排陆生就学权益的解决方案,除了让陆生顺利完成学业,也可为两岸舒缓紧张局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